手机版
       

序一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赵磊

(赵磊,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国际关系与台港澳研究室主任、“一带一路百人论坛”发起人)

梁海明是“一带一路百人论坛”首批专家委员会委员。首先要热烈祝贺梁海明委员的新书《“一带一路”经济学》由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出版,相信这是一部非常值得认真研读的专著。

  作为经济学科班出身的学者,梁海明主要从经济、商业和金融的视角探讨“一带一路”中的经济现象,并尝试通过传媒、文化和经济相结合的交叉学科的方式,来分析“一带一路”,务求提供给读者更多的知识和工具,去深入了解“一带一路”,通过“一带一路”去发掘各种机遇,实现中国的跨越式发展以及中国与国际社会的良性互动。

  本书主要包括四部分的内容。第一部分是文化传播篇,主要是以跨文化传播结合经济的角度,来探讨在“一带一路”背景之下如何推动中国的传统文化、美食文化和文化产业“走出去”。当中,除了提出“一带一路”需要文化包容之外,还率先提出“一带一路”传播中需要更多使用金融语言、经济语言,并建议通过美食文化来传播“一带一路”,达到“民心相通”的目的,从而促进相关产业的发展。我非常同意海明的观点:“一带一路”需要文化包容。由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上有四种文明、上百种语言并存,巨大文化差异下往往容易产生误解和摩擦。为此,中国国民首先应避免表现出文化、经济上的优越感。其次,中国国民要有胸怀天下的使命感,才能真正获得“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有效支持与真心合作。最后,国人要以身作则,发挥“规范性力量”(NormativePower),传播中国的道德规范和价值准则,以此进一步赢取沿线国家的认同、信任和尊重。在我看来,“一带一路”是文化经济学的典型案例,即只有同时实现经济收益与文化收益的,才是中国想要的、能够赢得国际社会尊重的“一带一路”产品。换句话说,“一带一路”之所以受欢迎,不仅因为它是一个给各方带来实惠的经济事件,更因为它能够成为一个引起共鸣的文化事件。

  本书的第二部分是“企业走出去篇”,以商业的切入点、港澳台企业过去“走出去”的经验,来分析“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内地企业未来“走出去”的机遇、调整以及或将遇到的风险。我同海明有一个共识,即“一带一路”需要更多的轻资产项目。古代丝路上中国对外输出的产品很“轻”,主要是丝绸、茶叶和瓷器等,如今在中国政府的“一带一路”倡议下,率先走出去的产业却都很“重”,如高铁、核电、航天科技和港口等。从全球跨国企业的历史经验来看,这类“重”的项目要取得突破乃至落地生根,殊为不易,往往是投资大、周期长、风险大,且除了商业风险外,还会附带很多不必要的政治风险和人员风险。这对于中国目前大多数较为年轻和海外经验不足的企业来说,它们可谓较难承受之“重”。轻资产项目就是要在读心、暖心、攻心上下功夫,要打造能够赢得人心的精品,在品质与品牌上做文章。

  第三部分则是地方政府篇,主要是结合“一带一路”机遇,给地方政府提出一些可行性比较高、能够落地的建议。“一带一路”倡议的有效推进既要靠企业,也要靠地方政府,两者之间如鸟之两翼、车之双轮,是落实“一带一路”的关键力量。对中国城市和企业而言,“一带一路”的建立与发展是实现它们跨越式发展的难得机遇。目前,“一带一路”方案重点圈定了18个省(市、自治区),包括新疆、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西北6省区,黑龙江、吉林、辽宁东北3省,广西、云南、西藏西南3省区,上海、福建、广东、浙江、海南沿海5省市,内陆地区则是北京和重庆。实际上,上榜的城市不意味着有特殊待遇,而没上榜的城市也不意味着被“冷落”,关键是“有为才有位”。丝路城市的成功与否不单纯看经济增长指数的高低,更重要的是看文化建设在社会发展中的含金量。经济与文化的联姻,是全球化时代的突出特征,也是“一带一路”丝路城市内涵的应有之义,文化是行走的经济,记得住乡愁的丝路城市才是真正有魅力的。此外,要考虑中国国内各省区之间的资源整合,要防止相关省市出现“一窝蜂上,又一窝蜂撤”的窘境。

  本书的最后一部分则是国际篇,主要讲述国际上主要国家对“一带一路”的态度,并分析了当中的原因。我多次参加了有关“一带一路”国际会议,总体感觉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这一议题,但观点多元甚至杂乱。总体来说,沿线国家对丝绸之路的态度可以概括为以下几种情况:①中亚五国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多持怀疑态度,大多表示仍愿意看到俄罗斯在该地区发挥关键性作用。②俄罗斯欲拒还迎,仍然渴望成为主导力量。中亚是俄罗斯的“后院”,中国在中亚的活动引起了俄罗斯的担忧。③丝路沿线国家渴望推动“一带一路”的发展,希望在丝路倡议的带动下实现本国和本地区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④基于旁观立场的美国,愿意从中分享利益而非进行对抗性的争夺。

  “一带一路”倡议提出至今已经两年了,但依然面临诸多问题,如基本内涵不够明确,以及沿线地区政治安全不稳定、经济差异极大、文明上的冲突、各国具体机制的差异、丝绸之路主导权之争,等等。

  对此,我认为,“一带一路”的对外话语体系应该更为清晰。总体感觉,中国专家在谈论相关问题时喜欢务虚,只谈互利共赢,不谈中国的具体利益诉求,让深受现实主义影响的外国人难以理解。在丝绸之路建设中,中国应该尝试自信地展示中国的利益诉求和困惑。本质而言,“一带一路”应该是一条务实合作的经济走廊,要让中亚和中东的资源,欧洲和东北亚的技术以及中国东部地区的资金在中国西部融合,使该地区成为中国新的经济增长点。最后,应扩大中国在沿线地区的文化影响力,使民心相通,其核心是语言相通、文化相通,中国应大力加强在沿线地区的文化传播,多交朋友,交知心朋友,让他们成为合作与交流的使者。

  本书文字严谨但文风轻快,很多内容都是“硬货”,几乎每一部分都有内参上报相关部门。海明是典型的“一带一路人”,即老在路上,总倒时差,常换水土,不停找思路,时时被刺痛,但频频被感动。“一带一路”需要打造智慧共同体,在聚智的基础上聚焦,让“一带一路”真正落地,利国利民。

  希望有读者在读书之后真正上路。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