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老赖”希腊为何成欧盟心病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我们可以从希腊债务这场危机当中,间接地了解到更多西方国家的游戏规则。只有深入了解西方国家的方方面面,才能为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进行海外投资决策时提供参考。

2015年希腊再次爆发债务危机,让笔者有了边看电视边吃花生看戏的机会。这场戏很热闹,颠覆了咱们中国人有关“小敌之坚,大敌之擒也”的认知,“老赖”希腊固执坚守,非但没有变成强大欧盟的“俘虏”,反而成了欧盟欲除难除的一块心病。

  希腊“老赖”早有前科,美银美林、《经济学人》的统计都显示,过去200年,希腊违约超过5次,事实上有近100年的时间都和财政危机纠缠不清,国际债权人明知希腊“赖”以成习惯,还继续贷款给希腊,这让我等看戏者感到疑惑。债权人到底是“很傻很天真”,还是在“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这只有当事人自己才知道了。

  而且,债主们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说白了就是虚伪。对希腊紧逼的德国,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从未还清过债务,此后曾获得60%的债务宽免。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一直批评希腊税制有问题才走到如斯田地,但容克的祖国卢森堡却是一个世界闻名的避税天堂。因此,这是一场在道德层面谁也不能指责谁的大戏,也是一群老赖们表演互相扯皮的闹剧,大家的“吃相”都很难看。

  加上由于沉重的国债及推行财政紧缩政策,已令希腊陷入财政越紧缩、经济越差、民众生活越苦的死亡螺旋,尤其是更将希腊那群长期病患者、靠退休金过活的老人、依赖微薄福利的穷人推了绝路,影响的是千千万万人的生命与生计。

  所以,这个债务危机发展下去,笔者估计希腊很有可能会“慢退”,离开欧元区。不过在这当中,希腊负责“慢”,欧元区负责“退”。

  笔者同时也认为,希腊可能出现的违约,对A股市场、港股市场的冲击是短暂的。一是市场早已对希腊可能违约有心理准备;二是大部分的银行都已为希腊相关债务撇账,对股市长期的实质影响有限;三是当前中国对希腊的投资规模仅为13亿美元,不会受到太大冲击。

  这场热闹到现在,除了可以继续吃花生看戏之外,笔者认为对大家至少有两点启示。

  其一,不要对成立国际合作组织抱太多期望。成立国际合作组织不是越多越好,反而容易好心办坏事。不少国家加入国际合作组织,更多的是直奔利益,各谋其利,关心的并非整体的利益,一旦无利益可求或要求未能得到满足,难免会离心离德,更容易“大难临头各自飞”。

  更糟糕的是,成立国际合作组织容易未获其利先受其害。我们从这场阴魂不散的希腊债务危机中看到,欧盟已成为全球问题最多的地区之一,不但政治虚耗给欧盟带来伤害,也为全球金融市场带来冲击。

  其二,对外国政客手腕要有更深认识。中国人的理念惯来强调“君子以思患而豫防之”,但一些外国政客则反其道而行之,更喜欢“患至而后呼天,未必晚矣”。

  外国政客这套哲学理念,究其原因主要是因选票和个人英雄主义使然。对于已当选的政客而言,下大力气付出代价把预防措施做得好,选民并不能全看到,只有危机出现后善后、解决问题,才能获得选民更多的掌声和支持率。

  因此,我们可以从希腊债务这场危机当中,间接地了解到更多西方国家的游戏规则。只有深入了解西方国家的方方面面,才能为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进行海外投资决策时提供参考。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