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中国也要重返亚洲吗

作者:梁海明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国经济要发展,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也需要依靠亚洲。由于欧美国家的限制以及与西方的文化差异,中国不少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连连碰壁,往往难以真正深入欧美国家。

自中国推出“一带一路”倡议之后,国际社会相继出现了两个新名词:一是“亚太时间”;二是“中国世纪”。这两个新名词不但均在捧抬中国,同时也隐含改变以欧美为中心的传统之意。

  不少国际舆论乃至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甚至纷纷预言“中国世纪”从2015年开始,中国将在世界发光发热,21世纪会成为中国人的时代。

  虽然言者谆谆,但听者或许该以藐藐待之。我认为,面对国际舆论的捧杀,中国与其走向世界,不如重返亚洲;与其放眼全球,不如胸怀周边。我也相信,中国政府未来数年的外交、经济重心也正在转向亚洲,这更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首先,美国今年将更加大力紧逼中国,中国须更加固守大本营。亚洲如今虽然成为全球经济最活跃、最富活力的地区,但同时也是安全形势十分复杂、矛盾集聚之地。

  俄罗斯现已展开了“重返亚洲”之旅。俄罗斯不但已调整了对欧洲的油气“输出依赖”(Export Dependency),转向亚洲各国输出油气,更把俄罗斯的外汇储备与国外资产开始逐渐转往亚洲。俄罗斯的战略转向,无疑是将在亚洲这池已被吹皱的春水上,再掀波澜,暂难判断对亚洲、对中国是祸是福,中国需要在今年更加审慎对待。

  更为重要的是,美国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大败之后,参众两院已由共和党控制,内政受制的奥巴马,只有转而加力外交领域,才有可能为自己和民主党赚取政治资本,甚至是以此来“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所以在外交方面,除了中东和俄罗斯外,美国很大可能会在未来二三年加大对中国的紧逼。

  虽然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六七年的任期之内,任命过两任国务卿、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三任中情局局长和四任国防部长,这种团队频繁调整,看起来像是美国内部对未来安全战略方向不断争论的缩影,但在“重返亚洲”这点上,不但是奥巴马的既定国策,更早已是美国跨党派的战略共识。

  美国今年很有可能会加大“重返亚洲”的力度,在军事、经济与政治上深层次筹建对中国的战略包围圈和进一步挑动邻国参与反华,希望通过先发制人以遏制中国。

  面对新一轮挑战,中国应该如何选择?如果中国依然像过去几年那样,选择跳出亚洲,在全球范围内和美国扩宽战线,通过拉拢欧洲大国、传统新兴国家等的盟友,以“围魏救赵”的方式来化解美国对中国的咄咄逼人,不但效果可能不再明显,也显得有些“远水救不了近火”,更对中国的人力、物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造成巨量损耗。

  美国的“重返亚洲”是进攻性的,优势在于军事和遏制,强调的是时效性,力图速战速决,尽力、加快遏制中国的崛起。

  在这种情况下,加上“一带一路”背景下,我相信中国政府在原有的积极向外拓展合作版图基础上,很有可能未来将调整在全球范围内与美国展开的反制策略,选择“重返亚洲”,采取防御性的策略,以逸待劳,固守亚洲这个大本营。此举除了可避免中美双方在全球范围的冲突升级外,还可将美国困在亚洲,令美国顾此失彼,以此应对美国今年对中国的步步紧逼。

  中国这种“重返亚洲”的外交转变,在2014年年底的中央外事工作会议上,确立将同周边国家的外交关系的地位提升至首位,超过了同发达国家的关系地位,已可见一斑。

  其次,中国自身的发展也更需要重返亚洲,深耕亚洲。虽然国际货币基金(IMF)的最新报告中指出,中国在亚洲经济占有主导权,中国的GDP增速每放缓1个百分点,将拖累亚洲整体GDP增速0.3个百分点,但是中国的发展实际上也离不开亚洲其他国家。

  在经贸方面,当前中国仅与东亚、东盟国家的贸易总额,已高达1.4万亿美元,超过了中国与美国、欧盟贸易额的总和,在中国的十大贸易伙伴中,有5个是在亚洲。中国与亚洲的经贸合作,在过去、现在以及未来都是推动中国经济向前发展的其中一股主要力量。

  加上,中国经济要发展,中国企业要“走出去”,也需要依靠亚洲。由于欧美国家的限制以及与西方的文化差异,中国不少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碰壁连连,往往难以真正深入欧美国家。

  纵使强大如阿里巴巴的淘宝、腾讯QQ及微信,业务拓展到欧美,也依然以当地华人用户为主。在这种情况下,中国企业要真正“走出去”,发展中国家尤其是广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亚洲,成为中国企业开拓市场的必争之地。

  而且,在中国政府“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将从制造业大国、贸易大国,转向成为投资大国。这种改变,意味着过去更多的是中国经济融入环球经济体系,如今更多的是向周边国家输出中国的产品和资本,此举不但可以消化中国过剩的产能,也能加快人民币走向周边化、区域化最后迈向国际化的进程。

  无论是过去的英国,还是现在的美国,在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之前,都经历了制造业大国、贸易大国、投资大国和金融大国这四个阶段。这对于中国而言,无论是“一带一路”,还是创建亚太自贸区、亚投行等战略部署,都是要营造周边经济区。中国未来的重心只有回归亚洲、依靠亚洲、深耕亚洲,才能在投资大国、金融大国的路上稳步前进,为发展成为世界第一大强国奠定坚实的基础。

  简而言之,在今年乃至未来几年,中国重返亚洲、深耕亚洲很大可能将成为趋势乃至国策。这对普通读者尤其是投资者而言,除非你想证明自己比国家领导人的治国理论更“高明”,否则都应深入解读、认识中国政府“重返亚洲”的转向,捕捉哪些行业受惠或受压,以此早作部署、抢占先机。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