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快乐格子:无界的格子,有形的快乐

作者:陈润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导语:他2005年从北大软件工程专业研究生毕业,先在清华科技园追随斯坦福毕业的创业海归,又加入IBM埋头研发,还跑到韩国人创办的日本公司开阔视野,回国后又到马云的支付宝学师蓄力。2008年iPhone问世,乔布斯啃咬的苹果砸中树下呆坐的牛顿,他看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机会,以此为方向,三年后奋力创业。四年之后,他又要把公司带到新三板。

  倪加元和他的快乐格子,一个激情澎湃的80后创业者和他一手写就的艰难与辉煌。

  就算是创始人倪加元本人,也无法通过三个半小时的采访精准复盘快乐格子四年的创业之路。

  倪加元谦虚地说,“还远没到总结成功的时候”,却并未因此影响这场对话的成效和价值。他始终坐在没有靠背的低矮小凳上,有条不紊地认真回答完所有问题,虽然采访之前他自问自答“采访提纲每个都要说吗?有些我可不能说”以调侃,可实际上每次问“第几题”就像研究生毕业答辩一样,他似乎把访谈当成即将登陆新三板的一场考试。

  创业四年的跌宕沉浮已很难在他心中荡起涟漪,为数不多的短暂忧伤和喜悦都转瞬即逝,就好像讲述别人的心路历程。不过在反思总结犯过的错误时,他会准确深入分析问题并给出答案,以帮助后来的创业者避免同样的错误,少走弯路。

  中国需要一代又一代创业者继往开来。成千上万个倪加元的十年、二十年之后,总会有马云、雷军这样的创业英雄。问题是,谁会成为时代的幸运儿?

  倪加元可能不喜欢这样的比喻和假设,他更在乎能否通过科技带来有形的快乐,改变人类的生活,哪怕每天只多一点点。

  磨砺、屡败屡战

  1999年春节,马云在杭州家中为“18罗汉”激昂演讲3小时,阿里巴巴诞生;年底,李彦宏在北大资源宾馆创办百度;30岁的雷军已出任金山公司总经理,次年由他一手打造的卓越网横空出世。稍早之前的1998年,马化腾和大学同学张志东创办腾讯,他的“敌人”周鸿祎同一年创建3721,“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斗士气质显露无遗。那真是个英雄辈出的年代,中国互联网最顶级的桌子“TABLE”轰然崛起:T是腾讯,A是阿里巴巴,B是百度,L是雷军系,E是周鸿祎系。

  这一年,出生于湖南衡阳农家的倪加元第一次接触互联网。他回忆说:“那时候没有概念。这种机会其实要有人带,有人看准互联网是金矿,但有人觉得是砂子,这是很重要的。”倪加元不会想到,几年之后他将与当年创业的互联网大佬产生交集,并带领快乐格子成为中国互联网这张大网中的一员。

  2005年,倪加元从北大计算机软件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毕业。他笑着说:“我算不上学霸,也算不上学渣,但经常给自己设定很多目标,每个阶段基本上都能实现。”走出校园,倪加元追随一位斯坦福毕业的创业海归,每天在清华科技园埋头研发,亲历公司从3个人扩张到30人的维艰过程,受益良多。

  为尽快融入国际顶尖IT技术人才序列,整整一年之后,倪加元自信满满地跳入IBM,加入数据仓库和数据挖掘的全球研发团队(北京和硅谷)。IBM的这款数据仓库报表产品从1996年到2006年十年间只发表过三项专利,倪加元在IBM工作的不到两年时间内即发明了第四项专利,当时引起整个产品团队的震动,从此硅谷团队对北京团队刮目相看。不过,对倪加元产生更大震动的事件是百度登陆纳斯达克:“百度上市让我看清互联网趋势,真正的大数据应该在互联网上大量产生,IBM是卖软件的信息化公司,应该寻找互联网化的机?会。”

  在IBM工作两年之后,倪加元进入韩国人在美国硅谷创业的日本分公司(www.become.co.jp)。他回忆说:“这个公司的韩裔创始人创立的第一家公司卖给硅谷动力,后来继续做购物搜索引擎公司,类似于现在的一淘网,公司从美国、日本扩大到英国、法国、德国,是全球前五名的购物搜索引擎网站。”凭着并不流利的日语和闯荡的冒险精神,倪加元有了一定的资金积累。

  金融危机蔓延的2008年,iPhone成为东京3C销售商的大救星,一夜之间人们排着长队购买,曾经家喻户晓的日本手机品牌纷纷势微。乔布斯啃咬的苹果砸中树下呆坐的“牛顿”,倪加元看准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机会,决心归国创业。他回顾总结道:“iPhone热销对我触动非常大。首先,移动互联网的热潮来了。而且,发达国家能做的事情有限,但中国的形势完全不一样,移动互联软件系统领域的机会更多,空间更大。”

  2009年10月,倪加元回国,经朋友介绍和一位百度高级经理共同创办北京好友互动,雄心勃勃打算干一件能影响互联网江湖的大事。他笑着说:“当时想把QQ、MSN、网易邮箱、人人网、开心网等所有的工具账号集成起来,一键打通,建一个账号体系。每个人有一堆账号,密码太多记不清,到现在这个问题还没人解决。”运行三四个月之后,倪加元发现要面对的是一帮中国互联网顶级大佬,“你要去干集成老大的事情”。他复盘总结说:“做到一半发现QQ接入不了,方向不对。这不是一个单品致胜的产品,而是依附于别人,没有独立性,这是一个核心问题。另外,盈利模式也不清楚,不知道怎么赚钱,只觉得这个想法很好,但融不到钱。”

  在日本积累的部分家底付诸东流,十几个人的追梦团队顷刻间土崩瓦解,倪加元反思后得出结论:“创业要做我们喜欢做的事情,做比较擅长的事情,然后就是准备足够的钱。”他以创业者的身份坦诚相告:“你说我发展得还行,其实是花钱买了很多教训。如果再来一次我还会走弯路,犯很多错误,但不会犯原来的错误。创业屡败屡战很正常,最主要是找到真正的兴趣和核心竞争力。”

  走出败局,倪加元以退为进,加入阿里巴巴的支付宝公司,“你要看看人家是怎么成功的”。入职后先到杭州总部系统培训一个月,前后待满三个月,才回到北京,成为支付宝北京公司第一批员工。他在支付宝的最大收获是“阿里的文化非常强,把你给格式化了”,到现在他说话也像马云一样,“铁砂掌”“隔山打牛”等武侠词汇随口而出:“积累够了,就像天天在烧烫的铁锅里练,突然发现自己有铁砂掌了,甚至可以隔空打一掌。”

  2011年4月,在支付宝工作半年之后,倪加元觉得“该看的都看明白了”,移动互联时代的浪潮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决心再战江湖,试试“铁砂掌”的功力。

  一个人的公司

  那年春天的中关村虽然没有“创业大街”这类终日沸腾的创业烘炉,但“中国硅谷”早已是高科技、IT的代名词,微软、谷歌、联想、新浪、搜狐等中外名企汇聚。尽管六车道的中关村大街在交通纵横发达的北京还算宽阔,可是每天送达和发出的电子产品仍然让这里拥堵不堪,车马喧嚣。

  闹中取静。在中关村东路的一个孵化空间,倪加元与两位合伙人围坐在一起给公司取个响亮的名字:“每个人写了一堆名字,然后投票,得票最多的就是‘快乐格子’,听起来朗朗上口,充满向上的力量。我们还拍了一张照片留作纪念。”他解读说:“很多人只记住格子两个字,第一印象是一个框体。不过看到‘快乐’又觉得像一家游戏公司。其实我最早的定义是希望通过科技给大家带来有形的快乐。”

  倪加元是个坚定不移又善于学习变通的人,他将“好友互动”与日本购物搜索引擎公司的业务模式合二为一,开发出垂直购物搜索引擎,以图书品类为起点,打通京东、当当、亚马逊。他说:“书是一种很好的流量产品,很便宜。我们做了个三味书院网站,比如你在微博想看哪本书,@、评论或者私信‘三味书院’,就能通过链接转入我们客户端,直接购买或者下载电子书。当时网上卖书只有这三家,中国还没有一个强大的购物搜索引擎。”

  说起商业模式,倪加元思路清晰:“用户通过‘三味书院’去三大网站买书我们有5%的提成,当时我想通过这个产品去融资,然后快速做大。”为了尽快实现目标,倪加元还开发出一款手机版阅读器。

  “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数据测试,这个市场没有爆发起来。长期没有入账又没有融资进来,现金流出现问题,”倪加元谈起这段失败经历,“坚持了差不多半年,另外两位兼职的股东退出,我一个人继续扛下去。只能走第二条道路。”

  那是创业至今倪加元最灰暗的日子,整个公司所有人全部走光,留下他每天背着双肩包到“车库咖啡”租个工位上死扛。他说:“最难受的是方向和产品没做对,那些人都离你而去。你找到另一条出路,别人却有不同想法,无力挽留。”

  倪加元所说的“第二条道路”就是帮别人写软件,他每天按时去租来的工位上班,想办法让公司存活下去。就像发展革命根据地一样,三五个月之后,倪加元带着在“车库咖啡”认识的朋友,拿下一家电商的APP开发业务。他笑着回忆:“那时候连发票机都没有,签完合同赶紧买机器开票。做出口碑之后,我只要发到微信朋友圈就有人帮忙介绍业务,也到猪八戒等网站找项目,或者跑展会,每个月能做几十万的单子。”后来,华为等著名企业都成为快乐格子的客户。

  即便到今天,APP定制业务仍然占快乐格子每年营业收入的70%以上,倪加元并未因此得意:“我不在乎赚多少钱或者业务做多大,而是能不能持续,能不能锻炼团队。实际上,在这个领域,到现在都是些小公司做这个,我们就算大点的公司了。”倪加元一直在寻找爆炸性增长的项目机会,但APP定制并不能满足他的商业雄心。

  在APP定制基础上,倪加元搭建起工具型开发平台:“以前我给你开发一个软件,现在用机器就可以在线生成一个。”2012年,企业APP热火朝天,为了快速推广,快乐格子在全国招募代理商,前来洽谈者络绎不绝,但代理制存在一个致命问题:不能与客户直接对话,无法了解真实需求。倪加元斩钉截铁地说:“在产品、业务、流程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大规模发展代理会陷入虚假繁荣,让公司跑偏,应该稳扎稳打往前走。而且,自动生成APP,客户的需求也就一个,基本上不存在维护费用,没办法做大,还会浪费时间和精?力。”

  倪加元把更多时间和精力放在“练内功”上。2012年下半年,倪加元挖到一位技术精英做合伙人,给期权,但由于2013年业务没有完成指标,这位合伙人选择离开,不过合伙人、期权制度由此延续下来,如今四位核心高管都有持股,全员持股方案正在由专业机构进行设计和逐步推开。在产品开发标准和业务流程体系方面也日趋完善,在成本、质量、服务和速度等关键指标上取得显著的提高。以往跌宕起伏、漩涡遍布的河道得以疏通,让河水顺畅、平稳地日夜奔流。

  此时,一波汹涌澎湃的浪潮席卷而来,倪加元决定傲立潮头,站到风口?上。

  爆发,从快走到跨越

  倪加元所期待的爆炸性增长终于到来。这颗炸弹的威力足够大,引线也足够长。

  2013年7月,一家智能硬件的公司找到倪加元,开发一款与智能硬件结合的血糖管理软件APP,风靡一时,快乐格子在健康医疗领域声名鹊起。上海一家大型医药科技企业慕名而至,将关于基因检测的一整套O2O软件技术解决方案交给快乐格子,倪加元逐渐从APP定制转型到O2O移动软件服务领域,与顺驰、我爱我家等著名房地产企业陆续达成合作,业务应接不暇。

  作为O2O热潮中隐居幕后的冷静观察者,倪加元外表冷峻,内心深处埋藏四年的活火山随时都可能喷薄爆发:“O2O软件服务有两个层面,一个是提供产品,第二个是提供运营。做产品做到一两百人的公司就差不多了。O2O软件面临历史性机遇,任何行业都希望利用移动互联网、‘互联网+’提升竞争力,如果我们能够利用技术、建立平台来提升优化一个行业,而不是一家企业、一个项目、一款产品,它的价值空间就是一个产业估值的空间。”2014年底,倪加元瞄准了一个行业。

  此时快乐格子的O2O软件业务已经渗透进十多个行业,其中就包括给一些美容机构做信息系统、业务咨询。他说:“我发现美容行业有很多痛点,这个传统行业存在很多年,但很少有用户体验非常满意,开店的人觉得经营越来越难,导致成本水涨船高,竞争非常残酷。”他兴致勃勃地接着说:“中国有将近30万家美容院,三四百万美容师,分散在各个商圈、小区,消费者群体有五六千万,2014年的市场容量达到8 500亿元。行业痛点很多,通过调研、体验,我认为可以通过互联网平台优化资源配置,对当前混乱发展和野蛮生长的状态科学规范化,不是去颠覆,而是提升这个行业。”

  2015年10月,经过长达数月的筹备、研发,承载倪加元宏大构想的神秘武器——“天天美”平台即将上线。看得出来,倪加元谨小慎微又兴奋激动,他认同“与滴滴打车、饿了么等平台相似”的说法,却欲言又止地解释道:“会有一些相通的地方,但也有行业的特殊属性,都要充分考虑,再去做一些新规划。从本地生活服务切入,再延伸到美容行业下游。现在还不能讲,还在构造完善。”

  O2O平台、8500亿、美容行业……这些闪闪发光的热门词汇足以引发资本市场的浓厚兴趣,难怪倪加元对于登陆新三板成竹在胸:“今年4月份我们定下来登陆新三板,目前财务等各项准备工作都做完了,预计2016年春天挂牌,做O2O软件第一股。”他满面春风,徐徐道来:“上新三板靠现有软件业务就够了,‘天天美’属于的平台型可持续发展的业务,这个项目想象空间很大。”不过他话锋一转,显露出稳健务实的一面:“还是先把产品做好,把眼前做好,对未来满怀期许。”

  站上风口,顺势而为,倪加元将当前的可喜形势归功于团队多年来的积累:“包括团队管理和对产品的理解。现在我们不再只盯住技术,产品和商业才是一家公司的根本,技术只是一个驱动,为商业服务。”他已逐渐摆脱日常管理的牵绊,将更大精力投入到产品演化、战略布局和资源整合之中。

  倪加元的视野早已跳出“天天美”平台之外,经常关门思考如何从0到1。野蛮成长,资本运作无疑是助力公司腾飞的重要支点:“借助资本的力量实现加法变乘法、从快走变快跑的跨越。上新三板对于我们科学化、规范化管理也是很好的铺垫。”这个志存高远的年轻人并不擅长讲概念,但也不害羞于描绘宏伟蓝图。

  梦想正在照进现实,它与财富和成功无关。实际上,面对登陆新三板后随之而来的发展与变化,倪加元心如止水:“现在还是创造财富阶段,我关心的不是保值、增值,而是全身心把当下的事情做好。”毕竟,这是一项改变人们生活的事情,就像比尔·盖茨做微软一样。倪加元并不否认乔布斯对他创业的影响,但他的偶像却是盖茨:“并不是说这个世界首富赚了多少钱,而是他抓住时代机遇,而且改变了人们的生活。”

  1995年,比尔·盖茨已成为全球青年的时代偶像。这一年,倪加元在同学家中第一次触摸电脑,那是一台被用来练习五笔打字的“386”。少年激动不已,埋下火种,命运之神就这样偶然的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