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新道科技:简单自在,做自己的英雄

作者:陈润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导语:他从产品测试工程师做起,一路升迁,分管人力资源、企业管理等公司多个重要领域,发起创立用友大学,出任首任校长,兼任用友集团副总裁,事业前景一片大好。然而,2010年12月31日,他辞去集团所有职务选择教育板块重新创业。

  他是新道科技创始人郭延生。2015年,新道科技已经从初创的泥泞中走出,成长为中国经管实践教学的领航者。对于新道未来三年规划,他自信满满:“2016到2018年,我们希望一方面继续能成为这个领域最好的新三板公司,另一方面一定要成为中国细分领域的领航者,就像我们母公司成为中国ERP的最大的公司一样。”

  “人生就像一盒巧克力,你不知道会选中哪一颗。”

  郭延生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简单、自在,他聊起一幕幕成长、创业经历,就像随手剥开一颗颗巧克力,简单轻松又引人入胜。从北京财贸职业学院担任教师到服务用友20多年,从重新创业到带领新道科技登陆新三板,他已经在职场、商场打拼近30年,身上却毫无复杂沧桑之感,令人感觉亲切自然。

  在这个复杂多变、浮躁功利的社会中,郭延生的简单弥足珍贵,他是商海云诡波谲中为数不多的谦谦君子,内外一致立于当世,“不辱其身,不降其志”。在他办公桌后面的墙上,挂着一幅《爱莲说》,“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洒落胸襟正是他的人生追求。

  当然,简单绝不意味着无所作为,而是不忘初心、坚守自我,成就更好的自己。郭延生能够取得傲人成就,正是因为他能够在复杂多变的环境中保持单纯,用心做事。正如俄国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所说:“非凡的单纯,非凡的明确,这是天才的聪明的最惊人的品质。”

  不复杂,随缘就好

  郭延生是北京延庆人,故取名“延生”,用他的话说,家乡“春有春景,夏有夏意,秋有秋实。”

  1984年,郭延生18岁,刚参加完高考,面临人生第一次重要选择。自小就有英雄情结的郭延生做出一个令亲友震惊的决定:报考江西财经学院。学校在离北京1400多公里的江西南昌,他的想法很简单:“南昌是英雄的城市,我羡慕英雄,想当英雄,所以就报考了。”跟随内心,绝不复杂,这是郭延生面临所有人生重要选择时候的判断准则。

  大学毕业后,郭延生被分配到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当教师。4年的执教生涯让他对教育行业有了深刻的理解,同时,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让他蠢蠢欲动。在目睹许多年轻同事辞职另谋出路后,他尝试找另外一条道路去闯荡。

  1992年,在一次招聘会上,郭延生瞄准风起云涌的中关村,总共投递五份简历。这五家公司中,既有如日中天的四通集团,也有当时名不见经传的北京用友电子财务技术有限公司(用友集团前身)。除此之外,朋友推荐他去会计师事务所工作。面对诸多选择,郭延生再一次出人意料,选择用友,理由也很简单,“我毕业论文写的是中国会计电算化发展趋势,用友是做会计电算化的,这跟我有缘分。”

  第一次了解这段经历的人都说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但郭延生坚持认为:“这不是注定,与什么有缘我就选了,到现在我也没有变得特复杂,还是特别简单。”就这样,郭延生加入用友,最初的职位是产品测试工程师。两年后,他升任为培训经理。尽管早出晚归,披星戴月地忙碌,他还是觉得这才是自己所追求的生活。在用友期间,他无数次搬家,北京的东南西北中都留下一家人的生活足迹。

  1994年,用友董事长王文京和副董事长郭新平远赴美国微软考察归来后,提出创业期过后的第一个三年规划,主要包括两件大事:营业额过亿、启建用友大厦,未来建设用友软件园。当用友营业额达到3个亿并顺利上市后,软件园的建设工作正式启动。

  2002年,在用友第三个三年规划期内,公司顺利同北京市政府签订土地开发协议,郭延生被指派负责用友软件园建设。在这之前,他只有装修自家两套小住宅的经验,硬是凭着勤奋和用心,钻研摸索出大项目的干法。

  设计方面,软件园建设的每一期都聘请不同设计师,以体现创意,激发员工的创新精神;细节方面,他亲力亲为,真正做到以人为本。大到园区绿化,小到员工座椅,都令人感到舒适。郭延生还总结出了一套理论——三星建筑,六星IT。三星建筑,即一流的设计师,平民化、环保化的建筑材料;六星IT,即把钱花到刀刃上,软件园的IT系统是堪称六星,从2007年入驻到现在,网络从没有瘫痪过。此外,几乎没有建筑设计经验的郭延生还超前采用环保能源系统。用友软件园的空调系统、能源系统全是利用环保能源,地源热泵。

  5年时间的磨砺,郭延生在基建上越来越顺手,公司趁热打铁,让他继续负责软件园二期工程。仅仅花了3年,二期项目就提前交付使用。如今用友软件园已经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软件产业基地,同时也成为用友集团的永久总部和研发基地。

  在负责基建同时,郭延生还分管公司的人力资源、企业管理等多个重要领域,并发起创立用友大学,出任首任校长,出任用友集团高级副总裁,事业前景一片大好。

  人生新道,创业维艰

  如果按部就班担任用友高管,郭延生的道路会更加平稳、顺利,然而,他却选择了一条更艰难的道路——创业。

  2010年12月31日,用友董事长王文京将郭延生请到办公室,给出两个方案:一是让他继续服务基建业务,管好集团最大的投资,这个领域对于他来说驾轻就熟;二是去整合用友的三个教育板块——培训教育事业部、用友大学、用友管理软件学院,创立教育公司。谈到这次面临的选择,郭延生伸出两只手,做出沉甸甸的感觉,可见这次选择在他心里的分量。

  事实上,这次选择不仅对于郭延生非常重要,对于王文京也一样,他恨不得有两个郭延生,能同时放心交付这两个板块。郭延生三次征求王文京意见,王文京三次表示尊重个人意愿后,最终郭延生令人吃惊地选择了创立教育公司。

  当时,即便整合原来的三个培训教育板块,年总产出才3000多万元的业务规模对产值几十亿元的用友集团整体而言也只是个零头,但他坚定地说:“教育是一个永不没落的产业,从孔子创办私学到今天,无论是政权更替、天灾人祸,教育从来没有消亡。现在家长在教育方面对子女的投资越来越多,我们能把教育做成一个产业,这是个很好的机会。”

  除了郭延生之外,当时创始人团队还有原用友培训教育事业部总经理马德富、用友大学校长田俊国、用友管理软件学院院长任志刚,他们都是用友的实干人物。经过多次商议,郭延生决定将培训教育事业部、用友大学、用友管理学院整合成一个教育板块,设立教育公司,取名新道。郭延生说:“起名字最好起两个字,好记且有意思,当时我参考‘用友’(用户之友)和‘新浪’(新的浪潮)就取了‘新道’(新的道路)。”

  第一年,郭延生和他的团队遇到重重困难和挑战。新道董事会认为公司脱胎于用友的三个教育板块,有一定业务基础,当年就定下必须盈利的硬性要求。但是新道的盈利模式并不明晰,摆在郭延生面前的三条路都不好走:企业培训,以院校为基础联合办学,办自己的连锁大学。

  郭延生独辟蹊径,决定以服务拼出一条活路,他说:“国内教育很难在未来10年内发生颠覆性变化,教育主体依然是国家兴办或者是其他资金兴办的实体学校。我们不如用信息技术和最先进的企业员工训练方法为这些实体服务,满足学校、学生和企业的三方需求。”

  找到这条盈利出路后,新道才正常运转起来,但依然举步维艰。2012年,拼搏一年的新道确定聚焦、简单、复制三大发展方略,聚焦经管实践教学信息化,再到搭建开放平台,连接企业人力资源战略和院校人才培养目标。郭延生双手画圆,仿若看到了新道的未来:“人才培养不是简单完成教学任务,而是为了企业服务,这样双方就结合了,对国家有利,开放合作,产教融合。”

  在最初的三年里,郭延生和团队成员每天焦虑的不是如何开发新产品,而是想办法把产品卖出去换钱回来。他们将核心竞争力确立为“成功靠营销”:把所有资源铺到一线,换钱回来才是王道。正是在这种特殊背景下,新道刚开始70%以上都是营销人员。

  这个战略成效显著,不仅让新道活了下来,还有两千多万元的净利润。此时,郭延生及时调整公司战略,将重心从最初的“成功靠营销”过渡到“关键靠产品”,大力增加研发人员和研发投入。几年时间里,公司从最开始的一个程序员、两个创意者到现在100多人的中型研发队伍。

  营销有了市场,研发有了产品,新道的发展终于走上了正途。不过这并不是郭延生的终点,他骨子里一直有个英雄情结,希望公司做大做强,成为行业领航者。在这种夙愿下,他在规划新道的又一个三年规划时,将登陆资本市场也放置其中。

  2014年3月,郭延生做出一个震撼人心的决定:将新道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员工集中起来,一同奔赴新道总部——三亚召开第一届全体员工年会。当时公司有三百多人,从全国各地飞到三亚,全部住在五星级酒店。

  年会上,郭延生正式发布新的三年规划,主要完成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形成人找人社区;第二件就是要成功上市。其中,人找人社区是新道要成为一个O2O型的互联网教育公司,学习和训练可以在线上线下自由转换,给企业输送优秀人才。而上市则为了让新道挺进资本市场,有机会快速发展为行业领先企?业。

  这两个目标深入人心,公司高管和员工都非常支持。年会结束后不久,郭延生就向董事会提出正式申请,申请公司启动上市计划。2014年7月份,董事会正式同意新道独立上市。

  做自己的英雄

  郭延生的办公室里有很多书,除去满满一摞专业书籍之外,有两本书引人注目:《先成为自己的英雄》和《仁者无敌,仁的力量》。《先成为自己的英雄》的作者是网络剧《屌丝男士》和2015年热播影片《煎饼侠》的导演大鹏,他在书中写下这样一句话:“让自己保持简单,世界也会为此柔软。”

  同大鹏书中的文字一样,郭延生也一直保持着简单,每一次面临抉择,他都能抛开复杂的外在的东西,单纯地追随内心,比如他对上市的态度,从最初的“坚决不上新三板”到后来顺利挂牌新三板,都是追随内心的召唤。

  2014年,新三板交易量还没有爆发,在郭延生看来,新三板上市只相当于一个挂牌,不交易,没有定价,没有关注,有名无实。他的另外三个原则是这样的:“坚决不去香港(因为当时用友已经有子公司在香港上市),核心要上创业版,实在不行去纳斯达克。”

  为了筹备上市,公司专门启动了上市领导小组,接下来就是找券商、调整资本结构,然而A股行情大幅波动,证监会7月宣布IPO暂停,创业板企业排队数量越来越多,上市日期难以估计。

  创业板暂停IPO让郭延生心生委屈:“很伤心,2014年的利润大概有三千多万,比上一年增加了40%~50%,我们在创业板公司中也属业绩优秀的企业,却上不了创业板。”

  眼见创业板上市不成,郭延生又把目光投到了大洋彼岸的纳斯达克上。而就在他找券商谈上纳斯达克的准备和架构调整时,券商反馈,现在纳斯达克的交易不活跃,中资公司交易量差的不行。对于券商的好意提醒,他并没有马上放弃。“我心里纠结,纳斯达克再差也要上,我是个目标导向型的人,上市这个目标是我心中的第一件事,上去后交易活不活跃那是另外一码事,公司发展好了关注度一高,交易量自然就活跃了。”

  而就在这一关口上,新三板市场在进入2015年后彻底爆发起来,一下子红遍大半个中国,被称为“中国版的纳斯达克”。当郭延生还在为是否登陆纳斯达克着急时,他发现政府、媒体都在热议新三板,甚至微信朋友圈每天都在传播关于新三板的消息。面对这股铺天盖地的热潮,原先对新三板不太感冒的郭延生开始动摇了,“只要公司决定上新三板,我就同意”。

  2015年4月份,集团同意新道在新三板上市,终止去纳斯达克的上市计划,郭延生说:“不管新三板活不活跃,未来能否允许新道转板,是不是会分层,这些我都不管了,但是我一定要做新三板最好的公司之一。我就不相信好公司不能发光,新道是个好公司,管它哪个板,总会有投资人追捧。”言语间,一股英雄舍我其谁的豪气展露无遗。

  2015年9月22日,新道科技挂牌新三板的申请正式获批,郭延生定下的新三年上市计划提前完成。

  除了上市,新三年计划的产品与服务升级也进展顺利。从2014年开始,新道科技渡过了最初的生存关,战略重心转为产品和服务,精心打磨之下,新道已经成长为中国经管实践教学的领航者。

  郭延生已经开始着眼于新道未来三年规划:“2016年到2018年,我们希望一方面继续能成为这个领域最好的新三板公司,另一方面一定要成为中国细分领域的领航者,就像我们母公司成为中国ERP的最大的公司一样。”

  宏图壮志所指,郭延生和他的团队雄心凸显。在人生的新道上,他和他的团队会越走越好。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