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华图教育:骑士易定宏,骑马唤起本性

作者:陈润   出版社:西南财经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证券代码:830858 )

  导语:易定宏是一个自称“不爱讲话的人”,他一直保持低调,鲜在媒体、公众露面,但公司的飞速发展,将他推上了“中国公考教父”的高座。

  截止到2015年9月,华图教育已成为下设100余家分支机构,拥有专兼职教师、研究员及员工数千人的新三板上市龙头企业。如果把视线拉回到14年前,当时的华图教育还只能蜗居在通州天赐良缘60平方米的两居室内办公。

  易定宏热爱草原,热衷骑马:“骑马是将野性和优雅融于一身的运动。每天生活工作在城市里,用电话和邮件沟通,与自然之间越离越远,骑马可以填补这道裂缝,可以唤起我们的本性,连接野性和文明。”

  早在2007年,易定宏在河北坝上草原刚开始骑马不久,就感悟出人生大道理:“千里马固然很好,但要骑好、驯服好绝非易事。我想面对这种情况,人有两个选择,一是不骑千里马,骑匹百里马,甚至十里马,图个平稳;二是练就一身驭马本领,管他千里马,万里马,都能骑得既快又稳。”他进一步阐述道:“只有管理者不断进步,才有资格管理像千里马一样的人才,才是真正的骑士,否则给你一匹千里马又能怎么样”。

  骑士摧城拔寨、纵横天下凭的不是骑术,而是骨子里的“骑士精神”——包容、分享、英勇、奉献、公正、诚实。回顾易定宏创业15年的传奇历程,可以看出他是一个天生的骑士,凭借着“骑士精神”崛起到了今天的高度。

  英勇无畏,骑士崛起时

  高挂“华图教育”招牌的北京海淀文化艺术大厦在中关村大街十分显眼,这里是中关村的中心。华图把大厦底部两层楼全包下来,作为向全国400多家学习中心发号施令的“中枢大脑”。董事长易定宏的办公室在二楼,里间的会客室绿植成荫,此处才是公司的中心,许多战略进退、人事升降等重大决定都是在饮茶聊天中产生,而不是在隔壁会议室的长方形会议桌上。

  15年前,刚过而立之年的易定宏还是一个带着创业梦想来北京闯荡的普通?人。

  2000年春天,易定宏在佛山沙堤机场登上一架伊尔76军用货机,挤在一大堆军用物资中被捎到北京。他怀里揣着从亲朋好友那里七拼八凑借来的10万元钱,手提一只黑色行李箱,这是他的全部家当。

  北京的早春乍暖还寒,易定宏挂职在中华工商联出版社教材编辑部,每天忙碌于大学英语教材的策划、约稿和出版、发行,当时下岗潮初起,择优录用、竞争上岗成大势所趋,易定宏抓住时机策划出版《竞争上岗》,一炮打响。2001年9月,易定宏在通州天赐良缘60平方米的两居室内创办北京华图宏阳教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抓住“司考三合一教材”的出版机会,掘得第一桶金,并将目光转向司法和公考图书出版。

  三年之后,华图由通州搬到中关村苏州街的长远天地大厦。有一天,易定宏收到一封读者来信,字里行间充满抱怨和质问的情绪:对于教材中那些看不懂弄不清楚的问题,尽管华图组织专家和教授以电话、短信、邮件的形式耐心解答,可考生还是希望华图能组织公务员考试培训,更全面、深入、准确地进行指导。

  当时考研培训和英语培训异常火爆,公务员考试培训市场宛如一潭死水,易定宏决定趟这浑水。他在编辑发行部门之外成立培训部,找来万源泉担纲:“这个项目我来投资,咱们三七分成,如果亏本我承担一切损失,赚钱你可以拿三成红利。”三七分成是华图最早的股权形态。2005年3月,易定宏在培训部推行内部股份制,13个人募资20万元,易定宏占53%的股份,万源泉占20%,李品友占10%,其余由另外十个人分享。

  2006年4月,华图进行模块教学法改革,把行测细分为四大模块,每一部分由不同的顶级专家讲解,充分发挥老师价值,通过细分内容、扩充业务、专业教学迅速崛起,顺势推出面试项目,逐渐占据行业领导者地位。这一年,华图马不停蹄地在全国各地开办十多所分校,遍地开花。

  同时,易定宏启动股改计划,通过各业务版块的股权置换,图书公司、培训部、司考教材部、华阳英语、无敌学习网五大业务版块全部纳入股改范围,图书公司与培训部各占50%股份,平分秋色。另外,图书收回的账款以8折方式进来,易定宏提出没有收回的损失都由他一人承担。而且培训部以2006年10月20日的报表为准、图书公司以2006年6月30日的报表为准进行合并。这意味着图书公司从6月30日到10月20日之内所产生的利润,培训部可以参与分红。

  两年之后,易定宏启动第二次股改,总盘子扩大到1 100多万元,老股东被限制不准再购买新股份,稀释的部分将由对公司做出突出贡献的新员工持有。“空降兵”高管于洪泽与黄铉各自分到5%的股权,没想到在内部引起不小的争议。为顾全大局,于洪泽和黄铉不约而同地主动让出1%的股份,只留下4%。受益于两次股改的还有老师和优秀员工,核心老师100%持股,核心员工的持股比例达90%。

  这一年,易定宏果断引进和君咨询对华图进行全面诊断。为了顺利实施整改方案,调整组织架构,实行事业部体制,推进绩效考核改革,改造业务流程,梳理企业文化,华图从此走出大模样。

  对于易定宏来说,股权一直是他给员工画出的大饼,15年来,少有人相信有朝一日可以品尝滋味。创业初期,易定宏经常给下属讲课:PPT上出现太阳、地球、月亮及火星、冥王星等星球在各自轨道运转的画面,标题叫“看看天体是如何运动的”,易定宏首先发问:“你是哪颗星?你该带领你的卫星怎么转?”然后启发式的谈论“画饼”的技巧:“太大不行,因为过大则虚;太小亦不行,因为过小则无力。应该是适中略大,定目标要取上,保中,弃下。”他还着重强调:“饼画好了,你要带头跑。”随后,PTT又跳转到头狼带领狼群在茫茫草原一路狂奔的画面。

  正因为如此,当大多数企业的董事长都在千方百计地让员工干事,自己殚精竭虑防崩盘时,华图的核心员工在易定宏“画饼”的激励下,都会毫无保留地为公司付出,把公司的事情当作自己的事情。在华图,分校的校长自主经营,权责对等,只要是预算确定的事项,上级部门一般都会放行,这种鼓动大家一起造饼的方式极大地激发了员工的积极性和干劲。

  如今,华图早已过了画饼阶段,他不但画饼,而且造饼、分饼,并教会别人像他那样利用“画饼—造饼—分饼”三个流程做公司。

  转战资本市场,骑士的艰难抉择

  2009年年底,华图高层在张北草原的一家酒店开会,临近结束那天,达晨创投投资总监傅忠红风尘仆仆赶来,找易定宏敲定协议中的细则。白天忙着开会,到了晚上,易定宏开着越野车,带傅忠红和华图财务总监吴正杲到茫茫草原去打猎,边散心边洽谈。

  在黑夜中打猎是一件刺激而惊险的事,果然,易定宏没开多久,越野车就陷入泥沼中,三个人打着手电,忙着挖土、推车,还不忘商量投资细节。整整忙碌两个多小时,车子终于开了出来,谈判也尘埃落定,三个人喜眉笑眼地赶回北京,连一只猎物都没带上。他们本来就不是去打猎的。

  2009年12月29日,北京友谊宾馆,华图与深圳达晨创投举行合作签约仪式,达晨向华图注入超过2亿元风险投资(招股书显示为2 260万元,华图自称2亿元)。

  不料此后的上市过程一波三折。2012年,华图启动IPO辅导备案,但由于政策问题一度搁浅。2014年7月24日,华图登陆新三板,一个月后又与*ST新都洽谈借壳上市,在新三板停牌。

  半年之后,2015年4月10日,并购终于成功,华图再战A股市场,易定宏说:“其实也有犹豫过,现在政策放开了,公司是继续留在新三板还是A股上市。目前新三板教育市场也比较稳定,潜力很大。但是出于对未来公司并购计划的考虑,公司还是决定再上市。A股市场在融资、流通以及资源方面更有优势。”按照规划,华图将在职业教育、互联网教育领域启动并购方案。

  不过,成伟大之事业者,他的一生将经历比普通人更多的艰难与转折。在外界大多认为此次华图借壳*ST新都肯定十拿九稳,转战A股市场指日可待时,一则不啻于重磅炸弹的消息几乎在瞬间轰塌了骑士的“A股梦”:2015年6月15日,华图教育发布《关于终止重大事项的公告》,公告称“鉴于目前推进该项重大事项出现重大不利情况,经公司审慎考虑,决定终止筹划本次重大事项。”几乎与此同时,*ST新都也发出公告,终止重大资产重组。

  这意味着,华图教育借壳*ST新都上市计划彻底失败。当然对于英勇无畏的骑士来说,这样的打击虽然大,但显然不致命,甚至激发了他叱咤新三板的斗志。在这之后,华图教育转向做市交易,股票交易非常活跃,交易量一度登顶。这些可喜的数据,无疑抹平了骑士心中不被外露的创伤。在后来的一些采访中,他都将登陆新三板当成自己成为教育投资家的关键一步,并且把自己的关注焦点也转到了新三板上。

  对于火暴异常却又暗涌流动的新三板市场,身为沙场老将的易定宏显然有自己的一番见解,“我认为新三板解决了企业的发展问题,但它唯一没有解决的就是股票的流动性问题。目前就活跃度和交易量而言,我认为新三板对华图还是很有价值的。”

  而针对近期各个版本的分层消息,易定宏也有生动的比喻:“新三板就相当于一盆石头,中间也有几颗小金子,那金子闪闪发光,远看就像一盆金沙,光芒都把石头掩盖了。但是未来新三板的方向,它必然会分层,金子在金子那一层,石头在石头那一层。”

  不管怎样,易定宏最终率领他的得力部下将华图安在了新三板。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登顶为王的最终王国,但最起码他在这一片庞杂之地积累了不小的名气,成为一方不可忽视的强悍势力。如果说未来他可能离开这里去更大的资本世界闯荡,那么现在的华图仅仅只是骑士万里征程的一小半而已。

  登上王座,爱上更多野马

  进入2010年以来,华图发生了四大变化:新老更替,公司高管大部分都是80后年轻人,很多老同志到华图投资的新平台再创业;互联网转型,公司1/3以上的员工是互联网人才;多元化发展,从公务员培训向教师、金融、医疗、退伍军人等职业教育领域扩张;资本化运作,借助新三板上市成为投资平台,最终做成控股公司。他重新提及“教育企业家、教育投资家、教育慈善家”的人生三部曲,认为已经进入第二阶段:“我已投资了七八家公司,未来要做成十多家教育文化类上市公司。”

  说起上市之后的变化,他兴致勃勃:“上市后我们至少打造了30多个亿万富翁,200多个千万富翁。这些股东特别高兴,很多人给我买礼物,老于(华图教育高级副总裁于洪泽)还要给我买一匹马。我以前从不收礼,这一次代表他们感恩的心,我全收了。”

  于洪泽赠送的“宝马”被寄养在草原的马场里,上市以前易定宏每周至少骑两次马,现在一个月才能抽空去骑一次。他锻炼身体的另一个方式是散步,“每天走一万步,感觉身体强多了”。

  华图这些年的火箭式发展,与易定宏的经营管理密不可分,他可以算得上是带领华图呼啸而起、创造奇迹的“强人”。许多民营企业家在企业经历爆发式增长后,往往会飘飘然地成为一个暴发户。他们尽情释放内在的非理性冲动,再也不能以平常的姿态和形象持续成长,最终大多以破产收场。这样的企业家只能从“强人”变成“失败者”,而不是提升成真正的大英雄。

  对于易定宏这种崇尚吃苦精神的骑士而言,散步只能锻炼身体,无法磨练意志。他说:“古人说‘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就是讲吃了苦才能干大事,这是基本的客观逻辑、规律,人就怕在享乐过程中迷失了方向。”在他看来,吃苦精神就是李嘉诚、王永信他们几十年如一日的经营管理——尽管事无巨细,日理万机,但做起来很快乐。

  少年时期,在湖南邵阳的深山老林里,易定宏经常去险峻的溪流中抓牛蛙:“去山上有溪水的地方两边都湿漉漉的,爬起来是极其困难的。”如今只要有下属或者朋友说自己能吃苦、愿意吃苦,易定宏就会考验说:“现在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去农村抓牛蛙,零下四十度愿意跟我去骑马吗?”他自问自答:“住的环境稍微差一点,熬个夜,那不叫吃苦,那不是的。”

  罗伯特·费希尔的著作《盔甲骑士》是探索生命本质的经典之作,寓言所启示的哲理震撼人心。对于企业家而言,荣誉、财富、权力甚至如易定宏这般吃苦精神看似耀眼皇冠,实则却是无尽的责任。荣誉、英勇、信仰、奉献、谦逊等素质让他们具备勇往直前的能力和斗志,也注定承受没有同行者的孤独。每一次成功、跨越,都意味着新的挑战、危险、失败近在眼前。李嘉诚阅读《盔甲骑士》之后评论:“骑士忘记了,成功不是盔甲创造的,而是盔甲中的自己创造的。”这与易定宏骑马感悟“真正的骑士才最重要”不谋而合。

  可见,易定宏并未迷失。

  他把华图开拓为无边无际的草原,会爱上更多野马,如骑士听西风呼啸,策马扬鞭。

  有些事情在变,有些事情依旧坚守。变与不变,经历15年创业打磨的易定宏越来越得心应手。过去他说要把华图做成中国的另一个兰德,如今他在这件事上轻描淡写,“华图系里有一个兰德就可以”。在这个开放的时代,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谁愿意张开双臂,谁就能拥抱未来。易定宏的故事令我们看到华图温暖的过去,也看到宽广的未来。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