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四章 良币怎样驱逐劣币

作者:张小军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货币的本质是一种信用,那么,美元信任度降低,人民币走向国际化,本质上就是良币驱逐劣币。

  如果说货币是一种信任感,就仿佛国家必须要对货币负责任,负责任的表现就是货币不贬值,但如今美元贬值,世界人民对此反对,最后会有一种货币代替它,这涉及的是货币流通的本质问题。

  用我国的实践更能说明这个问题。我国经济改革取得重大进展和突破的时候,经济特区和沿海地区出现了两种或多种货币同时流通的局面。那时,曾康霖教授进行系统研究后提出了很多适用至今的论断。

  我们看双币流通或多币流通,这种过程中,非常容易产生货币替代问题。在商品经济高度发达的情况下,货币替代问题是一种市场自由选择问题,是一种市场行为,但是在商品经济不发达的情况下,货币替代问题则会影响到货币发行自主权以及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曾康霖教授对货币替代问题进行了深入思考。他认为,在金属货币流通的条件下,因为劣币是实际价值低于名义价值的货币,良币是实际价值高于名义价值的货币。在市场交换中,“实际价值通过市场反映出来,名义价值通过规定的两种货币的兑换比例体现出来”。这样,如果这种货币币材的市场价的比价大于这种货币规定的兑换比例,就是良币;相反,则是劣币。此时货币替代问题即表现为劣币驱逐良币。

  然而,曾康霖教授通过系统考察我国深圳特区的双币流通状况后,指出在纸币和信用货币流通的条件下,货币替代问题则表现为良币驱逐劣币。他说,“在我国深圳特区人民币与港币曾混合流通,存在过港币排斥人民币流通的现象,这是由于人民币与港币兑换的官价与在自由市场上的兑换存在差距,同时由于存在着按自由市场上人民币与港币的兑换比率确定商品标价。在这种情况下,由于按官价取得港币购买商品不容易,于是有的人在自由市场上去兑换港币。如果在自由市场上兑换比率与商品标价的比率完全等同,则用港币去购买与用人民币去购买无所谓划算不划算”,“但事情还不仅于此。如在市场上有的商品能够用港币购买而不能用人民币买,说明在纸币和银行信用货币流通条件下,如果两种货币的购买力有差异,人们乐于使用购买力高的货币,而不乐于使用购买力低的货币。如果这也是个规律,则不是劣币驱逐良币,而是良币驱逐劣币,即购买力高的货币排斥购买力低的货币。”但是,曾康霖教授同时指出,良币驱逐劣币也是有条件和前提的,有些条件是人为的,不是绝对的。

  所以说,货币流通是商品流通赋予的货币的运动,商品流通是货币流通的前提。货币流通是一个涉及面广、牵连因素多的问题。曾康霖教授在这个问题上也进行了深入思考和研究。

  人民币的信用货币流通规律

  以银行券和支票存款为代表的银行信用货币为例,曾康霖教授提出,银行信用货币既能够在银行体系内流通,也能在银行体系外流通。

  我们来看银行券,它与纸币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从发展历程来看,银行券以信用和黄金作为保证的,银行券最初可以随意兑换黄金,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各国黄金储备大相径庭,由于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塌,金本位沦陷,银行券不能自由兑换黄金了,逐渐演变成了类似于纸币的东西。

  可见,像银行券这种信用货币的流通,本质就是信用的流通。

  信用制度发达的条件下,货币流通在很大程度上能够被信用经营所代替,即非现金结算,“信用货币在信用关系中产生,并以商品流通为基础,银行在提供货币的同时,伴生一种信用关系。这种信用关系反映在中央银行与存款货币银行之间,是中央银行先授予存款货币银行的信用,然后才是存款货币银行授予顾客的信用。”

  银行信用货币量决定于银行信用的规模和其他信用发展程度。推理可知,人民币作为信用货币,其流通也是以商品流通为基础,其流通规律受信用货币流通规律以及价值符号流通规律的制约。

  货币收支不限于商品流通

  根据马克思货币理论,我们看到,商品流通决定货币流通,是货币流通的前提和基础,商品形态的变化必须借助于货币运动。但是,曾康霖教授认为,货币收支即货币流通却不能仅限于商品流通领域,因为货币流通不仅仅在商品交换领域发生。

  他说,“货币作为价值形式的运动,它不仅能够由商品交换引起,而且能够由非商品交换引起,即由价值的分配和再分配而引起”,因此,“流通中的货币需要量,就不仅取决于商品交换的价格总额,而且还要取决于价值分配和再分配的周转总额”。

  而我国的实际情况也正是如此,“相当数量的由价值分配、再分配而引起的货币收支,不是在价值实现之后,而是在价值实现之前”,“这种在价值实现之前而进行的货币收支,不是对已实现的商品价值形式的分配,而是对银行新创造的流通工具的运用,其需要的货币流通量不可能包括在已实现的商品价格总额中。”

  曾康霖教授认为应该辩证、实事求是地看待马克思货币流通规律公式,因为马克思货币流通规律公式是从“复杂的货币收支现象中抽象出来的”,具有普遍性。但是只能确定为实现商品流通而需要的货币总量,不可能包括一切货币收支而需要的货币量,这些包括为支付劳动报酬而进行的货币收支,为履行财政义务而进行的货币收支,为货币借贷关系的建立和销售而进行的货币收支等。因此,在分析货币收支时,应当从“商品交换与价值分配这两方面考虑”,诚然,商品经济的发展会增加社会中的货币总量,但信用关系的发展也会增加社会中的货币总量。

  劳务就是商品

  劳务是不是商品?以曾康霖教授的观点,劳务是商品。“在我国社会主义经济中,劳务具有使用价值和价值,劳务的价值还有它的货币表现即价格,这说明劳务仍然具有商品的性质”,从理论上确认了劳务是商品的观点。

  他说:“人们在生活中不仅要消费以物质形式存在的商品,而且要消费以劳务形式存在的商品。劳务是以服务的形式提供给人们消费,消费劳务的过程也就是提供服务与享受服务的过程。人们消费劳务以后要提供等价物,也就是要以货币形式支付劳务费用。货币代表劳动者为社会提供劳动以后得到的报酬,它表明能够从社会产品中领取的份额,享受劳务后用货币支付劳务费用,也就是把一部分对社会产品的领取权转移给提供了劳务的单位和个人。所以,提供劳务与享受劳务也是一种劳务交换,用货币支付劳务费用,也是一种货币流通。”

  不但劳务属于商品范畴,而且,“精神产品的生产和转移也需要货币流通,流通中有为精神财富的生产和转移而存在的货币,而且从发展趋势看,作用于这方面的货币与货币流通,将逐步增大”,将精神产品也纳入了商品的范畴。此时,曾康霖教授开始跳出马克思主义的分析框架,尊重经典却又不迷信经典,已经潜意识地开始将劳动初步划分为体力劳动和脑力劳动,并将这两种劳动形式均纳入到商品的分析范畴内,为我国后期改革开放政策的执行和调整奠定了理论基础。

  什么是商品购买力

  什么叫人民币的商品购买力?什么又是物价指数?我们先来看货币购买力,按照曾康霖教授的扎实研究,它是从单位货币购买到的商品来说明货币的交换能力,而人民币的商品购买力,就是指单位货币能够购买商品的能力,它以购买到的商品数量表现出来。

  物价指数所反映的货币购买力是名义购买力,在一定条件下,货币的名义购买力是按表明的商品价格量支付的货币所购买到的商品的能力。

  曾康霖教授指出,“在商品经济的条件下,社会购买力表现为货币的支付能力。支付能力的形成不完全是物质产品价值分配的结果,更不完全是社会主义国家分配产品价值的结果。”

  同样,“支付能力的需求也不是完全靠出售产品来满足,更不是完全由社会主义国营经济出售产品来满足。因为产品的价值分配能形成支付能力,提供劳务也能形成支付能力,同样,出售产品能满足有支付能力的需求,不出售产品而只是提供劳务也能满足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在商品经济条件下,支付能力的形成和支付能力需求的满足都借助于货币,表现为货币流通。既然它们总是在各单位和个人之间交错发生,而且它们中的一部分与物质产品的生产、分配和交换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那么,有一部分货币和货币流通也会与物质产品的生产、分配和交换没有直接的因果关系。这就是说,为了媒介各单位、个人支付能力的形成和支付能力需求的满足流通中除了物质产品的生产、分配和交换所需要的那部分货币外,还需要另外一部分货币。随着人口的增加、经济的发展、人们经济文化生活的丰富,需要更多的货币媒介各方面关系的建立和消除,这就自然使得银行的货币投放增加。银行增加的货币投放是银行的负债,负债是要偿还的,但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可以不偿还,因为其中相当部分是长期负债,而且有增长的趋势。即使要还,也不完全要社会主义国营经济提供产品来偿还,它能够由非国营经济的单位和个人提供产品和劳务来偿还,因为增加投放的货币中有一部分是为它们的支付能力的形成和支付能力需求的满足投放的。所以,在我国多种经济成分存在的情况下,不能仅仅站在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立场来看待货币流通,而要站在整个社会主义经济的立场上来看待货币流通。我国银行组织的是整个社会主义经济的货币流通,不是仅仅组织社会主义国营经济的货币流通。”

  曾康霖.曾康霖著作集: (三)货币论.北京: 中国经济出版社, 2004∶248-249.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