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九章 人们为什么谈危机色变

作者:张小军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1929年10月24日,美国纽约股市暴跌。这次金融危机引发了长达4年的全球经济危机。最终,还加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爆发。这次事件之后,人们开始谈危机色变。

  2015年,离最近一次的金融危机已经相隔7年之久,但世界各国的债务危机时而扰乱经济。拿近两年的希腊债务危机来说,希腊因为债务问题已经站上退欧边缘;更可怕的是,当希腊人拒绝了债权人提出的债务救助方案时,全球市场可能引发资产抛售潮。

  高盛集团的报告说明了希腊经济状况的严重性。报告里显示,以国内生产总值占比为标准考虑的话,希腊的公共债务规模相比2007年增长了75%,但是同期的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了约四分之一(与美国大衰退时期的折损程度相当),大量资金正在加速逃离希腊各银行。

  或许,实际情况更要严重,按照希腊债务的演变情况,这个国家已经进入衰退状态。

  2015年初,同样严重的是新兴国家资本外流,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巴西货币雷亚尔继续领跌,暴跌5%创下12年来兑美元汇率的新低。智利的主要出口产品铜出现暴跌,受市场恐慌预期影响,7月,智利本币比索对美元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金融危机的实质

  在马克思的著述中,没有金融危机的概念,但有危机、货币危机和经济危机等概念。曾康霖教授重读《资本论》及其手稿,对金融危机根源和本质理解非常深透。

  他认为,美国金融危机实质上仍然是全球经济失衡的 “生产过剩”;以此为基础,信用的膨胀及虚拟资本的无限扩张对危机爆发起到了促进和强化作用。美元霸权地位、美元取代黄金成为国际货币是危机的另一根源,经济全球化搭建的发达的国际贸易网络,成为危机迅速扩散的通道。

  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曾康霖教授认真审视了此次危机,并利用发展眼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指出美国金融危机的逻辑体有三个要点,即赤字、货币和泡沫。

  赤字表明进出口、财政收支不平衡,货币表明流动性泛滥,泡沫表明市场价格大大背离市场价值。无论是哪个国家,只要这三者并存,迟早都会爆发危机,不仅是美国;理解此次金融危机要特别关注它的国际性:这场全球性的国际金融危机不是通常的债务危机(主要表现为债务方无力还债,债权方收不回贷款),也不是一般的货币危机(即缺乏头寸,缺乏支付能力),而突出地表现为有价证券及金融衍生商品的价格危机,即它们的价格暴跌。

  这样,其影响所及不仅是债权债务双方,不仅是金融机构的流动性,而且是有价证券和金融衍生商品的持有者;其影响面不仅涉及美国的社会公众,而且是全球的社会公众。这样的影响其直接的表现为:持有的资产缩水,资不抵债,企业倒闭、破产;而进一步的影响是:经济下滑,失业增加,收入减少,消费萎缩,信心下降。由于这样的直接和间接的影响覆盖全世界,我们把它概括为全球金融危机。

  这场危机对我国的影响是多方面的,是逐步扩散的,有明显的,也有隐性的;金融危机对世界经济、金融的影响还在深化,这是肯定的。

  日韩泰金融危机

  继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爆发之后,韩国和日本也发生了金融危机。被冲击国家的企业倒闭、货币贬值、人心惶惶。

  曾康霖教授指出,金融危机的表现包括货币支付危机、银行危机和信用危机。货币支付危机导致银行危机,银行危机导致信用危机。货币的灵魂在于信用,信用的灵魂在于信任。

  对我国而言,泰国金融危机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是物质影响:一是影响出口,泰铢韩元贬值,利于泰韩两国出口,不利于我国出口;二是影响资本流动,国际资本可能流向中国。另一方面是精神影响:其一,对利用外资的问题,我们需要更加注意规模和效应,因为泰国发生金融危机,就是过早开放资本市场,过分依赖外资,中国须警惕;其二,不能认为有高额的外汇储备,就能防范风险,因为外汇储备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稳定外汇市场,但难以稳定。

  就危机所在国和他国、对其他国家的影响而言,危机的影响还在于外国投资者的心理预期,只要稳定危机所在国的币值,增强国外人们的信心,克服危机所造成的困难,恢复和发展经济便有希望。

  在1997年前后,曾康霖教授不仅结合各国事实和数据关注金融危机的发展,也对金融危机的结局进行了反思,他认为,金融危机的结局取决于新的国际货币支付体系和国际货币制度的建立。

  金融危机提醒我们,需要深思的是国家金融风险防范、国家金融监管体系建立和健全,应不应当建立对全球金融市场的监管,采用什么手段监管?各主权国家货币应充当什么角色,负什么责任?大国与小国,强国与弱国,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应保持怎么样的关系?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