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十章 金融风险与金融危机

作者:张小军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自1997年7月由泰铢贬值引发亚洲金融危机到20世纪末,人们对于金融风险及金融危机的认识还主要集中在金融风险及危机的类型、成因及防范的制度安排和政策措施方面。到了21世纪初,特别是巴林银行因金融衍生产品投资出现问题而在一夜之间倒闭之后,理论界基于实践的经验与教训,运用数理计量等前沿方法从多学科、多视角结合金融创新,扩展了对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认识的广度与深度。

  务必清楚,什么是金融风险、金融危机、金融安全。

  上述两个时期的金融危机爆发,在讨论防范金融风险、危机、安全相关问题时,相当多的业内人士并没有对金融风险、金融危机和金融安全进行概念上的合理划分,这给正确理解和研究金融危机、研以致用带来了极大阻碍。

  三大概念划分

  从理论上来说,曾康霖教授首先划清了风险和“吃大锅饭”,行政干预、决策失误,以及盗窃、诈骗、浪费之间的界限。

  他总结,金融风险通常是指金融活动中的不确定性,即可能带来收益,也有带来损失的可能性;金融危机是一个笼统的概念,包括货币支付危机、银行危机和信用危机;而金融安全包括人们持有的金融资产的价值(包括货币)不遭到损失、社会金融秩序能得到维护、金融机构能正常运转、国家政权不受到金融威胁。

  一方面,对于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这组概念,金融风险是可能性,金融危机是现实性;金融风险一般是局部的,金融危机是全局的;金融风险能否转化为金融危机要取决于风险支撑度、扩散度、承受度、消除度及机构的信用度,金融风险如能被消化便不会发生金融危机。

  另一方面,就金融危机和金融安全而言,金融危机与金融安全是从属关系。

  曾康霖教授提出在对待金融危机、金融风险和金融安全三者关系时,要明确金融危机是金融风险的转化,金融危机的发生会威胁金融安全,但影响国家金融安全的不只是金融危机,即使没有发生金融危机也存在着金融安全问题。

  也就是说,金融安全问题是长期存在的,而金融风险一旦恶化,就会面临金融危机。所以,要注意弱化和消除金融风险转化为金融危机的可能性。

  金融风险在市场竞争中发生

  金融风险必须在市场行为、理性行为及不确定、预期的框架下进行讨论。从心理学看,风险是人们期望值的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是在市场竞争中发生的。

  亚洲金融危机时期,我国金融风险的潜伏期长;风险的警觉度不够高;金融机构承受风险的能力不平衡;金融机构承受风险的临界点不明确;金融机构特别是国有金融机构分散风险力度比较强,而我国作为公有制社会具有承担风险的能力。

  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再次爆发,仍然是由金融风险诱发的。在新的问题下,曾康霖教授注意到,国有控股商业银行、股市、社会融资、信托投资公司、城市和农村信用合作社以及农村合作基金以及境外等都可能成为金融风险的不同来源。

  他主张,防范国际性金融风险应切实关注在全方位、多渠道的对外开放下金融领域的风险,一方面要熟悉、研究国际上的经济、金融法规及运作的国际惯例;另一方面要收集、掌握、运用各种信息,合理避免风险。

  对于金融风险,不能就风险谈风险,除了讨论特殊领域(如信托)风险的特殊性之外,我们应从社会学和法学的角度出发,探索其与金融风险之间的内在联系及金融企业的法律风险,尝试从跨学科的角度寻找应对金融风险的措施。

  社会学和法学角度看风险

  很多研究者经常就风险谈风险,跳不出风险的框框,难以更深刻地理解金融风险和金融危机的本质。实际上,这是一个大的范畴,从社会学和法学角度来看,本质问题才能显现。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风险的避免在实际生活中表现为权利的享有与义务的履行,创造新的契约关系的核心,是给人们创造出一种预期,而能不能创造出一种预期,关键在于给人信用,建立可靠的信用关系。

  信用又是什么?

  信用依托于信誉,信誉依托于信任,信任依托于信心,所以化解风险。同时,还要提高人的信誉,增进人的信任感,增强人的信心。

  如果说信用是社会的支撑,则信誉是发展的成本,信任是关系的基础,信心是视野的保证。另外,化解金融风险,要依靠政府的威望和财政的力量提高金融机构的信誉,增强人们的信心;最后,舆论导向,培育“人气”也是重要的。

  概括而言,曾康霖教授认为,货币与有价证券的替代,为化解金融风险提供了可能性和现实性,而这种替代也就是创造一种新的契约关系代表原来的契约关系。契约关系的替代要有信誉,要有人气,要增强人们的信任感,此为化解金融的社会学分析。

  金融企业的风险,按国际惯例通常划分为流动性、信用风险、市场风险和管理风险,曾康霖教授指出:除这几类风险外,还有法律风险。对于 “法与风险 ”的问题,法律体系对股东(主要是中小股东)、债权人的权益保护得力,金融业就能健康发展;金融业的发展有利于化解金融风险;企业破产中的金融风险在于金融机构的债权处于什么地位;法律诉讼中的金融风险表现在诉讼的期限、证据和法官自由裁量权方面;增强人们的法制观念,能避免和减轻金融风险;行长的任期制会产生金融风险转嫁。

  市场经济是法治经济,人们的法制观念强,诚实守信,各民事主体对权利和义务的履约认真,承诺兑现,自然就能避免和减轻金融风险。法与金融结合,金融已经不是单纯的融通资金、调剂资金余缺,提供金融服务,而是投资者权益的分配和博弈。

  金融风险的辩证思维

  随着我国一些金融市场异象的发生,计算机技术高速发展、互联网金融的兴起,以及人民币国际化的进程加快、经济金融一体化趋势的深入,曾康霖教授继续提出看待金融风险需要有辩证思维。

  货币不断增发,投资渠道狭窄,存在以钱炒钱的风险,后果在于抬高整个社会的融资成本,易发生“庞氏骗局”,即非法集资。

  传统金融体系的风险与新兴金融体系的风险相互掩盖、交错发生。通常的情况是:传统金融体系掩盖新兴金融的风险,而新兴金融的风险通过传统金融体系集中释放。互联网金融不仅要建立在法治的基础上,而且要建立在诚信的基础上。在法制观念淡薄,诚信缺失的状况下,不宜大面积发展互联网金融。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带来的风险包括投机带来的风险和货币贬值带来的风险。引起币值变动的因素,不仅有货币政策的因素,而且有大宗商品交易的因素。一国货币贬值带来的主要后果在于通货膨胀、资金外逃、外汇储备受到冲击、境外募集资金困难、成本增加。

  如何有效控制金融风险

  防范金融风险维护的是国家、集体和普通老百姓的利益。

  从金融视角说,维护国家的利益主要是维护国家信用等级;维护集体利益主要是维护它的市场份额;维护老百姓的利益主要是维护他们的资产、货币不贬值。

  但现状是金融风险给国家带来的损失,能够由财政弥补;金融风险给企业带来的损失,能够以盈补亏,甚至可以冲销;而金融风险给老百姓带来的损失,却只能由老百姓自己承担。

  所以,在当代中国,怎样让老百姓在金融活动中避免风险,少受损失,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政府、金融机构要为老百姓创造条件分散风险、分摊风险;进一步说,有些风险要靠政府、机构承担,有些损失要由政府、机构弥补。当然,让老百姓在金融活动中避免风险、少遭损失,主要的、直接的和现实的问题还在于稳定物价、维护资产价格的稳定。

  那么,如何防范金融风险?

  第一,风险的支撑度。支撑实际上就是保障,是中央政府给予保障还是地方政府给予保障,一般说来政府出面给予保障,金融风险就不会转化为金融危机。

  第二,机构的信用度。信用度高,即使存在金融风险,也不会转化为金融危机;相反,就会产生金融危机。第三,风险的扩散度。风险的存在能够扩散,如果一旦发生不立刻制

  止,扩散开来,不好收拾。第四,风险的承受度。金融机构风险承受能力强,可以避免发生金融危机。第五,风险的消除度。如果有条件消化金融风险,便不会发生金融危机。控制风险、减少风险也许还有办法实现,但金融风险有可能被消除吗?曾康霖教授认为,一是要消除金融机构特别是银行的不良资产;二是要

  增强经济发展的质量,提高企业效益,实现经济良性循环,为此要调整经济结构,处理好发展高新科技与发展传统产业之间的关系;三是要借用外资力量优化内资;四是按国际惯例充实自由资本,注重现金流量分析;五是增强信息的可信度和透明度。

  总之,提高信誉,增强信心,树立中国形象是避免和消除金融危机的要害。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