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十一章 金融危机是怎么爆发的

作者:张小军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不久后扩散至全球成为“金融海啸”,不仅影响了金融领域,还影响了宏观经济。

  很多人对金融危机的思考停留在危机本身,曾康霖教授将视角转向金融危机与收入分配的关系上。

  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收入分配两极分化加剧,影响了经济的发展,推动着金融、经济危机的产生。

  收入分配极化导致了 “精英集团 ”的产生。精英集团控制着国家经济,抛弃民主,独断专行,滥用权力,为所欲为,还导致了储蓄与投资、储蓄与消费的失衡,使美国经济成为负债发展的经济。

  同时,这种状况导致了 “流动性过剩”,不仅在美国国内产生副作用,而且扩大了国际之间的金融交易,增大了金融交易的风险。同时,“倒逼”负债消费,无助于扩大内需,又会削弱政府干预,使政府干预的措施失效,或降低政府干预的效果。最后,它排挤广大社会公众发扬民主精神,运用民主手段,监察国家事务。

  同时 “精英 ”们的行为,实则为金融危机奠定了思想基础、提供了组织准备、创造了实现途径——其思想基础是把金融业“做大、做强”;其组织准备是让金融业混业经营;其实现的途径是金融产品高杠杆化。

  当时从社会政治、经济、法治的视角,去揭示发源于美国的这场全球性国际金融危机发生根源的文献不多,曾康霖教授这样做不仅具有针对性,而且具有一般意义。其一般意义在于:收入分配差距拉大是世界上许多国家(包括我国在内)存在的趋势,让这种趋势发展,就会临近金融、经济危机边缘。

  解开金融危机爆发根源之谜

  金融危机理论纷繁复杂,要拨开金融危机迷雾须从危机爆发根源着手。 1997年,当时亚洲金融危机还未完全消退,曾康霖教授谈到了危机所波及国家的共性和特性。

  他认为,金融危机从起因上分析有五种情况:其一,货币对外贬值,引发金融机构资不抵债;其二,国内企业倒闭,引发金融机构资不抵债;其三,国外债务人破产,引发金融机构资不抵债;其四,国内债权人抽走资金,引发金融机构资不抵债;其五,国外债权人逼债,引发金融机构资不抵债。

  他还指出,泰国和韩国发生金融危机的原因不尽相同,但有共同点,一是对外负债过度,而且是短期负债过重;二是经济结构失调。金融危机的表象是本币贬值,而真正的原因是还不起债,其直接原因在于企业倒闭,进而波及整个经济,其传导过程为:政府干预失误→肆意扩张→经济不景气→企业倒闭→连锁反应→支付困难→银行倒闭。

  金融危机产生的深层次社会经济背景在于:不同的国家经济发展的差距(主要是产业结构的差距)导致了经济的非良性循环,使得该国寻求产业结构调整、致力于缩小与他国差距,进而加快改革步伐,引起了金融资产所有权的变化,致使国内外的人们信心动摇引起金融市场动荡,发生金融危机。不能把金融危机的发生片面地归咎于“炒家”。

  概括起来说,我国之所以没有发生金融危机,主要原因是债权人不逼债,央行有发钞权。

  金融危机六大特点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世界上不同国家接连发生的危机。

  不论是 “外债型 ”的墨西哥危机、“筹资型 ”的阿尔巴尼亚金融危机、 “坏账型”的东南亚金融危机,还是“企业破产型”的韩国金融危机及“转轨型”的俄罗斯金融危机,这些危机有六个基本共同点,也是金融危机的普遍特点:

  ●金融对外的依存度高,资金融通的债权大部分掌握在外国人手里(不论是借债还是股票);

  ●经济没有实现持续、健康的发展,或者急于求成,或者结构失调,或者“泡沫经济”严重;

  ●金融机构存在着大量的不良资产;

  ●这些国家大都着眼于出口竞争,没有着力扩大国内需求;

  ●人心不稳,甚至丧失信心,影响社会安定;

  ●政府干预失误,政府与某些集团的利益、个别人的利益捆绑在一起,

  没有真正起到宏观调控的作用。

  对于引起当时广泛讨论的短期资本大进大出为何酿成国际性金融危机的问题,曾康霖教授认为,短期资本流进流出会酿成国际性金融危机,但问题主要不是缺乏国际金融监管制度方面,而主要是各相关国家内部缺乏金融监管制度。

  此外,曾康霖教授还将注意力聚焦到信心上,认为 “当代货币的灵魂在于信用,信用的灵魂在于信心,如果受国内外各种因素冲击,动摇了信心,金融危机在所难免”。该论断不仅适用于解释亚洲金融危机,特别是泰国的情况,甚至是在10年后,在“次贷危机”和“金融海啸”的起源研究上仍然适用。

  金融创新引发金融危机

  曾康霖教授提出实体经济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最深,主要在人们的就业和信心方面,而不在于次贷证券的进一步缩水;这场危机的影响从经济层面、社会层面,有的地方甚至扩展到政治层面等独到观点;系统论证了“影响金融危机从而影响金融安全的首要因素是经济周期,当代金融风险从而引发金融危机的切入因素是金融创新”。

  创新为何引发危机?

  一是创新自身存在局限,危机的产生正说明创新产品有待完善;二是监管的缺位。事实上,完美的创新产品具有提供流动性、及时捕捉市场信息和平抑市场波动的功能,必须承认衍生金融产品具有“双刃剑”的性质。

  金融创新不是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相反,金融业的发展需要金融创新,问题的关键是如何把握创新的度,要运用成本收益方法在创新和监管的博弈中把握。这些论述完整解释了全球金融危机的内涵,为学术界理解和认识金融危机指明了方向,不仅深化和扩充了金融危机理论,也为我国金融事业合理发展提供了思路。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