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第十二章 解决新“特里芬难题”

作者:张小军   出版社:化学工业出版社  和讯读书
  金融业的发展需要关注全球大经济体之间的金融互动和循环。关于这一点,中美之间的金融关系最为突出和典型。

  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美元以惊人的速度扩张,美元的扩展范围由原来的贸易赤字演变成为贸易和财政的双赤字,美元扩张的形式也从对外贸易逆差扩大到国内财政赤字猛增,形成了“中国生产,美国消费;美国消费,印钞购买;中国储蓄,美国投资;美国投资,掠取回报”的局面。

  这样便产生了新的 “特里芬难题”,并且表现在美国在构筑庞大的金融帝国的同时,筑起了巨大的金融泡沫和对内对外的债务;美国在对外发展贸易和投资提供国际流动性的同时,也蕴藏着巨大的货币和信用风险。

  抑制美元泛滥

  这些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外资渗入的加深,我国的经济、金融有些方面被外资控制。这些控制既有金融领域又有非金融领域,既涉及流通领域又涵盖生产领域。

  外资进入中国市场,控制中国市场,掌握中国的商业的信心,钻中国法制不健全、管理不到位的空隙,利用公开和隐形的手段损人利己。

  对外,我们必须抑制美元的泛滥,稳定美元的价值。对内,要转变经

  济增长方式,包括外贸增长方式;要转变“奖出限入”的出口导向政策,调整出口退税政策,取消大多数产品的出口退税,对部分消耗型产品征收出口税,改变和引导出口贸易,保护国内的资源和环境;应取消中央和地方有关规划中进出口和外资引入量指标,减少甚至取消吸收外资的优惠政策措施,统一中资和外资企业的所得税,使得国内国外的企业公平竞争,同时平抑外资的流入。

  最后,还要发展及完善中国金融中介机构,健全其运行机制,并扩大其影响力,减少对外资金融中介的依存度。例如:发展及完善中国的信用评级机构,让中国的信用评级机构对国际金融资产的定价有着一定的话语权。

  应对和解决金融危机

  2008年金融危机是全球性的国际金融危机,我们必须注意它的全球性和关联性。

  对此,曾康霖教授提出既要注重金融安全,又要反对金融霸权,必须抑制美元泛滥;必须缩小贫富差距,弱化利益集团及其相互博弈,实现群体之间的利益制衡;金融创新应把握一定的度;市场经济的美国模式不是唯一的,更不是最佳选择。

  贫富差距拉大——强化利益集团——市场博弈竞争——投机风险形成,是全球国际金融风险的制度原因。

  要消除或弱化金融危机,就要淡化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而要淡化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就要缩小贫富差距。弱化利益集团形成,使群体之间的利益相互制衡。

  对于2008年金融危机的结局,由于此轮危机主要影响是资产缩水、信心下降,所以解决危机问题主要靠增强人们的信心,信心靠调整预期,预期的调整靠政府推动,互助互动,舆论导向,其中舆论导向很重要。

  重构国际金融制度

  之所以酿成国际性金融危机,问题主要不在缺乏国际金融监管制度,而主要出在各相关国家内部缺乏金融监管制度。

  经济发展离不开政府的调控即干预,政府干预仍然是需要的,关键在于适度;政策导向是不可少的,关键在于宽严适当;加强监管是必要的,关键在于配合;

  在发掘国内市场潜力的同时,要“走出去”;在充分、有效地利用国内储蓄的同时,要大力引进外资;要把金融当作一个产业来发展;要培养人才,提高国民素质;要稳定所在国的币值,增强国内外人们的信心,克服危机所造成的困难,恢复和发展经济。

  不过,我们不能因金融危机就把门关起来,闭关自守,搞“自己 ”的经济;最后,消除金融危机、精力要致力于改革开放。但金融的改革开放不等于金融的自由化,发展中国家在对外开放中,既要注意金融安全,又要反对金融霸权,必须抑制美元泛滥。

  结合不同时期曾康霖教授对金融危机的研究,很容易发现,正如曾康霖教授倡导的那样,要从不同角度来研究金融危机的影响,要从不同的领域、

  不同的阶层以及不同的时间、空间去关注。金融危机的影响要区分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区分影响的特性和共性、区分直接影响和间接影响。

  对发达国家的影响主要是资产缩水,资不抵债,金融机构倒闭、破产;对发展中国家的影响则主要是资产缩水,出口减少,经济下滑,企业关门。共同点是:失业增加,收入减少,消费萎缩。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