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关于希拉里与奥巴马的阴谋论

作者:丹尼尔-哈伯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和讯读书
  在比尔与希拉里·克林顿登上全国政治舞台的二十多年里,阴谋论伴随着他们的一举一动。克林顿夫人离任之际,一个新的阴谋论浮出水面:奥巴马与希拉里已达成一项秘密交易:克林顿夫妇支持他竞选总统,以换取他对他们未来竞选的支持。正如围绕着这位前第一夫人发生的许多事情,人们很难找到事实来佐证这些猜测,或用现实验证这些猜测。人们清楚的一点就是,尽管奥巴马总统在公开场合或偶尔的私下场合并未表态,但事实上他倾向于支持希拉里·克林顿出任美国总统。

  这些阴谋论并不是最有说服力的说法。也许最没说服力的说法便是,2008年预选过后两人达成一项交易:如果奥巴马在八年后支持希拉里竞选总统的话希拉里便支持他。就拿一点来说吧,2008年大选的形势对奥巴马非常有利,他的影响力如日中天,深受自己票仓选民的爱戴,他根本不需要做出这样一项过于明显的安排,而且这个消息一旦走漏则将造成灾难性后果,更何况还是跟一个他不信任的家庭达成这样一个交易。

  还有部分观察人士在猜测到底是什么促使她在2009年改变心意的,当时她已草拟了一份放弃国务卿职位的声明。“今天早上我跟当选总统奥巴马谈过,对他邀请我加入政府表达了最深挚的感激之情。”该草稿中写道,“最终,对我来说,这个决定关乎如何最好地为当选总统奥巴马、我的选民以及我们的国家服务,而且我也向当选总统奥巴马讲过,我的岗位是在参议院里。我认为,当美国在国内外遭遇如此众多前所未有挑战之际,那里是我当前能够发挥最大作用的地方。”根据这个版本的说法,当选总统奥巴马在午夜打了一个电话,改变了克林顿夫人的想法。人们感到疑惑,希拉里在最后一分钟突然改变想法并决定加入新政府,是否还有其他原因呢?奥巴马已花费了数周时间努力争取自己的前竞选敌人,甚至还把她请到芝加哥,在各大媒体齐集的情况下为她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但似乎一切都无济于事。那么,奥巴马是否向她提出,若她决定加入他的政府,他就会在2016年帮她清场呢?

  “我从来没听说过,也从来没看到任何发表的资料暗示过若她竞选总统,他会给她支持的保证。”弗吉尼亚大学教授拉里·萨巴托在一次采访中表示,30年来他一直是消息甚为灵通的总统政治观察家,接着他又补充说,“这始终让我迷惑不解。你要知道,从政治上讲这是她唯一看重的事情。在我看来,所有观点始终都更支持她待在参议院里。她在媒体帝国心脏云集的州里拥有自己的独立基地。她能够管理一个平行政府,可以选择在2012年进行竞选,或者,如果她愿意,也可在2016年按自己的理念去进行竞选。而事实呢,她基本上放弃了自己的独立性并加入到他的团队中去,不管这种做法最终意味着什么。而且她曾经在2008年预选中说过——我觉得她也是这么想的——基于她列出的原因,奥巴马将不会是一名成功的总统。”

  事实上,参议员希拉里无须与巴拉克·奥巴马达成“交易”便可以接受国务卿之职的原因也很多。从多个方面看,到2008年止希拉里与美国参议院的关系便就此打住了。她无论如何也不想重返那个曾让自己难堪并背叛自己的民主党干事会议,不想成为支持奥巴马计划的橡皮图章中的一员,也不想给人以自己输不起的话柄。

  国务卿一职可为希拉里提供她进行一下轮总统竞选所缺乏的资历——外交政策方面的重磅阅历,与全球重要领导人合影的机会,一个超越党派之争的机会。这一职务同时还给了希拉里一个时时刻刻不离奥巴马左右、让他不舒服的可能性。

  曾有一段时间,她考虑过在2012年预选中撼动奥巴马的可能性。不过,即便在比尔·克林顿眼中这一想法也属不智。“比尔说她这个想法纯属发疯,不能去跟他做竞选对手。”一位观察人士说。他敦促她接受这项工作,这是最好的选择。“大家都唯奥巴马是瞻,”他说,“你将空手而归。”

  “你瞧,国务卿要比待在参议院做100人中的一员重要得多。”卡尔·罗孚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这样说,“再者,你看,对任何人来说,竞选过总统后很难重回参议院捡起以前的工作——如果你曾经有过以为自己有更进一步的机会的经历的话就会体会到。”

  “她大幅改善了自己的政治境遇。”约翰·麦凯恩对我说,“我觉得这个职位大幅提升了她的机会面,从有机会成为2016民主党偏好的人选跃升为2016的绝对偏好人选。”

  还有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按多位消息人士的说法,促使希拉里接受这一职务的谈判是“针锋相对的”而非热诚友好的。奥巴马阵营一方派出的是克林顿前助理约翰·波德斯塔。据一位参与者描述,奥巴马阵营提出的要求只有“鸡屎大”,如公开克林顿基金会的捐献者名单。相对于更具心计的克林顿夫妇来说,奥巴马团队的要求简直小到可以忽略不计。作为交换,克林顿夫人的要求全部得到了满足。

  通过与奥巴马总统亲自达成的协议,希拉里得到了与这个大人物每周会面一次的保证,这给了她直接与全世界最有权势的人物面谈的权限。重要的是,她还得到了新当选总统的同意,可以自行挑选自己的下属,这是希拉里与其下属们在最初数月里所坚持的荣耀,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一交易表现为一份达成于2008年12月12日的“谅解备忘录”,签署时间是12月16日,并于两天后公开。这份协议由代表克林顿基金会的布鲁斯·林赛与代表奥巴马团队的瓦莱丽·贾勒特签署,协议承诺“确保基金会可继续在全世界推进其重要慈善活动”,但寻求“确保基金会的活动不会与希拉里国务卿产生冲突,即便该类活动能够产生有利结果”。因此,“一系列程序”——“希拉里·克林顿参议员在奥巴马政府中出任国务卿之际与基金会活动相互融洽的协议”——得到双方采纳。希拉里团队同意“公开其捐献人名单”以确保“克林顿总统不会以个人名义拉款项”或要求捐助。这一切旨在控制克氏公司在希拉里为奥巴马总统服务期间的活动。换言之,只要希拉里得到参议院确认并出任国务卿,克林顿企业就不能阻隔奥巴马政府。克林顿圈子与奥巴马团队都乐于接受这些条款。

  奥巴马与希拉里在2008年达成交易的说法不太可信,因为比尔·克林顿从未停止抨击奥巴马——不论是在媒体上还是私下里,一直到2012年奥巴马竞选连任为止。比如,2011年前,据称比尔·克林顿曾向朋友们讲:“奥巴马根本不懂如何做总统。他不懂世界的运作方式。”2012年,克林顿表扬了米特·罗姆尼,这一举动更加令人惊异。“我觉得他有不错的从商经历。”克林顿在CNN电视台皮尔斯·摩根的节目上讲,而当时奥巴马竞选团队正对罗姆尼在贝因资本工作经历展开抨击,“起床、上班、处理公务这种事没什么好说的,他曾经当过州长并有着无可挑剔的从商经历,他当然有资格。”

  关于希拉里、奥巴马“交易”,一个流传更广、更有说服力的说法的核心在于2012年竞选:在与罗姆尼的竞选中,奥巴马的民调数字岌岌可危,亟需克林顿夫妇的帮助。

  作家艾德·克莱因提到了2012年在查帕瓜进行的一次会议,他的受访者们引用比尔·克林顿的话说:“布什跟我交谈、征求我的意见的次数比奥巴马更多。我跟现任总统没有关系——没有任何关系。奥巴马根本不懂如何做总统。他不懂这个世界的运作方式。他是个不称职的总统。他只是个业余人士!”意识到暴怒的比尔·克林顿将带来麻烦,克莱因辩解称:“首席政治策略师大卫·阿克塞尔罗德说服了总统,称他确实需要比尔·克林顿的个人魅力。于是一个交易就此达成:克林顿在大会上发表提名演说,这一荣誉属于他,届时他将毫无保留地为奥巴马背书。作为回报,奥巴马将为希拉里·克林顿继任自己的职位进行背书。”

  在华盛顿特区郊外的一家酒店里用早餐时,乔·拜登的一位前助理坚持认为:“比尔撮合了这个交易,上《60分钟》接受联合采访是这个交易的结果。”据该民主党策略师的说法,奥巴马需要达成这项交易,为的是掩盖自己在2012年9月11日夜晚的玩忽职守,就是那一晚有四位美国公民在班加西遇袭身亡。比尔始终在寻找机会达成有利于他们夫妇俩的交易,同时为2016年总统竞选理顺各种事项。于是交易就这样达成:比尔将为奥巴马助选,而奥巴马将在晚些时候投桃报李,帮助克林顿夫妇。“这是美国政治史中总统层面上的最大回报。”该顾问说,“这项交易是当着整个国家的面达成的。”

  这位前助理一手拿着土耳其培根讲:“现在在白宫里弄权、翻云覆雨的人是比尔·克林顿。”克林顿不同寻常、甚至古怪的行为佐证了这种说法,他几乎单枪匹马地把不情不愿的民主党人与独立人士拉到了2012年的奥巴马竞选阵营里。

  大选数天前,《纽约时报》在一篇报道中写道:“‘大家可以看到,我已为总统奉献出了自己的嗓子。’克林顿先生说道。周六在弗吉尼亚布里斯托大剧场的深夜秀上,克林顿一边喘着粗气一边介绍奥巴马总统。在夜晚的寒气中,他不断地咳嗽着,拍打着自己的胸膛,一边吐出一些含含糊糊的话语。活动间喝的加蜜红茶及连续服用的止咳水也无济于事。”

  “他们与米歇尔一起用过晚餐,而奥巴马的支持率在持续往下掉。比尔·克林顿挽救了他的危局。”该民主党策略师说。

  与此同时,许多共和党人似乎也认为这其中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有人告诉我,一些人认为,这或许跟2016大选及前第一夫人、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有关。”麦凯恩在谈到比尔·克林顿突然转变心意时评论道。“我怀疑比尔·克林顿在为希拉里·克林顿做人情,以备她在2016有意竞选总统时派上用场。”纽特·金里奇说。

  一位对克林顿知根知底但自2012年起就不再为他工作的前伙伴能够想象出前老板的所作所为。“如果他们达成了交易,我不会感到吃惊。”这位消息人士对我讲,“不过这事不是奥巴马亲自做的。”

  与自己的众多前任不同,奥巴马不是一个精于心计的人,当然跟比尔·克林顿相比更是差着十万八千里。在克林顿主政时期的白宫里,这位总统极为热衷于交际、闲聊以及出谋划策,以至于希拉里为了让客人们回家,必须拉他上楼。相比之下,奥巴马则在这方面惜时如金,一应酬完便上楼回到自己的寓所。“他放任大家自娱自乐,”一位民主党人讲,“而克林顿则喜欢参与其中。”他暗示说,更有可能出现的情况是,由一个跟双方团队都熟悉的人居间达成了某种形式的交易。

  从某些方面看,奥巴马、希拉里交易实属偶发。一个无法争辩的事实是,二人间已明确存在某种形式的联盟,这一联盟始于2012年,每过一年都会得到加固。奥巴马高级助理们或遮掩或公开地陆续加盟2016年希拉里团队,没有其他原因可以解释。在奥巴马圈子里,没有谁敢冒着忤逆自己老板的风险去讨好希拉里。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