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法治为了保护每个人

作者:郑永年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十八届四中全会是给十八大两周年最好的献礼,可以看出新一届领导人准备铺开法治社会建设以及社会制度建设。这两点至关重要,不然中国无法真正崛起,财富和人才还会跑到国外。但任何国家都有两样东西跑不掉:权力和贫穷,如果一个国家只剩下这两点,会多么可怕。

  为此,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及法治意义与以往不同。邓小平20世纪80年代提法“制”,当时“文革”刚结束,中国立法最重要。1997年中共中央在十五大时提出法“治”作为政治发展的目标,可惜没有贯彻。80年代成立的政法委和后来周永康领导的政法委不一样,当时彭真和乔石等人都要建设法制社会。

  在司法领域,司法哲学已经变化。习近平在十八届四中全会上表示,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以前大家理解司法是为了维护党的统治,现在司法是为了保护每个社会成员。

  现在政法委回归原本的职能,在党的领导下推行法治,由总书记直接领导。中国立法的质量还有待提高,立法是法治社会的根本。

  中国的法律和政策没有关系,因为法律缺少细节。相比发达国家,中国的法律只有条条框框,谁都能解释,领导人也能随意解释,法律应该是非常细节的东西。

  而十八届四中全会推出180多项改革条目,包括新提出的巡回法庭等,目的都是切断地方干涉司法。现在地方“一把手”随意干涉司法,因为地方法院完全属于地方。因此要让法院从地方独立出来,至少也要做到减少干涉。这次提到领导人不能随意干预司法,干预后要终身追责,是很大的进步。

  当然,中国的法治不会变成西方模式,毕竟中国有自己的历史背景。中国司法就是中国司法,不完全同于其他任何一个国家,又有共同性,比如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信条在每个社会都一样。落实法治,西方在这个方面做了几十年上百年,中国要实现也绝非易事。

  我认为,法治制度建设以后将是社会建设,中国要避开中等收入陷阱,必须要建立庞大的中产阶级。中国早期改革没有把社会和经济领域分开,简单把经济领域的政策放到社会领域,导致社会领域过度市场化,没有保护好,在医疗、教育和公共住房方面无法为中产阶级提供保障。

  日本和“亚洲四小龙”经济起飞20多年后,中产阶级人口达到75%到80%,中国经济发展比他们还快,但是中产阶级只有20%,原因在于没有社会制度建设。可持续的经济发展需要社会制度建设,社会稳定也需要社会制度建设,和平的民主化需要社会制度建设。中产阶级人口不增长,中国就没有希望。

  总而言之,十八大是中国转变的强劲开端。三年中通过反腐和体制集权为落实各项改革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经济上已经有了十八届三中全会定调,希望最终落实经济领域的市场化。政府更好的作用是法治制度和社会制度的建设,上台以前习近平在《求是》杂志上说过“重在执行”,现在有了规划蓝图,接下来就是重在执行了。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