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绝情华尔街(1)

作者:陈思进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和讯读书
  韩昭阳冒出曼哈顿的布洛德地铁站,走在下城的百老汇大街上。早上八点三十分,正是上班族蜂拥进城的时刻,大街上公共汽车、私家车和黄色计程车争先恐后从他身边“咻咻”疾驰而过。街上男人、女人、黑人、棕色人,间或夹杂着些黄面孔,他们大多一手提着公事包一手拿咖啡,腋下夹一份报纸,匆匆忙忙闪进不同的高楼和商铺。

  昭阳也加紧了步伐,他绕过街角的热狗摊,拐进逦伯蒂街,走了十来步便站定了。在他的斜对面,矗立着一座佛罗伦萨式的宫殿似的建筑。他望着那栋大楼,下意识地紧了紧领带。这是闻名全球的美联储大楼,楼高有十四层,像座堡垒般宏伟庞大,占据了整整一个街区,给人敦实、庄严和信任的感觉。

   毕业四个多月了,昭阳发出过N 份履历,可绝大多数履历都石沉大海了。在急切的等待过程中,但凡信箱里有应聘公司的回信,都会令他心跳加速,就像买了乐透彩票,在对奖前的一秒钟,脑海里固定的画面是自己如何中了大奖。然而他很失望,每每撕开信封,读到的总是礼貌的回绝信。可能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从第四个月起,他等来了猎头的电话,便开始进出曼哈顿,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穿梭。有时他坐在帝国商业银行的主管面前,有时又坐在某个投行的办公室里侃侃而谈。虽然还未拿到聘约,但是他艰难的找工作历程却向前迈进了一步。至少,他是这样认为的。昨天傍晚电话铃响,他以为是猎头来电,兴冲冲地跑去接听,刚说一声“哈罗”,听筒里便传来了抱怨,是好友李伟民:“喂,听我说,这个月我要是还没有interview(面试),老子就决定读博士了,将来只要把文凭扔给移民局,绿卡立刻到手,这叫一箭双雕,你明白吗?”李伟民是他金融系的同学,两人的父亲曾是战友,他俩在纽约大学不期而遇,而李伟民的太太叶琳,跟他又同在电脑系修课,三个人在同一天毕业,不过两夫妻找工作的进展,也依然停留在寄履历的阶段上。听着李伟民的抱怨,昭阳“嗯,啊”地应着,自信心就更足了。电话那一头,李伟民还在喋喋不休:“我们哪有你小子命好,你找不到工作?我呸呸呸。Sorry,你明白我意思,我是说,不管怎样你有一个富爸爸,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回去。我们呢,起码得怀揣一顶博士帽,否则回去干吗呀?”

   “嗳,李伟民,我说过多少遍了?韩元清是有钱,但他是他,我是我。我结婚靠自己,来美国靠自己,拿学位靠自己,找工作也靠自己,我会一直靠自己直到成功。拜托你不要提他行不行啊?”他纳闷,李伟民为什么会觉得他要靠父亲?一想到这点,他很恼火。从小到大,他连起码的父爱都没有过,哪里谈得上依靠?想要成功,就只有靠他自己。其实他对成功的定义很简单:找一份华尔街的工作,积累几年工作经验,成为受尊敬的专业人士。

   他坚信,只要坚持,就一定能成功!他牢记着这样一句话,是美国作家怀特说的,“纽约可以成就一个人,也可以毁掉一个人,这完全取决于每个人的幸运度。”应该说,来纽约闯荡的人都认为自己是幸运的。这里聚集了艺术家、运动员、传道士、学者、商人、金融家……还有就是像他这样永不言败的斗士。今天,他踏进了美联储的大门。这是猎头约翰为他安排的第一个面谈。约翰在猎头这一行已经身经百战。他想起第一次约见约翰时,发现约翰西装笔挺派头十足,举手投足像极了电影明星李察?基尔。他打量着约翰,忽然,教授对他千叮万嘱的话在他耳边萦绕:“眼睛和眼睛接触,是面谈的关键。”于是他看着约翰,只见约翰以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他,寒暄过后突然发问:“你这套西装什么牌子?”听约翰这么一问,他诧异极了!在美国生活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人这样问过他。他低头扫了一眼身上的西装,这是新年时为了找工作,他花费一百五十美元买下的,这钱足够他和妻子袁婕一个月的伙食费,虽然不是什么名牌西装,但也是意大利制造的呢! “不是全羊毛的吧?!”约翰盯着西装,又问。他也吃不准到底是不是,便选择缄默。“你这皮鞋也不行;袜子太短了;领带的花式又不够正规。”约翰以猎头的眼光审视着他,“你这身打扮,怎么能去华尔街?今天就这样了,等你买齐像样的行头,再来找我。”

   他耷拉着脑袋回到家,把扫兴的遭遇告诉了袁婕:“这个猎头简直狗眼看人低,对我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你没见他数落我的样子,当时,我恨不得找个地洞钻下去。看来前一阶段找工没有进展,一部分原因出在了服装上。”

   西装静静地平躺在床上,袁婕坐在床沿,她一面抚摸着西装,一面感叹地说:“别看老美平常T 恤牛仔随便穿,一到正式场合,个个的都不含糊。你别说,我们还得谢谢约翰呢,要不是他,还不知道问题出在哪呢。”第二天,他和袁婕直奔Bloomindales 高级百货公司。他们来到男装部,望着架子上一排排齐溜溜的西服,有的品牌名字他们听说过,有的牌子他们就不知道了。一个白人推销员盯了他俩一眼,袁婕避开那人的眼睛,拉着昭阳走到另一边,从衣架上拿了两套西服递给他。他抬眼一看,是HugoBoss,再翻开衣袖偷眼一瞧价格标签,被上面的数字吓了一大跳,$1200(美元),这以后的日子不过了?便准备挂回去。袁婕拦住他,示意他试试。“你疯了?要一千两百块,加了税一千三,我们总共也只有两千五百块。”他小声嘀咕道。“我们存钱干什么?不就是应急的吗?钱花在刀口上,值!找到工作,钱不就来了?喏,这套不错,黑色的,派头大,什么颜色都能跟它配。”等他穿上西装站在镜子前,感觉大不一样了。这时再一看,他的衬衫、领带、袜子、皮鞋,对比之下全成了丑八怪,根本无法入眼。他和袁婕相视一笑。袁婕一咬牙:“全换!”随即从裤袋里掏出一摞绿票子,递给昭阳说:“给,这儿还有两百块。”他盯着袁婕吃惊地问道:“这钱哪儿来的?”“我攒的。唔,准确地说,是我从菜金里抠出来的。”袁婕得意地望着他,大眼睛笑成了一条缝。他假装生气说:“你贪污公款啊?”袁婕扮起了鬼脸:“你号称自己是理财专家,钱都你管着,我藏点私房钱怎么啦?”说着,顺手拿了几条领带,把他推到镜子前。他们一气配了全套的Hugo Boss,从衬衫领带,到袜子皮鞋,总共花费近两千。当他再次站在镜子前,跟换了个人似的,绝不比007 差!袁婕像欣赏艺术品那样端详着他,从头到脚,她禁不住走上前,一面摆弄着他的领带,一面啧啧叹道:“都说‘人要衣装,佛要金装’,这话一点不假。”他却拉长了脸:“这花出去的钱也不假,全是真金白银。”他急不可待地去见约翰,他发现,对方的眼睛释放出惊异的光彩!很显然,约翰看到了商机:“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哇!看上去‘酷毙了’!这就对了!这样去找工作就没问题了。”于是他才有机会踏进美联储大楼,坐在了主管的面前。在偌大的办公室里,昭阳与主管相谈甚欢,主管当场约他来第二轮面谈。很显然,这是一个信号,他给主管留下了好印象。昭阳微笑着离开美联储大楼,心情愉悦了,回家的步子也跟着轻快起来。然而就在要第二次去美联储的前一晚,面谈突然被取消。约翰来电告知昭阳说:“韩,很遗憾,你没有绿卡,美联储不担保办身份。不过别担心,我们还有机会。加油!”“OK !”搁下听筒,他沉默不语。袁婕坐在小桌子旁,在纸上背着英语单词。她一看昭阳的表情就猜到了结果,便默默低下头,翻开《托福600 分单字》。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