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绝情华尔街(3)

作者:陈思进   出版社:北京时代华文书局  和讯读书
  九月初的杭州,正午时分太阳依然热辣辣的,相对于早晚的上下班高峰,路上的行人要少很多。只见金岸酒家的大门前,一辆奥迪徐徐驶入停车道,车停稳后,韩元清的司机小李赶紧下车,为他打开车门。韩元清是百远集团的董事长,旗下拥有百远饮料公司和百远房地产开发公司,资产过亿。在别人眼里,韩元清似乎风光无限,来往不乏政商界名人,代步有车,出外美女围绕其左右。而事实呢,快速扩张和资金匮乏,逼迫着他没有一天安生的日子。最近他承建的鸿盛大厦,因为资金吃紧就要面临停工了,这件事困扰得他是茶不思、饭不想,简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当然他在政界有许多朋友,他们也帮了他不少忙,但帮忙的前提是不给双方带来风险,只有这样人情才可以细水长流。但是解决鸿盛的事情相当棘手,非主管这一块的人根本就插不了手,他手里该出的牌都几近用完了,可问题还是没有解决。韩元清不疾不徐地迈出车外,他习惯性拉了拉中山装的下摆,然后朝大门内走去。在金岸酒家的一间包房里,有一位神秘的女郎在等他。据儿子晓阳说,这个女人人脉很广,能量通天。她有自己的公司,通常只用电话遥控公司的重大事项,平时为人非常低调,只活动在极其封闭的小圈子里,晓阳也没有见过她。对于儿子的话,韩元清是半信半疑的。说穿了,他只相信自己。也就因为事到如今,公司资金严重短缺,百远走到了死棋的边缘,他才冒险试一试。万一谈成交易,盘活了公司这盘棋,就能摆脱困境杀出重围。在前台小姐的引领下,韩元清走进了“玫瑰阁”。房间内肉桂色的墙布上,玫瑰碎花图案把房间点缀得满屋子缤纷,窗台边、餐桌上和茶几旁的水晶瓶里,玫瑰花盛开着,果真是玫瑰满园。

  韩元清的目光扫向了神秘女郎,她看上去三十多岁,瓜子脸,眼眉细长,穿一袭湖蓝色无袖连衣裙,头发刚好盖过脖子,很妩媚,很动人。本能地,他伸手向她。且见神秘女郎的手,在韩元清的掌上蜻蜓点水碰了一下,随后娇媚地笑道:“久仰大名啊,韩先生,来吧,请随便坐。”韩元清表面上热情地说道:“女士优先,王总您请坐。”在心里,他却告诫自己:“这女人看上去娇媚可亲,可眼神不听话泄露了秘密,她世故、圆滑,骨子里的野心不可小觑。哼哼,谎话可以骗人,眼睛是骗不了人的。”“请别客气,叫我王蓉好了。”“好吧,这是我的名片。”“谢谢,”王蓉接过名片笑道,“韩先生,鸿盛大厦的事,我妹夫剑飞都跟我说了,我能帮什么忙呢?您是想融资,还是……”“是啊,剑飞和晓阳既是大学同学,又是好朋友,当着明人,我就不说暗话了。据我所知,杭州国际商务中心是本市的重点工程,选址定在了轻工业局的地块上,市政府现在正找房源,要给轻工业局挪地方。我手上不是有鸿盛嘛,正好让出来给市政府。你看这事……”“哦,拿鸿盛大厦当置换房。”王蓉说着,手指轻敲沙发扶手,然后抬眼对韩元清说:“这好办,韩先生打算用什么价位出让鸿盛?”“一口价,两亿。”王蓉看着韩元清,没有言语。沉寂了片刻。王蓉突然说道:“啊哟,我为韩先生叫的茶怎么还没上?真不好意思。我敢打赌,待会儿端上的茶,一定合韩先生的口味。”韩元清一听,立刻接口道:“不用客气,客随主便,客随主便。但是说到打赌,我倒想跟王总赌一把,我愿赌服输。”“跟我打赌?我很好奇,韩先生想赌什么呢?”“这样,我们赌王总的茶。如果上来的茶合我口味,”韩元清从上装口袋掏出一只小红盒子,搁在了茶几上,“这个盒子归王总。如果王总的喜好我猜错了,我指的是茶,我办一桌酒席请王总。”这是他此行的目的。按他的赌法,无论怎么玩,她都是赢家。王蓉心领神会了。她怎么想的,她想要什么,统统被韩元清给看透了。她在庆幸之余,亦有些许尴尬。但话又说回来了,她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不用点破,就知道该怎么做,嘴角便浮上一丝满意的笑:“有意思,请问韩先生,我们怎么玩呢?”“很简单,只要拿出纸和笔,分别写上我们的喜好,等茶来了,喝一口就知道了。”“韩先生,茶叶的品种太多了,为了公平,只要能分辨红茶绿茶就行了。”

  王蓉说完,斜睨了韩元清一眼。“没问题。”韩元清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恨恨地骂开了,“哼,做了婊子还想立牌坊,她敢接我设下的局,说明的确通天,看来只有破财消灾了。”茶来了。当韩元清打开茶盖,浅尝了一口茶之后,他发现,他喝的既非红茶,亦非绿茶,而是上好的云南普洱茶,还带着点蜂蜜的甜味,是一般普洱茶所不及的,不免犯起了狐疑:“难道她不想坐享战利品?还是在试探我的诚意?不管怎样,人在江湖,该讲鬼话的时候就得把人话给咽下去。”韩元清正想着,耳边传来王蓉的声音:“韩先生,这茶的味道如何啊?吃出什么味儿了吗?”“唔,没得说,是好茶,合我的口味。至于这是什么茶,”他故意瞅她一眼,见她的眼神略显黯淡,便笃定地笑说,“这还用说么,看茶色,当然是红茶了。”“韩先生,你太有意思了,”王蓉说完,竟像少女般“咯咯咯”笑了起来,声音清脆而响亮,“您放心,您这个忙,我帮定了。”“我绝对相信王总的能量,王总就不想打开盒子,看看里头是什么?”韩元清笑问道。王蓉拿起盒子,心里扑腾着种种猜测。里头装着胸针、耳环,还是钻戒、金表?她打开盒盖,结果令她大吃一惊,一把钥匙躺在盒子中间。她疑惑地看着韩元清。“噢——,像王总这样的奇才,礼物也当有别他人。这是别克的车钥匙,你的战利品,请王总笑纳。”“韩先生,都是自己人,何必多礼啊?称呼我王蓉就行了。”王蓉说完收起礼盒,又是一串“咯咯咯”的笑声。

  走出金岸酒家,韩元清感到一股热浪迎面扑来,他舒了一口气。转让鸿盛非常棘手,王蓉却一口应承了下来,他该庆幸啊,可心底反而更加不快了。一辆别克,四十来万,转瞬间就不见了。而且他很清楚,这只是刚开了个头,事成之后还有一大笔人情债要还,到时王蓉的靠山就将露面了,他倒想见识一下这位神人。车子在韩元清的边上停下,他吩咐道:“小李,我们回公司。”车上了高速,朝百远饮料厂开去。

  韩元清感觉有些累,便闭目沉思。假如鸿盛置换成功,不但公司的损失降到了最低,套回来的两亿资金,可以购买一条无菌冷灌装生产线,这笔钱是不能省的;但是新近拍到的那块地,三千万的土地款期限已近,还要支付三千万,那块地皮才可以开发;幸亏百灵小区快竣工了,销出去可以回笼部分售楼款。现在手头上就只有两千万现金了,因此鸿盛必须立刻停工,这样一来工人的遣散费是一笔开销,再加上工程款、违约罚金,还有合佳乐果汁的广告费……韩元清把账目在心里大致过了一遍,眉头拧成了川字型。钱钱钱!自从投入商界以来,他总是处在缺乏资金的状态中。早年香港一家公司看中他的合佳乐果汁,曾经跟他洽谈过合资的可能性,被他断然回绝了。百远饮料是实业,把百远做大做强形成一条产业链,是他多年来的追求,怎么可以“卖身求荣”呢?万一“嫁”错了“郎”,岂不延误终生?他也不愿意百远上市,今后被人当做枪靶子恶意收购,最后失去控股权。但是,饮料行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而技术优势向来是百远横扫对手的杀手锏,当然啦,广告滥炸也不可小觑。这些全是烧钱的事情。当鸿盛和百远饮料只可取其一时,他选择断臂求生,舍弃鸿盛,来保全百远饮料。想到此,韩元清睁开双眼。小李从后视镜里见了,笑道:“韩总,马上就到了。”“哦。不急,慢慢开,安全第一。”

  其实有几件大事,他急着要交代晓阳去办理。他拿起手机,关照儿子在办公室等他。车子到达百远厂门口时,只见晓阳和他的秘书小葛在那儿张望。见到奥迪后,晓阳连忙跑上前,打开车门连声问道:“爸,谈得怎么样?有苗头吗?”“你急什么?叫你等在里面,这么沉不住气?”韩元清瞥了儿子一眼,便顾自朝前走。晓阳给小葛使了个眼色,跟在韩元清的身后,小葛立刻闪到一边走开了。韩元清前脚刚踏进办公室,便突然转身,盯着高出一头的儿子吩咐道:“鸿盛置换有点眉目,那个摊子我来管。有几件事你去办,首先把百灵小区的销售抓起来,做好售楼广告。贷款要抓紧办,替我约一下苏秦的父亲。”“爸,最近苏秦的爸爸没有空,要去美国考察,等他回来,我们两家聚一聚,到时候再谈。”“嗯。也好,你安排吧。鸿盛有一大摊的事要处理,引进无菌冷灌装生产线,就只有交给陈工了。这么大的项目,他一个人去德国,我有点不放心,起码要带个翻译。”晓阳看着父亲的脸色,试探道:“咳,要是我哥在就好了,他英语法语都很好。留学三年哥也该毕业了,你叫哥回来吧。”

  “干好你的分内事,不该管的少管。现在头等大事是回笼资金,你给我盯紧点。”“知道了。”“那你还傻站着?”晓阳见父亲一脸严肃,想说什么又没有说,便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望着儿子离去的背影,韩元清想起三年前,也是在这间办公室里,他也送走过儿子的背影,那是昭阳生气摔门离去。那天昭阳来找他,说要去美国留学:“美国科技高度发达,计算机信息技术领先世界,我要去美国,我——”未等儿子说完,他便大声呵斥道:“去美国?不准去!”“为什么?”“你必须跟我驰骋商场,为韩家光宗耀祖。”“人各有志,我不喜欢做生意。”昭阳坚定地说。“你不喜欢做生意?难道我喜欢吗?告诉你,韩家从你爷爷的爷爷起就是开厂的。你姓韩,是男人,责无旁贷。哼,出洋留学?像你外公做假洋鬼子?”昭阳愤愤不平回应道:“假洋鬼子?你凭什么这么说?外公当年写诗办杂志,号召大家抗日救国。他是爱国的,不是什么假洋鬼子。”听儿子这样说,他一愣,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便使出了杀手锏:“我不强迫你。但你听好了,我不会掏钱给你的,我不能白养你。”

  大概是这话说过了头,儿子被刺激得攥紧拳头,一下子说不出话,继而大发雷霆:“白养我?你养我?我长到二十岁,你养过我一天吗?你是付出了心血、付出了金钱,还是付出了感情?你口口声声大男人大男人,你生了我,却不养我,你算男人吗?收起你的臭钱!离开你,我会活得更好!”说完便摔门离去。他这个气啊,冲着儿子的背影咆哮道:“滚吧,滚,我还没老!少了你,家族事业也毁不了,离经叛道的家伙。”结果,这个离经叛道的孽子没有要他一分钱,竟然连一句“再见”都不说,就走出国门了。想到此,韩元清拨通北京的长途,欲向老战友李国强打探儿子的近况。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