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自序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1

  2015年,多事之秋,但我仍然适度保持自己的节奏,从生活中跳脱出来,一个人待一会儿,做点什么。

  苏州,探花府的园子,一个人的下午茶。昔日的探花府,亭台水榭,几进院落,翠竹繁花,空气中的寂静。隔壁是一所园林小学,书声琅琅,选了一处水榭花丛边的位置坐下,静静饮普洱,为了配合园林里的下午茶,手机里特地存了盛小云的苏州评弹,一声声唱过来,安心地沉沦……慢慢饮,慢慢听,慢慢翻书,翻看到一段关于江南的人和庭院的描写:“刘先生家里响亮肃静,他吃饭独自在这前院厢房里吃,精致的四碟,必有酒,一厄为度,惟女儿捧茶递巾侍候。刘先生用的东西都精致,是没有暴殄,一盒印泥十五年如新。他借给我一部书,唐朝慈恩大师的,又送我字画,亲自用一张报纸来包,亦定包得周正。他放一样东西,都有定位,好像乾坤定位,物物在着那里,就是个意思无限。”一段文字细细读下来,忍不住在园子里发了一个悠长

  的呆。

  2

  清晨,大雨如注。去看周末早场电影。喜欢早间场,因为几乎成了专场。坐最后一排,一个人的影院,很有戏剧性,像为自己搭的一个华丽舞台。听到风吹麦浪的声音,窸窸窣窣,很奇妙的感觉。人生常常需要这样的跳出,在另一个空间待一会儿。

  3

  长假时,我未外出。而武汉也变成了一座空城,很多人都外出了。正好去汉口老街步行,看看老房子。街上没什么人,一家泡萝卜店开了几十年,家中几代人在做,老泡菜坛子里的泡水经年沉淀,变得越来越清亮,从未腐坏过,渍出的萝卜和豆角、腌菜清清爽爽,别有一番滋味。拎一小袋,边走边吃,好像孩童,有由内而外的满足感。步行几小时,穿完整条胜利街,走完无数岔道,不停地“迷路”,一元路、二曜路、三阳路、四唯路、五福路、六合路、黎黄陂路……累了,就在老街街边喝杯咖啡,坐坐定,树影婆娑,二楼还晒着汉口老街坊的衣服,又是另一种

  奇妙。

  4

  婺源晓起村的夜,民宿的小阳台正对溪边,再远处是山影空濛,湿雨细细,桂子淡淡香。我枕着流水入眠,睡不着,披衣起身,在阳台上看一部影片《冬之心》,怀旧的法国老片。中国的乡村,法国巴黎,奇妙交汇,潺潺溪流,顺势而下,感观几重奏,老手工提琴,凝涩的提琴声,滑落到心底,宛如初恋。

  5

  一个月光淡淡的夜晚,下楼散步,前面两个老太太在讲一个人生故事,很有意思,因为不涉及隐私,遂可以跟在后面慢慢走,边听边散步,人生长卷,收放自如,唏嘘慨叹,微风吹过,月光一路。暮春三月,尽兴而归。承转起合之间,转入平淡家常。

  6

  台湾女人楼中私房菜馆,没有阳台,她在窗台上种植了各种植物和花儿,她每天对花儿说:你们很可爱,快些长吧。她还说,朋友的花儿养不活了,送她这儿,都长好了。无秘方,有耐心有静气而已。对着一帘绿意慢慢吃清淡小菜,薄阴天气,风很轻。这个下午,空间开阔,山高水长。

六叠是指空间很小的房子,借喻一下。

  有人问我,最喜欢自己的哪一点,我想了想说,独处的能力。

  种种清美,不一而足。那是可以摇曳的时光,平淡生活的一丝微光。一位兰心蕙质的朋友,这样描述高山老街古道:“此地产优质大米,多小酒铺和味噌铺,自家酿造的作品,深雪的午后,一间一间酒铺慢饮过去……”这样的时刻,想想总是令人神往。生活纵有千般不如意,还有静美,那就值得感恩吧。

  此时此刻,收音机里流淌的是一首宁静的曲调,黑糖般醇厚,窗外微微雨。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