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薄游记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因为怕人多,十一长假基本是待着不动。

一天,家人各自有事,乐得一个人。做完清洁,换身黑色麻纱衣裳,配一条暗绿色丝巾,慢慢步行去看《黄金时代》。上午场,人少。对于一个爱电影的人来说,看一部向往已久的片子基本就像是一次约会。电影开场前,看《黄金时代》的黑白版海报。海报拍得挺怀旧,铁道边、医院长廊,漫天飞雪的北方小路……很有感觉,特别是骆宾基低头的那张。现在,很少看到这么精致的海报了。这部片子里我期待的元素很多,因为许鞍华、汤唯,还有萧红……许鞍华的《半生缘》、《客途秋恨》都是非常好看的片子。萧是黑龙江人,大量北方冰天雪地的取景,让我这个南方人产生了很奇妙的感觉。什么时候去北方看看,除了去过大连,而大连其实已很不北方,那些真正有北方纯正意味的地方我从未到过,那是我完全不熟悉的所在。对这部电影我不想过多评说,其实想说的是它并没打算去讨好很多人,怎么样都有难得的一面。电影本该有各种形态和人群。喜欢或不喜欢,都很正常。电影散场,步行回家时,去喝杯咖啡,吃一方芝士,作为三个小时电影的一个注脚。

一天,黄昏,打开收音机音乐台,好听的歌,陈奕迅的《好久不见》。外面刮很大的风,黄昏的光线,泡一杯茶,看一册小闲书,记点小笔记,风吹纸笺。关于小闲书,真的可以另辟一章。它说不上什么意义和高深,或者多高文学价值,但就是好看,有诚意。诚意很重要。同样的题材,有些人写就好看,有些人写就不好看。比如《浮生悠悠》和《荷兰牧歌》,丘彦明的两册小闲书,我很喜欢,重读两次,每次都觉得心思安静,有滋有味。这类题材其实不少,但意境完全是天上地下,闲不是闲本身,而是一种意境和情怀。《宫女谈往录》,这是一对老夫妻根据曾经在慈禧身边待过的一个小宫女的谈话记录成的一本书,同样很有趣,很有诚意。我不太看这类题材,但此书很有意思,它没有猎奇,只是一种呈现,一个小人物的视角,很小,很不一样。《繁花》,金宇澄著,我曾向写小说的朋友推荐过这本。他的语言真是活,难得的鲜活,上海方言,活色生香,民间的珍珠散落一地,如早春的青草般新鲜泼辣,语言像活的水,水是可以流淌的。太过技术的东西其实不好看。胡兰成的文字好看,一个很大的原因就是语言活。《画堂香事》,孟晖写古代女人香料的一本书,关于女人味的另一种诠释,小闲书就是如此地鲜活,如熏笼熏衣般余味袅袅吧。《灿烂千阳》,写阿富汗女人的一种生活,如果拍成电影会非常好看。这个世间,一定会有一种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存在,但它是存在的,生活永远比你所见所闻复杂和生动。这也是闲书。这个作者是医生,并非职业作家,这样的作家还有渡边淳一,他的书虽然很多人有异议,但其实写得挺好看,渡边淳一也是医生。医生大概更了解人性,可能更能真实呈现一些残酷和本真。《灿烂千阳》的作者后来又写了一本书,但已远不如他的前两本(还有一本是《追风筝的人》)好看了,因为技术的意味明显了,就不好看了……小闲书,不要那么一本正经就

  好了。

一天,清晨,去武大环山路步行。清晨的空气和鸟鸣,遮天蔽日的树,三三两两晨跑或散步的人。我常常很羡慕住在校园里的人,生活的空间很大。随时随地可以散步,对于我这样喜欢步行的人,真是风景无处不在。我是个有校园情结的人,但很遗憾,我没有机会住在校园里。

一天,午后,去胭脂路布料市场,淘得一条灰紫色丝巾,淘得一段丝薄暗红羊绒面料,虽没到季节,但实在是因为很少碰到这么正的暗红,做披肩或是外套都可,先放着吧。

一天,夜晚,放一段“书房音乐”,写些随意的文字,温柔的灯光,秋天的桂花香,十月宁静的夜。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