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清冷之美,京都碎步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对于一个国家或地方,应该是多角度地看待。而这里,我仅仅只想谈到传统和文化。从京都回来很久,我都不愿提及。那是个适合独自慢慢回味的地方。在日本,我做的两件事就是长时间散步和面对庭院坐着喝点什么。亦静亦动。妥帖安适。

之一吉野:静的旁边还是静

  吉野,奈良附近的一个山间小城,小得只有一条蜿蜒的小街穿梭在群山间。小火车可以来这里。这里漫山遍野都是樱花树,可以想象樱花开的时候那种铺天盖地的美。现在是七月,只能看到满山的绿,也挺好。安安静静的,小铺子到黄昏已全部关门,小城开始沉睡。到达小城的时候是黄昏。洗浴、吃饭后再外出,已是夜幕降临。街面上只有放烟火的人。友好的陌生人送我了小枝烟火,轻轻燃放,山风轻扬。在日本山间小城的夜色中散步,虫鸣阵阵。

  第二天,我特地起了一大早。四点来钟,天已大亮,对于爱早起的人,已经可以出门了。一条小街,几乎看不到人,这是完全属于我的世界了。可以慢慢走,看小铺子的门脸和暖帘。日式小铺子,每一家的店面都是风景,每家的暖帘都是风景。风铃摇摆,打破了清晨的静寂,静的旁边还是静。走走停停,小店门口都有长椅,可以随时坐下来。无意中看风铃吊坠上的字,半猜半认,很有意思,想起了曾看过的一句风铃上的话语:“她,是不是一个住在风铃里的女人?”风铃吊坠以简洁的字句居多:日长或是凉夏、夕颜……薄麻暖帘随风飘,胭脂红、靛蓝、月白、绛紫、浅绿,用毛笔轻描淡写几划,像一声掀起的问候暗语。窄窄的街路一尘不染,偶尔行过的车子,悄然无声。吉野山的清晨,除了鸟鸣和风铃声,几乎没有其他的声响。

  太阳从山峦边慢慢升起来,小城开始苏醒。隔几步,就有几个类似寺庙的小神社,非常清幽,有小小的庭院和回廊,内室铺就榻榻米。木格窗门、丝绣屏风、音乐,随处就是一幅画样的风景,并且,经常空无一人。清晨在寺庙庭院的木板回廊上坐下,发个呆,多么惬意。我静静面向庭院坐着,享受着这种静寂,耳边是蝉鸣和水流声,山风吹来,禅意和宁静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细细体会。想起某人说的一幅画面,她到岚山天龙寺的榻榻米上睡了个悠长午觉,身心恢复活力,意犹未尽的,倒真是有趣。日式的寺院只是融入了风景和生活中,是可以随意走进去发个呆,想点心事或稍事休息的地方,它小而美,只是信仰的一个延伸,或者与信仰无关,不显得那么郑重其事。某些时候,能静下来,能感受自然万物,就更接近神性了,信仰不是信仰本身,更多的只是日常生活的点滴。

  到9点来钟,我已经在小镇散步了三个多小时,小铺子慢慢开门了,可以喝上一杯了。第一家进入的料亭,看中的就是面山的阳台和小庭院。不是用餐的时间,但可以喝咖啡或茶。老板是位老太太,笑得可亲。虽然语言不通,可是自说自话,很奇怪地都会明白,心意相通。老太太为了让我的视线更好,把面山的落地门全部推开,风景很宽阔地涌入眼帘。她拉着我,指向远山,然后不停地用日文说着什么,我算是聪明,明白了她大概是说春天时,这里全部是樱花,铺天盖地的樱花,她眼里的那种喜悦像是看到花开,我也连连点头回应她。想起一句话:人在阅读,马在跑,花在开,都是最美的姿态。

  片刻,老太太端来了做好的咖啡,又是鞠躬又是示意,然后就不打扰我了。这是一杯山谷里的咖啡,无遮拦的山景和老太太精致的山间阳台。暑热天气,因为通透,感受不到热浪袭人。中途去了卫生间,卫生间在阳台一端,实在是迷你,但用着日式香熏,铺着细软洁净的地垫,需换上精致拖鞋,加上感应的马桶,干净得几乎不像是卫生间,倒像是闺阁。精致从来与大小无关。

  喝完咖啡后我出门,老太太又是鞠躬又是目送。走很远了,发现她还在门前,我一回头她又鞠躬,最后我不敢回头了……在日本,我喝咖啡并非为了咖啡本身,更多是为了满目的美景和向美温润的心,体会到一杯咖啡以外的很多附加值。我回来翻看偶然留下的一张照片,老太太笑得可真好看啊。

  初音是我在吉野山最喜欢的一家店,来来回回几趟,被它家的店面和名字所吸引,很清静,一如它的店名初音。我只是想进去喝杯咖啡。老板娘是典型的日式中年妇人,看上去非常舒适静美,有点像《母亲河》里咖啡馆里的女人,笑起来一对浅浅的酒窝。日本女人是典型的女人模样,藏在家里做女人,以微笑示人。喜欢它家的吧台,黑漆木头。一扇面向山谷的窗,门口的白色暖帘随风轻扬。老板娘见我欢喜,就简单用英文与我交流,并拿出吉野山四季的图片给我看,樱花、绿色、红叶、冬雪,每一季初音的模样。我想象着能在某个红叶季来她家吃一顿料理,满山的红叶环绕周围。山谷里的初音,那的确是最初的模样。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