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把钱花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舒国治曾说过这么一句话:有些人是不花钱的。这个不花钱不是指的他们不买东西,他们只是把钱花在看得见的奢侈品或他们认为有用的东西上,而对于旅行买车票,住旅馆,吃自己喜欢的美食这些别人看不见的体验,是不会花钱的。有些女人享受,钱只知道花在衣服和化妆品上,而有些女人,却宁可将钱花在最切身的体验上,花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自己偷着乐就行了。

  著名的美食旅行家叶怡兰的一些观点我相当欣赏。她说,我宁愿一整年不买一支口红一双鞋,一切就只为了旅行时少点迁就,能够尽情选择梦寐以求的旅馆,用京都的清水烧杯子喝香港买来的陈年大红袍,用哥本哈根古董铺的滤勺去茶渣,在产自澳洲的手绘餐盘上吃甜点……午后,和猫咪窝在土耳其织毯上,这真的很幸福。

  怡兰热爱旅行,并狂爱住旅馆。有人会说,到外地旅行,在住上花钱不值得,怡兰却觉得住旅馆是她最享受的事。

  她经常选择在不同的季节去日本。春天,怡兰和先生开始了京都伊豆乡间的温泉之旅,只因为喜欢日本作家川端康成曾长时间写作的山间小城,《伊豆的舞女》这部小说就是以此为背景。怡兰特地选择入住已有118年历史的木造馆,价格自然不菲,为的是好好体验那种古老的氛围,旅馆木头柱和家具暗藏着古旧的光泽。窗外庭院小径上的青苔,古雅氛围,盘坐在榻榻米上,享用煎茶,露天温泉四围以篱笆作为屏障,川流,青山,一树樱花,像一缕轻烟,闭上眼……泡完温泉,穿上浴衣,在房内吃有名的怀石料理。温泉带来的好胃口加上温热的清酒,人真的慢慢醉了,“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一早起来,再去享受清晨的露天温泉,薄雾、凉露、鸟鸣,一切都是宁静的,世界好像都停滞了,只有皮肤上的温润淡香。她的旅行会奔一个旅馆而去。

  旅行,其实是一次感官上的体验,怡兰很懂其中的奥妙和乐趣,好好地享受着自己的每一次旅馆计划,而不仅仅看所谓的景点。

  因为喜欢温泉,第二年的冬天,她和先生又计划着一次雪天温泉之旅,选择的旅馆完全是江户时代的茅草屋顶木房,铜炭炉,粗粗草编席,烛光映衬下,古董钟声声悠。一阵风,大雪哗哗而下,才一会儿,整个世界唰地花白了,此情此景,让一直居于台湾,已二十年不曾看到雪的怡兰和先生,激动得手拉着手,久久不能言语。最妙的是,纷飞的大雪中,一跃进入热泉中,那种冰与火两重天的体验,鼻尖上细碎的雪花和身体的温热,震撼太强烈了。

  怡兰记得早餐时分旅馆的那一碗白粥,上好的当地米煮出来黏稠,撒一点盐,配上一颗咸腌梅,窗外的雪,素心人对素心事,人生的快意不过如此吧。

  对她来说,一件昂贵的皮草是穿给别人看的,而一家可心的住地是留给自己享用的。

   除了旅馆,美食也是怡兰的另一处花销。

  一直向往野趣美食的怡兰,某年专程和先生去巴厘岛的AMANRESORTS旗下的度假屋,专心享受了一次梯田野餐。那天中午,怡兰就在巴厘岛清幽的深山谷间,层层苍翠的梯田景致下,细心找了一个阴凉处,在草坪上摊开了竹席,野餐篮,意大利醋汁的罗拉,青葱培根,食物很田园,放入大小白瓷盘中,这种奢华和简朴的完美结合,对于怡兰来说又是一次感官上的冲击。

  怡兰喜欢做梅子泡饭,白米饭,上面撒上柴鱼粉、白芝麻、海苔丝、盐,摆上一颗日本梅子,淋上适量日本煎茶,不用洗切,不用炉,不到一分钟就完成。在最累的时候来一碟简单的东西,一切都缓下来了。这样的时刻像是一个仪式,舌尖上的初恋。

  怡兰家有一个大大的开放式厨房,厨房的柜台占一整面墙,摆放各式茶杯,美好的东西不用珍藏,每一天都要用到。早上8点半,她随手打开音响,古典音乐流泻出来,根据心情选一只茶杯,古青瓷或是印花素杯,用来自巴厘岛的草编托盘,端到书桌上,她的奶茶时光开始拉开序幕。有时候,她还效法日剧《美味关系》里的女主人公,一手持茶壶,一手持奶壶,双管齐下将牛奶和热茶一起冲入杯中,霎时扬起的氤氲烟气与奶香茶香,像一场华丽的宴席序曲。对她来说,每天都是一场心的旅行。

  一个女人,如果懂得把钱花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一念之外,你会获得一种极致的体验、物质中的自由。这样的女人不会纠结于脸上的那点事,她的眼睛永远不会老去。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