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单人项目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我大概生性不太合群,所以最喜欢的都是“单人项目”,一个人可以完成。比如阅读,比如散步,比如喝咖啡,比如看电影,比如独自旅行。不喜的也是很多人的场合,很多人的饭局,很多人的聚会聊天,很多人的旅行。有一次很偶然地跟几个人一起出门旅行,但是回来后,我反复回味的只是我一个人经历的时时刻刻,对走过的路、看过的风景,专注而自然,而跟众人一起吃饭、去的地方全都模糊不清,真是奇怪的事。从那一刻,我明白了,很多东西其实无需分享,感受是很私人的事。

  任何事,自然的状态总是最美的。生活中,可以找到自然而美的状态。蔡澜说过这样的话:曾经上电视节目前,别人让他化妆上镜,说肤色会好看,他说涂得厚厚的,看上去很可怕,像蜡像,只要喝一点点酒,脸色微红,就很自然了。这话极好,自然才最好看。

  对于酒,我有无数的念想。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是听到别人转述的:“那年冬天,寄居在青岛的一个老房子,面海,冬天下雪,极冷。而那时,主人重感冒。遇几个老友不速而来,自备酒和小菜。友人用生姜煮红酒,窗外是细雪,很静。再远处,是雪天的海,呼呼的风。那顿酒越喝越暖,感冒不治而愈。”我按我理解的场景写下来。

  没有酒,哪来的氛围?某个冬天,我买来特百惠的自酿红酒,自己发明用单柄锅,放桂圆煮少量红酒,喝下去,暖暖的。冬夜里,好像总是多了点什么。同样的东西,总是有那么一点点出其不意。某个有趣的人喝点小酒,喜欢捞出一小块腐乳,在上面撒上细糖,滴几滴麻油,切入姜丝,再淋点米醋,腐乳佐小酒,喝到地老天荒吧。用简单创造一种传奇,对这种简单,我是百分之百地心悦诚服。这才是生活的天赋。

  也有个关于成人零食的片段深得我心:一个秋天的月夜,拎出冰箱里的绍兴糟鸡,倒上一盎酒,慢慢地啃,慢慢地喝。月华如水,水如天,想起什么人都是可以的。关于酒,我很喜欢胡兰成描述的一个场景:“我父亲不沾酒,知母亲做女儿时会饮,有时下午见母亲做完事情,他去桥头店里沽半斤酒,买两个松花皮蛋,几块豆腐,装两个盘头下酒,在厅里请母亲,他自己斟半杯相陪,母亲亦端坐受父亲的斟酒,是时母亲已五十一,父亲五十了,却依然好像是年轻女子年轻郎,才订了婚男女相见,有欢喜与安详,我方十岁,闯了进去,依傍在母亲膝下,母亲折半块豆腐干给我,脸上微微笑,待我亦像小宾客,我得了豆腐干随又自去大路上玩了。”

  小酒是有意念的,时空相隔,与地老天荒天长地久相关联,有些意念总会留下来。为什么生活中总是少有人把酒喝得有美感呢?一个人被隐藏的妖气,常常喝点小酒就会显露出来。长得一本正经的人,几口小酒喝下去,眼角眉梢有了红润,神情便妩媚起来了,小酒真的是女人最好的化妆品。忘记是哪部电影里的主人公说:不要与成功戒烟戒酒的人交朋友。话虽偏激了点,还真是在理儿。小酒怡情,戒了干吗?会饮酒的人酒会变成“愉悦分子”,对健康有利。叶怡兰曾被人问到:“为什么你吃东西没有禁忌,还能那么苗条?”她说:“当你吃得很开心时,食物都化成了愉悦分子,有利于保持健康和苗条。”这话还真对。愉悦分子,小酒便是了。

  如果生活中有这样的朋友,值得你突然想到拎瓶红酒带点小食去喝上两口时,你的生活就算不那么失败。亦舒说:“莫等待明年,明年外形、心情、环境可能都不一样。不如今年,那么还有今天。”不为什么,叫上知己喝点小酒吧,今天非常重要。秋天的蟹季,三两好友,一壶桂花酒,喝到醉眼蒙眬吧。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