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迷人小食光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上周,去一个不太熟悉的街区,看到几间奇奇怪怪的餐厅门面,不禁在心里叹气,品味坏成这个样子,还真是需要水平啊。在不确定风格时,简洁、素雅、温暖永远是最重要的。我相信,他们的钱并没少花,或者花得更多,想努力地打造一个什么英式美式或是地中海式的风格,结果什么都不像,独独就是忘了做自己。

  很多人的感受是,这个城市,很多地方太一样了,拼命复制,真没意思。

  大家可不可以不要一个样?多一些清新的小街,每一家店都不太一样,有温暖的灯光、可亲的主人、保持水准的餐食,不要显示自己有多么高深和高档。品种永远不多,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互不打扰,至少给灰暗的城市增添一抹亮色。每家店的门面都像是一道风景,灯光、窗帘、植物、展台,连推门时的门铃声响,都不一样。可不可以,给人一点天长地久的感觉?而不是,今天过去,明天也许就破产关门了。

  曾记得有那么一家开在街转角的小食店,四张台,可以一览无余的宽敞料理台,提供三明治和鲜汤。三明治固定口味,而汤每天根据主人的心情会不一样。只有两种食物——面包和汤。明亮、阳光、清新、干净、节制。食物附带有心情。这家店成了很多人的念想,生意不会差,也无需大,小店足矣。如果附近有一家这样的店。我肯定在工作日的中午,每周会有那么一天,去一趟,只是晒晒太阳,享受干净的面包和汤,看看气定神闲的老板娘,闲聊几句:天气真不错啊。

  这样的天气,很想吃一次火锅,但实在不喜欢火锅店里那样的人声鼎沸,灯火辉煌,连话都听不清。记得很久以前,二桥底下的一间小火锅店,环境倒像是西餐厅,四五张台,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倾城”,即使是都坐满,都不显得吵。我记得的只是冬天火锅的热气、恰到好处的吊灯灯光、一碟店家的秘制泡菜,暖意融融,氛围真好,是一家让人有回忆的店。

  我不是美食家,口味比较简单,我不要吃什么大餐,小食和氛围更容易打动我,不要那么兴师动众才好。

  印象不错的还有一家大学附近的日式料理店,在一个小角落里,朝西,阳光充足,寿司、乌冬面、大麦茶、梅子酒都不错。我每次都点的一道青瓜寿司,米好,黄瓜清爽可口,我有时会点一盒当零食吃。每次去都是那个味儿,一家人在做,老老少少,几条小狗环绕,非常居家。

  一位久居京都的女教授,提到他们家两代人与一些百年老店的交往,特别有意思:“父亲和母亲从上一代老板还很年轻时就开始光顾料理店‘松旨’,老板看着我长大,无论点什么,他一律沉静地将料理端到我面前:“来了,这是小小姐的。”而且分量比父母亲的还要多。那位老板已不在了。这家店传到第二代,我仍常常光顾。”她家附近就有好多这样的店,适合独自用餐。伫立在街头一角,乌冬面店,木叶盖饭、青鱼荞麦面,配合季节。轻掀门帘进去,听得见季节在小空间里流转的声音。长久生活在这样的氛围中,家族与家族间保持着特殊的情谊。每到冬天,她就会去一家叫“近清”的酱菜店,“掀开运送千层腌菜的桶盖,视觉震撼,就像绽放的花儿一般,白色芜菁,水菜,白色、绿色、红色、昆布的黑色,色彩缤纷。在这里,心灵可以得到休息。我们的交情不单纯是商家和客人,就像亲人。母亲去世时,他们还带着酱菜到灵前拜祭”。每每去时,老板就会热情招呼:“来买东西啊,千层腌菜的季节又到了,时间过得真快啊。一年又过去了,你父亲身体好吗?”这样的画面真有温度,隔着纸感受到的情怀流淌。

  店也跟人一样,像自己,温暖安静,保持水准就好了。何必跟别人一样?这个世界,是因为独特才有生趣。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