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自己的唯一

作者:子沫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悟性是有高低的。叶锦添评价周迅时有一句话:她会带着我的衣服朝她自己的方向走。即使是一件道具服装,也可以穿出独一无二的个人味儿。这就是个人悟性。

  曾看过一块别致的桌布,普通的江南土布,主人却在中间错色缝了两个小方块,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打破了沉闷,轻盈许多。加了个人创意,变成自己的东西。

  曾被人夸头发好,问用的什么洗发水,怎么保养的。我还真答不上来,普通洗发水,勤洗,少吹烫折腾,天然就最好。头发是自己的,一番干净整洁就好,我不太相信什么发型、款式,我是个怕麻烦的人,什么最简单别致,从中找出一个最适合自己的方法,坚持下去,就成了自己的风格了。人的脸和姿态是从心而发的,管理好自己的内心通常是一件比较重要的事。如果常常犹疑和左顾右盼,内心通常也是四分五裂,一盘散沙。

  小泽征尔谈音乐时谈到一个direction——方向性,小泽说他的老师方向非常明确,有时为了将这个放在第一位,不惜牺牲合奏细节。方向性比什么都重要。曾经在龙脊梯田喝到一种粗茶,就是山里人自己喝的,黑黑的,散装,饭后泡一碗,香冽无比。当时,山风清凉,真正粗茶淡饭,回味满满当当。他们说,这个茶是留给自己喝的,完全无加工。碰巧看到杨葵提起一段关于茶的文字:“老妪泡茶,大碗,各种散茶放进去,开水冲,一股菜油味,可能是炒菜的锅炒茶,可能是吃饭碗泡茶,喝的人说很开放,很有活力。”非常逼真的评价。这个独一无二就是自己的了。不要那么多的讲究,又是茶器,又是茶具,又要经过多少年的风霜雨雪,就是原始、开放,充满了活力和能量。

  曾收到过一位国外旅居的友人寄过来的信,信写在餐巾纸上,而纸巾上印着她家的LOGO,独一无二,这种订制非常用心。只是小物品,却有了属于自己的味道。看到这样的信,可以想象她在喝完下午茶后,午后暖阳下,顺手写下一些字的心情,收藏满满的感动。

  一位朋友是打底衫高手,深灰、浅灰、黑色、米色的打底抓领衫,她穿得自如好看,却常常令人惊艳。可时尚可知性可女人味。比如有年冬天,她穿薄荷绿打底衫,配上黑短袄,一长一短,令人过目难忘;参加某个party,深灰浅灰两件薄打底衫叠穿,配厚实小背心,再套浅灰外套,层层叠叠,却简洁协调,外套一脱,恰到好处地轻盈。她从不穿秋衣,打底衫就是内衣,普通打底衫被她穿得游刃有余,动感十足。带着衣服朝自己的方向走,就是好看。穿衣的悟性真重要。

  同样是小资的红酒。红酒其实口感并不好,只不过一不小心成了浪漫的替代物,有些人喜欢附庸风雅而已。但一位友人提到红酒后,我却觉得红酒朝着她的方向走了,妙不可言:“拿红酒橙皮渍梨子,雪梨渍过后,变成酒红色,是让人想入非非的那种鬼魅色泽,齿颊留芳。吃过几块后,脸上潮红起来,好像涂了胭脂。”这是她的私房红酒雪梨。这样用红酒,真正是使红酒为她所用了,妙不可言。

  关于国外的书店,有这样的描述,比如一本关于钓鱼的书,不是使其扎在书堆里,变成实用的大路货,而是营造出这本书的氛围:书、鱼竿、休闲椅、便当、鱼篓,还有防晒霜。他们在营造一种生活方式,书和生活紧密相连。这个真是符合我的想法。我不喜欢很多大书店的原因是,压抑、沉重、累,没有乐趣。带着一本书朝它的方向走。

  有段时间我也经常做饭,但真的没办法像很多女人说自己喜爱厨房。家事经常做,多少会显得琐碎,没那么多乐趣,所以我常常很惭愧,我修行不够,还没真正爱上厨房。我很怕做麻烦的菜,但对做各类汤,尤其是鱼汤却谈得上喜欢,汁白汤浓,鲜鱼。豆腐。萝卜。鱼煎好,放水,加豆腐、萝卜,炖上个把小时,不用管,一大锅汤,撒上青绿葱花,好看,好吃,有营养,不那么费事,做汤的时候还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我是个怕麻烦的人,对不是太感兴趣但又必须做的事只能尽量找到适合自己的方式。

  记得一段关于粥的描述,一个女人是粥痴,她日夜要给那个辛苦工作的老公准备一碗经典的粥,当作午后点心,这个画面真令人遐想、佩服。一碗粥,简单却又不同寻常,天天熬,粥已多少带着她的个人风格了,成了她的招牌粥。每个女人生活中总得有那么一两件拿得出手的招牌吧。

  想起了自己的行李箱,黑色,小巧、简洁。现在的箱子都是“高大上”,花花绿绿。说实话,我很不喜欢把箱子托运,有一次托运,我差点就认不出自己的箱子。我只用过两只箱子,一只是结婚时妈妈送给我的,不便宜,深灰色,很好用,用了十多年,一直都没坏。换掉,只是因为想换只更小一点儿、更轻巧的。我买了无印良品的最小款,刚够放三四件衣裳、两三本书和一些随身日用品,轻巧简洁,坐火车、飞机都可随身带,很喜欢。这只箱子就像我,适合便是好的了。

  某个人说,有很多自己唯一的乐趣。这个唯一,真好?只是属于自己的娱乐,无需人参与。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