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越来越精彩的世界

作者:尼古拉斯-卡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今天,我们正处于另一场划时代的转变之中,而且也在走与电类似的路径。动力生产在一个世纪前发生的变化,现在正发生在信息处理上。由单个公司生产和运营的私人计算机系统,正被中央数据处理工厂通过互联网提供的服务—公共网格所取代。计算机应用正在变成一项公用事业,而决定我们工作和生活方式的经济等式正被再一次改写。

  自公司数据中心首次安装电脑以来的半个世纪里,企业为信息技术已花费了几十万亿美元。它们为了实现各业务领域(从材料和耗材采购到雇员管理,再到向客户交货)的自动化,不断为日趋复杂的系统增添硬件和软件;它们把这些系统放在工厂或办公室里,安排专门技术人员保养维护。正如亨利·伯登和其他制造商曾为自己动力系统的先进性而竞争一样,现在的公司也在为自己计算机系统的先进性而互相竞争。不管它们的主营业务是什么,反正都要从事数据处理这门业务。

  但是,现在情况不同了。

  已有一些刚刚崭露头角的公共计算公司,利用微处理器效能的提高和数据存储系统容量的扩大,开始兴建巨大的、极有效率的信息处理工厂。它们为此利用了几百万英里a 光纤电缆,通过这个全球网格将自己的服务送到客户手中。这些新兴的计算机应用公司如同早年的电力公司,将会取得极大的规模经济效应,远远超过大多数公司自建计算机系统所能达到的效果。

  一些公司看到了这种公共服务模式在经济上的有利之处,正在重新思考自己采购和使用信息技术的方式。它们不再花大笔钱购买电脑和软件,而正在努力与这种新的网格连接。这一变化不仅会改变公司信息技术部门的性质,也会动摇整个计算机行业。大的技术公司如微软、甲骨文、Dell、IBM 等,已通过向无数公司出售相同的计算机系统赚得盆满钵满。当计算机应用变得更具中央形态时,这种计算机系统的销售额将大大减少。鉴于企业界每年要投入1 万亿美元以上的预算来购买硬件和软件,全球经济将会反映出这一新变化带来的影响。

  很难说这只是一种商业现象。在计算机公共服务业的典范中,不少公司的目标客户并不是企业,而是你我这样的普通老百姓,这方面最好的例子可能是Google(谷歌)的搜索引擎。你想,难道Google 不是一个巨大的公共信息服务公司吗?当你需要在互联网上搜索时,你会通过网络浏览器连接上Google 巨大的数据中心(这种数据中心建立在全球若干个秘密地点)。你输入关键字后,由千百台电脑组成的Google 数据网络即会在几十亿个网页组成的数据库中搜索,选出与你的关键字最匹配的几千个网页,按相关程度排好序,并将结果通过互联网传到你电脑的屏幕上—这一切通常只用零点几秒。Google 每天要重复几十亿次这种令人惊叹的运算,而这种运算并不发生在你的个人电脑中,也不可能发生在你的个人电脑中。事实上,它的发生地点离你很远,可能离你千百英里,也可能在地球的另一边,是哪个地方的计算机芯片处理了你的搜索请求呢?你不知道,而且也不在乎,正如你不知道,而且也不在乎是哪个电厂发出的电点亮了你的台灯。

  当然,一切历史范例和类比都有局限性,而且信息技术在许多重要方面都与电不同,但在技术差异的表象下,电与计算机应用又有很深刻的相似之处—人们今天很容易就会忽视这一点。我们把电看作一种“简单的”效用,一种标准化的、不引人注目的电流,通过墙上的插座即可安全和可预见地到来。电的无数应用,从电视、洗衣机到机床和组装线,已变得如此常见,以至于我们不再认为它们是基本技术要素—它们已呈现出自己独立的、令人熟悉的生命形态。

  事情并不总是如此。电气化开始时尚是一股未被驯服和不可预测的力量,它能改变接触过的一切,它的应用是技术的一部分,正如发电机、输电线和电流本身。恰如今天的计算机系统,所有公司都要判断如何将电用到自己的业务上,并经常对自己的组织和流程做重大调整。在技术进步后,公司又要勉强用着陈旧且常常互不兼容的设备(用现代计算机术语说就是“遗产性的系统”),尽管这些设备只会将业务锁定在过去并阻碍公司发展,而且公司还要适应客户正在变化的需要和期望。电气化,恰如计算机化一样,给各公司及各行业(当家庭开始与电网连通时,也给全社会)带来了复杂的、影响深远的、常常令人迷茫的变化。

  在纯粹的经济层面上,电与信息技术的类似之处更加令人吃惊。两者皆是经济学家所称的通用技术。它们被各路人马使用,应用于各方面,执行着许多功能,而不是仅一项或几项功能。通用技术不应被看作单个工具,而应被视为一种平台,可供许多不同工具或应用方法进行操作。一旦铁路的路轨铺好,你只能用它做一件事:承载送货或载客的火车。一旦你建起电网,即可为无数电器提供动力,如工厂中的机器人、厨房中的烤面包片机及教室中的电灯。通用技术的应用是如此广泛,若通用技术的供应也可以统一,就可为巨大的规模经济提供潜在动力。

  这种集中供应并不总是可以做到的,蒸汽机和水车就是难以实现集中供应的通用技术—除非位于动力供应机器附近。正因如此,亨利·伯登才紧挨着自己的铁厂建造了一个大水车。如果他把大水车挪远几百米,水车产生的能量将会完全消耗在传动轴和皮带上。如此一来,就没有动力再供应工厂里的机器了。

  计算机应用有一个特性,使其在较小型的通用技术中也能独树一帜:它们均可通过网络进行远程有效传输。由于它们的源头可以不在本地,所以能够取得集中供应的规模经济效应。但是,这种节约要花很长时间才能被人理解,甚至花更长时间才能被充分利用。在任何一项通用技术发展的早期,既谈不上技术标准,也没有广泛的配送网,因此难以实现中央供应。它的供应出于必要,是无组织的。如果一个公司想利用这项技术,就只能购买匹配它而且必需的各种部件,将这些部件在现场组装好,使其成为一个工作系统,并雇用一群专业人员来维持其运转。在电气化的早期,各工厂为了用上电,只能自己安装发电机—恰如今天的公司为了用上计算机,只能建立自己的信息系统一样。

  一种浪费,它造成了巨大的投资负担,给公司带来了沉重的固定成本负担,并导致技术和操作人员方面不必要的开支和能力的严重过剩。这种情况对技术的供应商来说很理想:它们收获了公司过度投资带来的益处,但这种益处是无法持续的。一旦实现这种技术的集中供应,大规模公共服务供应商即可排挤私人供应商。公司可能要花几十年时间才能够放弃自给自足的设备供应以及对这些设备的投资。但是最终,公共服务带来的巨大节约将使人难以抗拒,即使是最大的企业也会顺应潮流,集中供应网格终将取胜。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