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更多的选择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更好的选择

作者:尼古拉斯-卡尔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电气化加速了美国大众文化的扩张,使人们通过热门电视剧、电台节目、歌曲、图书杂志和报纸上的报道,甚至是广告,获得一系列共有的体验,它催生了新的全国广播频道以及大型的新闻娱乐公司,这种公司能为生产和销售有创意的作品提供必需的投资。福特公司和通用电气公司等大型制造商拥有的有利条件—规模大、能影响广大地区—如今也为大型媒体公司(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美国无线电公司、米高梅公司和时代公司等)所拥有,而且由于经营大众传媒的成本是如此之大,这些公司很想用一小批产品满足尽可能多的受众。它们在很多情况下没什么选择,只能限制产品的生产规模。无线电频率只能覆盖一定数量的电视和电台节目,商店只能存放一定数量的图书和唱片,电影院只能放映一定数量的电影。

  换句话说,美国的大众文化及它在广大群众中灌输的一致感,并不是对美国性格的一种关键特质的表达。它是在20 世纪初横扫美国的若干经济和技术影响的一种副产品。互联网不仅局限于普遍的电脑,还正在成为一种普遍的媒体,因此释放出一组十分不同的影响,而这些影响将有望再一次重塑美国的文化。

  对创意产品的供应来说,主要的限制因素—成本高且传播渠道窄—正在消失。由于最常见的文化产品是由可以数字形式表达的文字、图像或声音组成,它们正变得和其他信息产品一样,可以用低廉的价格复制和配送传播。许多文化产品也正变得更容易生产,这要归因于万维电脑的软件和存储服务以及廉价的制作工具(如摄像机、麦克风、数码相机、扫描仪等)。以前需要花很多钱和培训才能完成的任务(例如显影、视频编辑、图文设计、混音等),现在可以交由业余人士在家、办公室和学校中完成。博客、播客、视频剪辑片和MP3 的迅速普及,就证明了文化创造方面的新的经济特性。所有新的数字产品,不论是专业人员还是业余人士制作的,都能在网络市场找到一席之地。互联网的虚拟货架可以一直扩张,足以容纳一切文化产品。

  媒介传播方法从稀缺变为丰富,这就意味着在决定该读什么、该看什么、该听什么的问题上,我们的选择远比父辈和祖父辈要多。我们可以空前地满足我们的个人爱好,设计自己的私人文化并用它包装自己。克里斯·安德森解释说:“过去是最常见的精神食粮定义了我们的文化,现在有100 万种私人文化产品在定义我们的文化。”大量选择的存在是令人激动的,而且它通过大众传媒在乏味的产品之外另提供一种其他选择,本身也似乎具有解放身心的力量。正如克里斯·安德森所说,它有希望使我们摆脱“雅俗共赏的精神食粮的暴政”,并以“一种有无限多样性的世界”来取代它。

  尽管制作和传播成本的下降给我们带来了更多的选择,但也不应该就急于认为在这一过程中没有牺牲任何东西,更多的选择并不一定就意味着更好的选择。许多文化产品或是制作费用昂贵,或需要有才干的专业人员进行精心加工,另外,媒体日益变化的经济特性会如何影响这些文化产品,也值得考虑。这些文化产品能找到足够多的付费观众来维持生存吗?或者它们是否会在最后被免费的、可轻松获取的产品的普及挤出市场?尽管互联网理论上可以容纳种类无限多的信息产品,但这并不意味着市场将能对它们全都予以支持。有些最受人珍爱的创意产品可能会被挤出热闹的网络市场。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