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7月21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最羸弱无力的人也可能给人以力量

    7月21日,这个日子让我忽然想起了前年的今日——北京“7·21”暴雨——我因暴雨被困首都机场。航班被取消了。我傻乎乎地在柜台排了一个多小时的队,等到一小时后,改签次日的机票已经没有了,只能退票。   

    而如果我不能在第二天抵达内蒙古,接下来的俄罗斯行程也就要跟着泡汤,大队人马都在海拉尔等着我。情急之下,只好曲线救国,改签次日清晨从天津起飞的班机。   

    怎么从北京去天津?   

    机场快轨因为进水而瘫痪了,所有的出租车都没有了,也不会再有出租车愿意前来机场。再改大巴!可由于城区严重积水导致堵车,大巴一去不返,两个小时也等不来一趟大巴。   

    我被困在了首都机场。整个首都机场——瘫痪了!   

    手机没有电了,只好拖着箱子满世界找充电插座。无意中看到了一个大巴中转站,服务人员说,还有最后一班前往天津的大巴,终于顺利逃往天津。   

    自小就喜欢电闪雷鸣的天气,若不是因为担心飞机延误,我倒是挺愿意在这种天气里淋淋雨的。可那一天的北京,天被下漏了。   

    哪里是什么大巴?只是一台破破烂烂的小中巴而已,四面漏雨,车座全部湿透,坐在车里还得打着伞。这最后一班破小巴在深夜载着七八个乘客,歪歪扭扭冲出了暴雨的北京。闪电就像小蛇一般在乌云里爬着,伴着北京61年来最强暴雨。   

    凌晨1点,破小巴把一车人扔在了天津的城郊接合部,小巴开走后,乘客们也瞬间散去。我环顾四周,没有人也没有旅店,只有两台黑车,以及惨淡的路灯。   

    ……   

    不敢坐黑车,找不到酒店,淋着雨,我有点儿茫然和恐惧。扭头看见身边有一个小姑娘,抱着一只大纸箱子。纸箱子早就被淋得惨不忍睹,只能勉强地兜住。姑娘被淋得透湿,比我更加无助地站在原地。   

    我对姑娘说:“别抱着了,把箱子放到我的箱子上来吧,我的箱子可以拖着。”   

    于是,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下着暴雨的深夜里,我和这个陌生的姑娘,拉着行李走了大约2公里,找到了一家小旅店住下。   

    当晚,我和姑娘一起开了一间房。我们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姓名,我只知道她是广东人,来北京旅游,听说北京的水蜜桃和果脯很好,就买了一大箱准备带回广州。谁知道在机场遭遇暴雨,和我一样仓皇辗转改道天津。   

    到酒店时已经是凌晨2点半,我换了件干衣服直接倒下睡着了。第二天醒来,天晴朗。姑娘说她已经把房费结清,并且叫了一辆出租,把我送到了天津机场。早晨7点50分,我顺利起飞。我始终不知道那个姑娘叫什么名字,如今也记不清她的眉目了。   

    只记得在那个深夜,我对她说:“你把箱子放在我箱子上吧,我帮你拖着。”   

    其实,当时我让她把纸箱放在我的箱子上,并不完全是因为她的箱子破了,我要帮助她。而是因为我当时也感到恐惧和孤单,不知所措,所以想找一个看起来无害的人给我壮胆,互相陪伴,彼此帮助。   

    两年后的今天,我再次陷入了恐惧和孤独。人生大概是没有风雨桥的,只有水来土掩的仓皇抵挡。我想起了那个陌生的、落魄的、茫然的小姑娘,也许,最羸弱无力的人,也能够给别人带来力量呢?   

    就好像现在的我,说不定在某个时刻,依然能成为别人的抚慰,只是我不知道而已。嗯,一定的,只是我不知道而已。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