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7月24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每个人都是自己最大的秘密

    如果不得抑郁症,我不会这么深刻地体会到“理解”这个词。说“我理解”都是妄谈。即便是现在,我都无法说我理解抑郁症患者。有人和我同样是抑郁症患者,但是症状、治愈方式都和我不一样,病因肯定和我不一样,对待病症的态度也和我不一样。我只能说我知道那种被自责、挫败所缠绕的痛苦和煎熬。   

    至于健康的人要理解抑郁症,呵呵,我根本就不信。正常状态下,我根本不会想到自杀,不会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不会对一切事物失去兴趣,不会说不出话,不会觉得自己这里生病那里生病……而如果我遇到一个这样的人,我会觉得他胡思乱想,态度消极,脑子有问题。   

    我现在很讨厌人群,更别说置身人群中了,哪怕是看看那些聚会的照片,或者谁跟我提起聚会这件事,我都会觉得烦躁和害怕。如果感觉孤独,那么一定是在人群中。因为每个人都是自己最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无法与人分享。   

    我也讨厌旅游,一想到要去一个新的地方,接触新的东西,面对新的人,就觉得难以应对。   

    我还讨厌对话,除了几个特别安全的朋友,或者我觉得能理解我的人,其余的人我统统不想搭理。但是这种情绪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不想搭理别人,希望全世界也别搭理我,别来对我嘘寒问暖,也别来对我进行任何心理教育。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很悲哀地觉得自己不被理解,特别孤绝。每当有能够理解我的人来跟我说几句话,关心我的时候,我又觉得很温暖,很有价值感。   

    这种矛盾的心态,在健康的时候,可能就是普通的纠结。我以前甚至觉得“不被理解”这四个字很可笑很矫情,可是我现在无法控制那种对人群的恐惧感。   

    最初我很努力地去对抗,让自己融入群体,现在我放弃这种对抗了,可能这种对抗反而不利于治疗。我只和让我感觉舒服的人对话,只待在让我感觉安全的环境里。这样确实感觉好很多。   

    最近几天明显感觉身体状态大有好转——   

    1.爱说话了:昨天和浮浮聊了几句,还和阿甘、“鸟人”、子颖都聊了几句。在人少的场合,我能主动和让我有安全感的朋友聊天了,并且在微信朋友圈里开始给好朋友留言了。   

    2.能笑了:这两天我明显感觉自己能笑出来,特别是听到笑话、看到好笑的场景的时候。昨天二毛给我讲了一个笑话,我还笑出声来。有时候还能面带笑容地和别人打招呼、对话,而且有时候还会哼歌。   

    3.对日常事务能产生兴趣了:愿意洗衣服、愿意收拾屋子,而且偶尔能刷一下淘宝了。   

    4.吃饭睡觉都大有改善:连续两个晚上都只醒来一次,而且早晨睡到6点半。如果不是因为要上班,我估计还能醒得更晚一些。吃饭也基本保持正常,甚至还有了想吃日本菜的欲望了,尤其是今天中午吃了一大碗。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