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8月4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病中,我看见了身边更多的善意

    第N次从医院大逃亡,虽然医生不建议上班,可是为了世界和平,我还是复工吧。瞧瞧我不在的这些天,偶尔打开手机,都是揪心的消息,而我只要一上班,就没新闻了。在医院看到形形色色的病人,我提醒自己,这世界的天灾和意外已经够惨烈、够残酷的了,我就不要再用恶意去揣度和伤害他人了吧?爱我的善良孩子们,坏消息滚滚来的时候,我请你们去吃甜品好不好?   

    今天我在医院门口,默默地撕掉了三本病历。这三个密密麻麻的本子上,是我的就诊记录、报告,还有各种化验单、留院观察单……   

    从4月到现在,半年的抑郁期。“熬”——没有什么比这个字能更准确地描述这些日子了。我无数次地在病痛袭来的时候,反复跟自己说:“这只是病症导致的假象,世界其实不是这么黑暗和失败的,一切都会过去的,即使我都快要不相信了,即使再绝望,也一定会过去。”   

    记得确诊那天,我一直在笑,笑我平生认识的第一个重度抑郁症患者,竟然是我自己。然后那天中午我破天荒地吃了很多很多。我清楚地意识到,我要拿出极大的力量来应对一场可怕的疾病。但我拒绝吃药和治疗,是我的朋友强行给我买了价格不菲的药,塞在我包里。也要谢谢湘雅医院的慧姐给我支持。   

    我曾以为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得抑郁症的,我也曾以为自己很了解抑郁症。一脚踏进那个世界,才知道之前的自己是多么无知和狂妄,才知道一个健康人和抑郁症患者之间有多遥远、多陌生、多隔阂。   

    以后我会尽量学会不妄评他人,不好为人师,不轻易判断。病中,我看见了身边更多的善意。   

    复工,并没有太多的兴奋,也没有哭,就像做了一场噩梦之后,醒在一个平静的早晨。   

    经历了很多可怕的时刻:瘫痪过、嘶吼过、自残过、寻死觅活过,也被误解过、嘲笑过、伤害过……但是现在想起来,多是感激。   

    许多朋友,都默默地帮助我、陪伴我、理解我。我都知道,都记得,也都感激。我体会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也谢谢我的心理医生,现在我每周依然要去复诊,还要吃药,我知道抑郁症随时有可能复发。   

    我有一位北京的朋友,在一年内两度复发又治愈之后,成为协和医院的抑郁症康复志愿者。如果长沙也有这种志愿者项目,我一定立即去报名。   

    深深体会到病中不被理解,甚至被中伤是什么感觉。太多的人由于对抑郁症一无所知,导致了对患者的二度伤害。这种伤害有时候甚至是致命的,只是施害者自己意识不到。   

    我以后估计也不大会发朋友圈了吧?与其刷别人、晒悲喜,我倒宁可做一些更内心、更个人的体验,宁可实实在在地给朋友打电话、发微信、见面,而不是互晒、点赞。   

    就这样吧。有些山水不会再相逢;有些,念念不忘。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