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8月5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那么努力,最终是为了讨自己欢喜

    那么多人在晒生活方式,晒旅游,晒美食,晒萌宠……我根本没有兴趣点开看。我曾经是一个多么热爱生活的人哪!   

    我也曾经背着包走川藏、滇藏、青藏、南疆北疆、黔东南……可是现在,我对任何名山大川都没有兴趣,我甚至觉得,会不会是因为去过了太多的地方,看过了雪山沙漠,所以导致现在没有了好奇心呢?可是,这世上还有那么多美丽的自然风景和特色的人文景观是我未曾涉足的,我怎么就对他们失去了兴趣呢?   

    要不趁我不怕疼,大提琴操练起来?以前每次练琴,都因为琴弦把手指磨得太疼而放弃;现在我一点儿也不惧疼痛,反倒想要看我的手指和抑郁症谁先赢。   

    忽然想起骆宾王的《代李敬业讨武曌檄文》:“试看今日域中,竟是谁家之天下!”反正无论谁赢,都是我赢。   

    哎!战斗型人格没治了。   

    前两天整理东西,掉出来一张旧纸片,上面写着:“我们很多时候见到的关门歇业的、很吃力的人,其实都是很有心的人。——麦家碧”   

    是的,就像麦兜一样,很善良,很有心,很用力,然后撞上了硬邦邦的世界,这世界也没有什么不好,只是,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能说自己不够努力,不够聪慧,或者太放不下、豁不出去吧?但我还是宁愿做那个放不下的人。   

    我也曾硬过心肠,摸过死亡。回头去看,每个字都能蹿出凛冽寒风,字字刀枪不入。但是,如果问我最后能记得些什么,最先想起的,总是丁点温暖的星火。尽管到最后,变成了冬天的蒲扇、夏日的棉袄。   

    人生到最后记得的,从来就不是字字珠玑的箴言警句。   

    这几天我有点儿放弃治疗,心情反倒更好一点了。我有时候会恶狠狠地跟自己说:“你还有完没完?病死拉倒!”   

    于是我放弃较劲,不想吃饭我就不吃,睡不着觉我就不睡,瞪着眼睛发呆。无法上班我就请假,屋子乱成一团糟,我就在废墟一般的沙发堆里窝着。   

    好吧,我就是很失败了,我就是很糟糕了,我就是很不堪了,我倒要看看那又怎样?我被自己弄得烦躁了,干脆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带了一股子跟抑郁症奉陪到底的决心。“薄酒可以忘忧,丑妻可以白头,徐行不必驷马,称身不必狐裘”,说这话的,不知道是先贤还是阿Q。   

    或许正因为放弃了对自己所有的要求,反而觉得舒服了很多,吃饭睡觉都恢复了一些。   

    忽然在想,如果努力是出于焦虑和自我不满,那么这样的努力会带来快乐吗?“顺其自然”这个词在很多时候是“逃避”的最好掩饰。如果一个人懦弱,而又不打算承认自己懦弱的时候,这真是个很不错的借口。   

    一事无成人渐老,一文不值何消说。   

    不知怎么地,忽然想起有一次去采访林怀民,我问他:“有没有想过,如果不跳舞,你会做什么?”他两手一摊:“哎!如果不做云门,我就不用在这里接受你的采访咯。”   

    他对我说:“如果你知道两点之间直线最短,就没有什么意思了。”——可是,如果我只求捷径,而不求“有意思”呢?   

    采访结束,我说:“祝您演出成功。”林怀民偷笑着摇手说:“什么成功不成功呀,我就觉得赶紧演完,把这件事好好做完。”说完就急急忙忙往外跑,因为紧接着还有搜狐的访问,他要在搜狐的采访开始之前,趁空隙去看看国家大剧院的大门是什么样子的,他抱怨说:“我是从南门进来的,还没有看到大门的样子呢。我要去看看。”然后就像个孩子一般跑掉了。   

    绕了一个大弯,最终是为了讨自己欢喜。   

    “——你知不知道大家都在找你?   

    ——找到了吗?   

    ——你说呢?   

    ——找到了麻烦告诉我一声,我也在找……”   

    ——《金枝玉叶》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