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7月14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每个人都难免有被“卡住”的时候

    有一天看到一篇科普文章,解释为什么有些人没有高原反应。我忽然想:“不如去一趟高原吧,如果我因为高原反应而死在雪山上,应该还不错吧?”   

    常常幻想:如果我死了,第一个来给我收尸的人会是谁呢?   

    常常自责:为什么别人都过得比我好?就算很多人过得不如我,为什么他们都能把情绪控制得比我好?为什么他们的姿态都比我好?为什么他们的负能量可以不外泄?为什么我那么不堪?   

    刘瑜说:“多么稀薄的生活啊,谁跟我接近都有了高原反应。”我觉得自己就是绝顶。   

    我能清楚地意识到自己的自伤倾向开始越来越严重。在医院做的心理测试中,我所有的症状都是中度、重度或者极重,只有“恐惧感”是轻度。我不怕疼,不怕死,不怕孤绝,活成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姿态。我原本是个极度没有安全感的人,现在却毫无征兆地走向了另一个极端,但我也怕很多东西,我说不清那是什么。   

    删除了手机里很多负能量的照片,那些恐怖的、流泪的、哭泣的、虐心的,都删掉了,而那些欢乐的、积极的照片,那些昔日的美好,我也不想看,看着反而刺心。我根本不想看见欢乐和笑脸。   

    有时候很想示弱,说一大堆“我好累,我好希望被理解”之类的话,却不知道说给谁听。我常常想说:“没有人理解我,我只有在看‘走饭’的微博的时候,才觉得是有人能理解我的。”——可是我又觉得这样说出来简直太矫情了,而且反而会更加不被人理解。万一换来一大堆鼓励和同情,那就更加烦躁。   

    经过了这一场病,我开始觉得认真、安静地听别人说话有多么重要。特别特别重要。哪怕他说得琐碎重复,说得幼稚可笑,我也要至少安静地听他说完。有时候,不需要安慰他,不需要鼓励他,不需要替他支着儿,只要好好听他说完。   

    想起以前也有个抑郁症的朋友,经常找我来倾诉,我当时觉得:“你这么聪明一个人,怎么会陷在这么小一个问题里出不来呢?”我也不耐烦地吼过她:“这是你的问题,你要改。”她那天哭着对我大叫:“好好好!你们都对!是!都是我的错!”我那时候还觉得她无理取闹,现在想想,觉得好抱歉,当时真是不理解啊。   

    后悔曾经那样对待我身边的朋友。我以为我在拼命给他们加油打气,我甚至用坚硬的语言想要把他们骂清醒……其实,都是因为我不理解。   

    心理医生说:“如果你想杀人,那么公序良俗会告诉你,不能去杀,否则你就是个坏人。律师会告诉你,如果你杀人就要付出法律代价,可能还要偿命。而心理医生会告诉你,不要因为这个想法而自责不已。”   

    每个人都难免有被“卡住”的时候,有时候自己能把自己拔出来,有时候要靠朋友,有时候生病了,就只能靠医生和药物。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