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4年7月16日

作者:青音   出版社:鹭江出版社  和讯读书
  我要学会与自己和解

    每天都有那么几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我真的觉得自己根本没有抑郁症,可能只是有一点心情不好而已。我哈哈着和同事开玩笑,一丝不苟地工作,吃饭,睡午觉。   

    状态最好的时候是一个人在家的周末,我能安静地看书,能踏实睡觉,能安稳吃饭。我觉得自己身心完全是健康的,自己可能也就是想安静安静,并不是得病了。   

    可一旦状态不好,就迅速被打回原形。呕吐,喘不上气,从喉咙到心脏到胃,从前胸到后背都疼,神经紧张,害怕见人。轻的时候还能克制,能简单交流;重的时候谁都不能跟我说话,不能碰我,我会紧张地缩成一团,尖叫,甚至站都站不起来,腿脚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   

    等缓过来之后那个生气啊,满肚子的愤怒不知道向谁发泄。气自己怎么还不好啊还不好啊,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又急又气又茫然无措。每天都在这种好好坏坏当中反复。我只有安慰自己说:“好吧,至少我还能睡着,至少还有很多时候是好的。总比24小时抑郁要好得多。”   

    最发愁的就是“在路上”,不管是乘坐何种交通工具,不管是去哪里,都会发作,只是程度轻重而已,所以我尽量保持静止。每次上下班、出去吃饭、去医院的路途,对我都是一种折磨。那种一个人在路上,一步一挪望不到岸的感觉,真的是生不如死,就像是“鬼上身”,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系了一根很紧很紧的领带,被谁死死勒住了;我拼命想挣脱想反抗,但我又看不到“鬼”,找不到对手在哪里。   

    书上说抑郁症患者的病情大部分是早晨比晚上严重,但每天黄昏是我病情最严重的时候。下午下班后,我要么是硬撑着回到家,立刻倒在沙发上,不吃不喝不说话,不开灯不动弹,一直熬到天黑再起来;要么就是在办公室等到天黑了再回去。   

    今天是7月以来我状态最好的一天,除了早晨吐了一小会儿,其余时间基本没有吐,也没有那种喘不上气的感觉。早饭吃光了一碗面,中饭吃了一碗半!一碗半啊!而且我还被一篇文章逗笑了。那一天我特别高兴,特别感恩。   

    可是,仅仅只有那么一天而已。   

    我以为自己需要多走出去和人接触,有时候晚上还约了别人吃饭,结果是一路捂着胸口哭着去赴约,不是真的难过得哭,而是生理上吐到流泪。后来我再也不约人了。   

    从理论上讲,运动出汗可以有效缓解抑郁症状,但是这对我无效。我一心只想停下来。   

    医生说,做同一件事情,我会比其他人累很多,而如果又累又不能放弃的话,身体就会自动进入战斗状态。所以他让我尽量怎么轻松怎么来,如果觉得一件事情有难度,觉得累,能放弃就放弃。我首先要解决的是脱离战斗状态。   

    大多数时候我觉得自己像一株植物,不吃饭,只要喝水就可以了。我晚上能清晰地听到附近火车经过的声响,我无数次地觉得那是在唤我走,我很想跟它走,永远不要停下来。可我其实哪儿都不想去,就想躺着。   

    聊天现在对我而言也有困难。如果是一两个人,大约一个小时之内的闲扯,我都可以顺利应付。但是如果时间比较长,或者聊的是需要认真思考和表达的事情,比如探讨业务什么的,又或者是人比较多,我就慢慢撑不住了。每次参加会议,坐着坐着我就开始焦躁不安,想吐,喘不上气。   

    有些人会拉着我去运动、社交、融入人群,我很反感这样,因为这会逼迫我伪装成一个康复者、一个正常人,更累。我退出了几乎所有的群。我觉得自己说什么都是会被人嘲笑的,我狂删朋友圈,觉得那都是笑柄。   

    累的时候会走神,然后在睡醒之间胡乱切换。有一次回家,脱下鞋之后,倒在鞋柜旁边就立即睡着了。过几个小时之后醒来,好半天想不起自己是在哪里。醒的时候也是“咣”地一下就惊醒了。   

    很多人会觉得抑郁症患者是“no zuo no die”(不“作”不死),觉得你家庭美满,事业丰收,朋友环绕,怎么还会抑郁呢?也有很多人觉得我就是心情不好,是性格悲观。有些热心的朋友劝我“你很棒”“你往好处想”“你多出来和朋友玩”。可我觉得他们都不理解我。   

    最害怕被鼓励和安慰,最怕别人给我打气加油,最恨语重心长——“你要……”“你应该……”“你必须……”“伤心不能解决问题啊,还是要解决问题啊。”我只要一听到“解决问题”,就恨不得冲出去一头撞死。我看“走饭”在微博里多次提到,她最害怕别人说“未来”“前程”,最害怕别人说“你要行动起来”。我特别理解她的那种害怕。   

    好像身上有两个自己,一个是站立着的,另一个是已经瘫倒在地的。那个站立着的会不断地对瘫倒的说“快起来,快爬起来”,并且会不断地用力去把瘫倒的那个我拽起来,但是拽不动。我着急、自责、愤怒、绝望。   

    现在,我要学会与自己和解。积极、乐观、努力、坚强固然是可贵的正能量,但是,当身体已经正不起来的时候,要允许自己躺下来一阵子。接受失败,面对无力。   

    有很多很多的鸡汤来告诉我上述道理。但是,这些道理一开始就被我自己鄙视了。我曾经鄙视鸡汤,鄙视负能量,鄙视抑郁症,鄙视消极情绪,继而鄙视那个瘫倒在地的自己。我看不起它们,打压它们,我力图消灭它们,最终失败了。   

    这些负能量本身就是和我相伴相生的。我力图把它们赶走,却从未想过要接纳。所有的悲哀既然都有来处,那么也要给它们找到去处,妥当安放。我只是还没有给它们找到安放之所。我要给自己耐心和时间,慢慢找到。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