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少年正义的烦恼

作者:梦回唐朝   出版社:台海出版社  和讯读书
  1973 年 10 月 6 日夜,一支埃及军队突然对被以色列占领的西奈半岛发动了进攻。与此同时,叙利亚军队也开始攻击占领戈兰高地的以色列军队。第四次中东战争就此爆发。

  支持埃及和叙利亚的“石油输出国组织” — 欧佩克,为了打击以色列及支持以色列的西方国家,突然宣布将减少原油产量,并扬言不再向西方国家输出原油。受此影响,国际原油价格一路暴涨并居高不下,美国、西欧和日本的经济纷纷陷入了混乱之中。这就是史上臭名昭著的“第一次石油危机”。

  美国在因第一次石油危机陷入经济衰退的泥淖时,还面临着另一个重要问题:持续了近 20 年的越南战争还未结束,国内青年还在不断地被送往越南战场。因此,1973 年对美国来说无疑是个多事之秋。

  从纽约到旧金山,从拉斯维加斯到夏威夷,不满于现状的民众经常组织各种形式的示威活动。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也不例外。

  这天,正义上完语言班的课后独自在校园里漫步。当走到伯克利大学内那标志性的萨瑟塔前时,他见到了一群正在举行反战示威活动的学生。为首的一个学生操着抑扬顿挫的英语慷慨陈词,抨击着政府的战争主义和在挽救失业状况方面的无力, 四周的年轻听众热烈响应,用各种方式表达着自己对政治家们的不满。

  正义一时无法理解人们为何如此激动,却因演讲者那精彩的演说而惭愧地想到了自己蹩脚的英语。因为英语的某些发音是日语里没有的,说惯日语的人在说英语时难免会带着令人尴尬的口音,这也正是日本人说不好英语的关键所在。上课时老师就经常帮正义纠正发音。

  “将来一定要能像他那样用英语演讲!”正义暗想。

  为期四周的语言课程很快就结束了。

  正义坐在返程的飞机上,回顾自己这四周里的收获。首先,他的英语能力得到了一定的提升 — 不过效果有限;其次,在上课间隙,他还游览了旧金山市,并到举世闻名的美国大峡谷观光过。但是,相对瑰丽雄奇的自然风光,给他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美国的城市建设。旧金山到处是独占了整幢楼的大型购物中心,高速公路宽得可以容下 10 辆汽车并行。在这方面,日本就差得多了。什么时候日本能建设得像美国这样气派呢

  除此之外, 这里开放而友好的人文环境也让他受到了巨大的感动。至少在伯克利,很少出现由于国别差异而遭到歧视的现象,更没有人因为他不是日本人而看低他。

  正义在飞机上俯视着下方绵延无尽的海岸线,默默地说道:“我一定会回来的!”

  回到日本福冈,正义得知父亲因十二指肠溃疡住进了医院。看着在病床上呻吟的父亲,看着家人的愁眉苦脸,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提出国的事。终于,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志向:“我不想念高中了。我要去美国。”

  一石激起千层浪。对正义的荒唐决定,大家表示了强烈的反对。“现在经济这么不景气, 家里又这么困难, 你跑去美国做什么?”

  “好不容易才考上的重点高中,怎么说不上就不上了?”

  “爸爸还在医院,做儿子的怎么能跑到那么远的地方……”

  母亲玉子最了解正义的性格,知道他一旦下定决心就绝难再做出改变。她没有劝阻正义,只是抹着眼泪说:“正义啊,你这一去美国就不回来了,是吗?”

  看着神伤垂泪的母亲, 正义忽然深切地感受到了坂本龙马的痛苦。当年龙马做出脱藩的决定时,亲人也一定像这样劝阻过他吧?但是,为了崇高的目标,龙马还是冲破束缚,奔向了自由的新天地。

  正义给家人讲了他在羽田机场所受的屈辱。他说:“我们是韩国人,这一点很难改变。即使从东京大学毕业,也很难被日本人接受,还是会一事无成。只有先去美国,在那里成就一番事业再回来,才会得到日本人的认可。”

  “你只顾着自己的成功,就不想想爸妈会有多孤单吗?”大家还是没能理解正义对做出一番成就的渴望。

  “我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回来的!”正义发誓道。

  “得了吧。你这个冷血的家伙!”有人忍不住说道。

  正义忍受着亲友的指责,左右为难。不料,病床上的父亲突然发话了:“让他去吧。”

  所有人都觉得不可思议。一位长辈说道:“三宪,你一直溺爱正义,到了这种时候还要由着他的性子,让他为所欲为吗?”

  正义听得一愣。小时候父亲抱着自己夸自己是“天才”的温馨画面顿时浮现在眼前。

  “父亲已经很久没这样夸过我了,他还认为我是‘天才’吗?一定是的!既然是‘天才’,就要证明给大家看!”这样想着,他忍不住热泪盈眶。

  只听三宪又轻声呻吟着说:“去吧,正义!要记住:一年回来一次就好。还有,要和东方女人结婚。”

  正义含着眼泪点了点头。

  1974 年 2 月,在接到久留米附高录取通知书一年之后,16 岁的正义即将正式踏上前往美利坚的征程。虽说还是不理解正义的决定,一家人还是赶到机场来给他送行了。

  母亲玉子最是不舍。 她怀抱正义的四弟 — 不足两岁的安本泰藏,一手轻抚着正义的脊背,哽咽着说:“你一定要回来啊!”

  正义故作若无其事地说了句:“一言为定。”他不敢让自己表现出激动的情绪,因为这样会让他显得懦弱,而坂本龙马在离开土佐藩时一定是十分决绝的。

  于是机场里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一个年仅 16 岁 — 因为身高而看起来显得更要年幼一些的少年,背对着送行的亲友们,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外国人专用的离境通道。

  “这孩子还真是冷血啊……”不知道是谁小声嘀咕了一句。和坂本龙马一样,孙正义也有着和偶像一样的决绝与从容。亲人的千般劝阻、自己的万般不舍都无法真正阻挡自己赴美的脚步。因为,希望就在前方!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