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闪电结束的高中生涯

作者:梦回唐朝   出版社:台海出版社  和讯读书
  优美比孙正义大两岁,在国内时就已经读完了高中,ELS 毕业之后就可以留在圣名学院读大一。但是,孙正义连久留米附高的高一都没读完,在四年高中制的美国,他只能从高二上起,还要三年才能大学毕业。这意味着,他与优美要分开三年。三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但对一对恋人来说恐怕比一个世纪还要久吧。

  尽管依依不舍,孙正义还是告别优美,按原定计划进入了旧金山市的塞拉蒙特高中。他想:“要用加倍的努力,以最短的时间完成高中课程,然后报考优美的大学。这样两个人就又能在一起了!”

  相对于日本的高中课程来说,美国的高中课程相对简单,孙正义一入学就发现了这一点。他还发现,老师讲的都是他已经学过一遍的知识,上这种课不仅乏味,而且简直是在浪费时间。

  入学不到一周,孙正义终于失去了耐心:与其在这里虚度光阴,不如拼上一把,早日和优美团聚——他决定向学校申请跳级。当时,塞拉蒙特高中的校长是安东尼 R26; 特鲁西略,他身材魁梧,精力充沛,是个非常开明的教育人士。孙正义敲开他办公室的那天,他还没在那间办公室坐多久。

  一番简单的开场白后,孙正义捏着手心的汗说:“校长先生,我想直接上三年级。”

  学生的请求着实让校长吃了一惊。“你确定吗?”他翻看着孙正义的个人档案,“你连日本的高一都没读完吧?”

  “是的。我决定来美国留学,所以中途退学了。”

  “那你为什么要跳级呢?”校长对这个眼神炽热的学生生出了兴趣。在他的印象里,东方人是以保守著称的,像这样积极进取的人可以说非常罕见。

  “我想尽快上大学。”孙正义说。

  校长考虑了一会儿,说:“好吧,只要你能通过三年级的测评,我就让你直接升入三年级。”

  当天,孙正义参加了一次简单的测评,结果轻松通过。第二天他就升入了高三。

  高三的课程难度也不大,并且有相当一部分孙正义已经在日本高中学过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他开始了拼命的学习。他废寝忘食,手不释卷,甚至就连上厕所都带着书去。就这样,没用一周时间,他就读完了全部的高三课程。

  孙正义又找到了校长。有了上次的经验,这回他与校长说起话来轻松了很多:“校长先生,我想直接参加高考,去读大学。”校长的惊讶可想而知:“你才刚从二年级升到三年级……”

  孙正义自信地说:“您说过,只要通过考试就可以,不是吗?”

  他已经了解到,在美国,评定教育资质是不论年龄的。只要能通过上一阶段的资格考试,就能接受下一阶段的教育。因此,哪怕一个 10岁的孩子,只要能通过高考,就有资格报考任何一所美国大学。

  校长听得一愣,随即笑了:“你的进取精神真令人钦佩!”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学校普遍遵循一种“宽进严出”的原则,即入学容易毕业难。由此可以想见,相对于之前的跳级测评,高考的难度要大得多了。更为严苛的是,高中毕业需要通过六门课程,只要有一门课程不及格,就要等来年重新考过。或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特鲁西略才没有刻意阻止孙正义参加高考,他的潜台词似乎是:“如果真有能力的话,就闯过高考这一关吧!”

  虽说早有心理准备,孙正义在高考时还是遇到了问题。

  原来,孙正义的英文水平不太好,阅读英文试卷非常吃力,而且美国高考卷的题目不但比日本的多,也比他想象的多太多了。面对厚厚的一沓试卷,孙正义的大脑忽然一片空白——如果按照规定来做的话,他无论如何都难以通过高考!

  “难道就这样放弃吗?还要用一年的时间学习英语,以适应这种程度的考试才能进入大学与优美相聚吗?”

  想到不久前给优美做出的信誓旦旦的承诺,孙正义站起身来,硬着头皮对主考官说:“老师,我请求准许我使用字典,还有,我请求延长考试时间!”

  面对考生的过分要求,主考官吃惊不小,随即当场拒绝了孙正义的申请:“很遗憾,我没有准许你例外的权力!”

  “那好,我直接去向有权力的人说!”孙正义一边说着,离开了座位。

  于是考官和考生们一齐目瞪口呆地看着孙正义走出了考场。孙正义找到了负责高考的办公室。老师们一听他道明来意,都用看怪物似的眼神看着他。老师们显然都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情,更没遇到过这样大胆的学生。经过一番协商,一个老师拨打了教育委员会的电话。

  这似乎是幸运女神第一次真正眷顾孙正义。当时,美国政府正在为留住前来美国留学的各国人才绞尽脑汁 — 硅谷最初就是为此而建的,因而各教育机构也往往对特别优秀的留学生格外照顾。教育委员会听说了孙正义的事,又致电咨询了校方的意见,最终决定对孙正义“网开一面”。

  老师打电话的时候, 孙正义每一秒都如坐针毡。 当好消息传来后,他激动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带着字典匆匆赶回了考场。有人说:“人生在于一搏。”很多时候,看似不可能做到的事,只要能鼓起勇气去做,往往能够获得出乎意料的成功。如果孙正义当时没有鼓起勇气向考官提要求,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成功了。

  当然,他需要拼死一搏的时候还多着呢。

  尽管有字典在手,孙正义答起试题来还是有些吃力。毕竟英语与日语的差异不仅在于发音和字形,还在于逻辑与思维,不经过长时间的学习和适应是很难在短时间内读懂的。

  幸运的是, 教委会批给孙正义特权的决定中藏着一个 “漏洞” —他们只说“延长考试时间”,却没有说明延长多久,这样一来,只要孙正义能坚持到底,就算做上一整天也没有问题。考官显然对此毫无办法,更何况他早已领教了这个学生的执着。

  有了充沛的时间,孙正义仔细查阅了每一个不懂的单词,做完试题后又一遍一遍地翻回来检查。到了下午 3 点,规定的考试时间结束了,其他考生纷纷交卷离场,只有孙正义还在埋头书写,浑然不觉时间的流逝。

  最后,当孙正义伸展着发酸的腰背站起来交卷的时候,考官已经累得几乎没有力气说话了。收好试卷,他勉强作出一副笑脸,朝孙正义点点头道:“干得好!”

  孙正义抬腕一看手表,时间已是晚上 11 点了。

  连续三天,每天的考试都要拖到将近午夜,孙正义生平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精疲力尽”。

  考试过后便是令人心焦的等待。

  第三周时,等得几乎要发狂的孙正义终于收到了来自教委会的邮件,成绩单显示,他勉强通过了高考。那一刻,孙正义忍不住高声叫道:“太好了!终于可以和优美在一起了!”就这样,孙正义仅用了三周便结束了美国高中生涯,进入了圣名学院。

  有意思的是,尽管孙正义凭着实力、运气,以及放手一搏的勇气闯过了高考,但塞拉蒙特高中的学员记录上却是这样写的:“1974年 10 月 23 日,孙正义,退学。” — 因为他没有读完高中四年的课程,学校不能颁给他毕业证书。

  如今,塞拉蒙特高中已经不复存在,孙正义在该校闪电般结束的高中生涯就此创下了空前绝后的纪录。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