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文摘

作者:本-伯南克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  和讯读书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结束两天后,即9月20日,我到弗兰克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参加听证会。一同前去的还有亨利·保尔森以及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阿方索·杰克逊。那场听证会的主题是设法遏制抵押品止赎权浪潮的日益高涨,以便让业主们继续保留住自己的住房,并减少存在弊端的贷款业务。那场听证会虽然至关重要,但从政治视角来看,却存在争议。在之前两年间,抵押品止赎权问题越来越严重,尤其是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抵押贷款购置的住房的止赎权。我们预计,随着很多抵押贷款的“诱惑利率”结束,利率大幅上调,抵押品止赎权现象会继续增多,而且随着房价下跌,业主获取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业主可能不愿意继续支付高额月供。

  一些国会议员主张联邦政府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业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数议员则不赞成用纳税人的大笔钱去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只能在不新增开支的情况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减少抵押品止赎权现象。前不久,小布什总统转而要求大萧条时期设立的联邦住房管理局,帮助那些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贷款购房,而近期却没有还上月供的业主们。根据该计划,这些业主可以通过联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资计划获得利率固定的融资,业主缴纳的房贷保险金(而非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可以用来承担这个计划的成本。小布什总统还要求保尔森和阿方索·杰克逊研究一个名为“希望在眼前”(Hope Now)的房贷救助计划。该计划旨在避免越来越多的房屋遭到冻结,政府与主要的贷款公司达成协议,将某些次级房贷利率冻结5年,避免某些业主在未来数年因贷款升高付不出房贷而导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卖。这项计划成本主要由企业负担,不会动用美国政府的经费。

  在美联储,我们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当我们觉得能帮得上忙时,就给政府和国会提建议。无论在美联储内部还是外部,我都经常说避免“没有必要”的止赎现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说的“没有必要”的止赎,是指如果月供少一点,或者贷款条款修改一下,业主就能还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为中央银行,美联储无权落实财政支出计划,因此,谈到帮助处于困境的业主,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银行监管权。(这里暂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权力,因为这个工具是为了实现较为宏观的经济目标而预留的。)9月初,美联储和其他几个监管机构一道,发布了针对抵押贷款服务公司(mortgage servicer)的监管指导意见。这些公司通常为银行所有,负责收取贷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后将资金转交给抵押贷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所有者。这些公司还会通过修改还款条款或启动抵押品止赎程序来处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们敦促抵押贷款服务公司与陷入困境的借款者开展合作,因为冻结住宅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金钱,而且遭到冻结的住宅很少能够以好价钱转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贷出现了问题,那么修改还贷条款,让业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后再继续还款,对业主和放贷机构来讲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向抵押贷款行业发出的信息是,如果它们让辛苦谋生的业主们缓一口气,即使还款计划被搁置,监管机构也不会批评它们。全国各地有很多非营利性机构致力于为业主提供咨询和帮助,各大储备区的联邦储备银行也孜孜不倦地为此努力,向这些非营利性机构提供技术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层面的障碍和操作层面的复杂性成了修改贷款合约的拦路虎。比如,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领域的很多法律法规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资者或全部投资者同意的情况下,贷款合约才能修改。这就为修改贷款合约设置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很多借款者都申请了第二份抵押贷款,而且第二个放贷机构与第一个放贷机构是不同的,这样一来,在没有得到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哪一家都不大乐意修改业主的贷款合约。抵押贷款服务公司要处理的问题贷款越来越多,多到无力应对的程度,要处理这些问题贷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识,比处理良性资产麻烦多了。此外,抵押贷款服务公司出面修改贷款合约,得到的报酬很有限,因此,它们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资源去有效处理修改贷款合约的事宜。当然,并非所有贷款合约都符合修改条件,因为有些借款者的违约是由非利率因素导致的,比如失业、生病或离婚等。在这些情况下,即便修改贷款合约,降低月供金额,他们依然无法还贷。

  在那次听证会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违约者的贷款合约无论对放贷机构而言,还是对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双方似乎没有达成多少共识,真正付诸行动者并不多。从政治角度来讲,避免抵押品止赎权可能会被描述为防止华尔街去侵害普通民众的利益。但很多选民显然认为如果帮助违约者修改了贷款合约,那么,在那些负责任的借款者看来则是不负责任之举。

  参加完听证会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纪的美国海军英雄史蒂芬·迪凯特的豪宅式旧居,参加格林斯潘回忆录《动荡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的发布仪式。格林斯潘在职期间,基本上不怎么跟媒体打交道,现在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召开前夕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宣传新书。当被主持人问及如何评价美联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时,他表现得很客气,回答得闪烁其词,他说不知道自己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还说我“干得不错”。我希望他是正确的。我当时没有这样说出来,但当金融危机持续演变之际,我不禁开始反思他的书名蕴含的反讽意味。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结束后的几周内,金融环境持续小幅改善,降息和我们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动性似乎已经对批发融资市场产生了促进作用。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银行对借款银行的偿还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场继续上扬,道琼斯指数在10月9日收盘时,创下了14 165点的历史纪录。

  但并非所有消息都是积极的。华尔街分析师满是悲观地猜测各大金融公司即将发布的财报。9月28日,在美国储蓄机构监理局的批准下,网络银行(NetBank Inc.)成为次贷危机中第一家破产的商业银行。该银行1996年成立于亚特兰大郊区,是美国最早一批纯粹通过网络开展业务的银行之一。这是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结束以来倒闭的规模最大的储贷机构。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结束两天后,即9月20日,我到弗兰克的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参加听证会。一同前去的还有亨利·保尔森以及住房与城市发展部部长阿方索·杰克逊。那场听证会的主题是设法遏制抵押品止赎权浪潮的日益高涨,以便让业主们继续保留住自己的住房,并减少存在弊端的贷款业务。那场听证会虽然至关重要,但从政治视角来看,却存在争议。在之前两年间,抵押品止赎权问题越来越严重,尤其是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抵押贷款购置的住房的止赎权。我们预计,随着很多抵押贷款的“诱惑利率”结束,利率大幅上调,抵押品止赎权现象会继续增多,而且随着房价下跌,业主获取融资的难度越来越大,那些首付非常低的业主可能不愿意继续支付高额月供。

  一些国会议员主张联邦政府为那些陷入困境的业主直接提供救助,但大多数议员则不赞成用纳税人的大笔钱去解决这个问题。政府只能在不新增开支的情况下,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减少抵押品止赎权现象。前不久,小布什总统转而要求大萧条时期设立的联邦住房管理局,帮助那些通过可调整利率次级贷款购房,而近期却没有还上月供的业主们。根据该计划,这些业主可以通过联邦住房管理局推出的再融资计划获得利率固定的融资,业主缴纳的房贷保险金(而非纳税人缴纳的税款)可以用来承担这个计划的成本。小布什总统还要求保尔森和阿方索·杰克逊研究一个名为“希望在眼前”(Hope Now)的房贷救助计划。该计划旨在避免越来越多的房屋遭到冻结,政府与主要的贷款公司达成协议,将某些次级房贷利率冻结5年,避免某些业主在未来数年因贷款升高付不出房贷而导致房子遭到法院查封和拍卖。这项计划成本主要由企业负担,不会动用美国政府的经费。

  在美联储,我们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些事情,当我们觉得能帮得上忙时,就给政府和国会提建议。无论在美联储内部还是外部,我都经常说避免“没有必要”的止赎现象是燃眉之急。我所说的“没有必要”的止赎,是指如果月供少一点,或者贷款条款修改一下,业主就能还上,就能保住自己的房子。但作为中央银行,美联储无权落实财政支出计划,因此,谈到帮助处于困境的业主,我们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我们可以利用的最佳工具就是银行监管权。(这里暂且不提降低短期利率的权力,因为这个工具是为了实现较为宏观的经济目标而预留的。)9月初,美联储和其他几个监管机构一道,发布了针对抵押贷款服务公司(mortgage servicer)的监管指导意见。这些公司通常为银行所有,负责收取贷款者支付的月供,然后将资金转交给抵押贷款所有者,包括抵押贷款支持证券的所有者。这些公司还会通过修改还款条款或启动抵押品止赎程序来处理拖欠月供的借款者。我们敦促抵押贷款服务公司与陷入困境的借款者开展合作,因为冻结住宅需要耗费一定的时间和金钱,而且遭到冻结的住宅很少能够以好价钱转售出去。因此,如果放贷出现了问题,那么修改还贷条款,让业主保住自己的房子,日后再继续还款,对业主和放贷机构来讲都是有意义的。我们向抵押贷款行业发出的信息是,如果它们让辛苦谋生的业主们缓一口气,即使还款计划被搁置,监管机构也不会批评它们。全国各地有很多非营利性机构致力于为业主提供咨询和帮助,各大储备区的联邦储备银行也孜孜不倦地为此努力,向这些非营利性机构提供技术援助和其他支持。

  不幸的是,制度层面的障碍和操作层面的复杂性成了修改贷款合约的拦路虎。比如,抵押贷款支持证券领域的很多法律法规都要求,只有在大部分投资者或全部投资者同意的情况下,贷款合约才能修改。这就为修改贷款合约设置了一个很高的门槛。很多借款者都申请了第二份抵押贷款,而且第二个放贷机构与第一个放贷机构是不同的,这样一来,在没有得到对方许可的情况下,哪一家都不大乐意修改业主的贷款合约。抵押贷款服务公司要处理的问题贷款越来越多,多到无力应对的程度,要处理这些问题贷款,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需要拿出更多的知识,比处理良性资产麻烦多了。此外,抵押贷款服务公司出面修改贷款合约,得到的报酬很有限,因此,它们既没有动力,也没有资源去有效处理修改贷款合约的事宜。当然,并非所有贷款合约都符合修改条件,因为有些借款者的违约是由非利率因素导致的,比如失业、生病或离婚等。在这些情况下,即便修改贷款合约,降低月供金额,他们依然无法还贷。

  在那次听证会上,我一如既往地指出修改违约者的贷款合约无论对放贷机构而言,还是对借款者而言,都是有利的,但双方似乎没有达成多少共识,真正付诸行动者并不多。从政治角度来讲,避免抵押品止赎权可能会被描述为防止华尔街去侵害普通民众的利益。但很多选民显然认为如果帮助违约者修改了贷款合约,那么,在那些负责任的借款者看来则是不负责任之举。

  参加完听证会的第二天,我和安娜前往19世纪的美国海军英雄史蒂芬·迪凯特的豪宅式旧居,参加格林斯潘回忆录《动荡年代》(The Age of Turbulence)的发布仪式。格林斯潘在职期间,基本上不怎么跟媒体打交道,现在却在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例会召开前夕在哥伦比亚广播公司的《60分钟》节目中宣传新书。当被主持人问及如何评价美联储应对金融危机的方式时,他表现得很客气,回答得闪烁其词,他说不知道自己会采取什么不同的做法,还说我“干得不错”。我希望他是正确的。我当时没有这样说出来,但当金融危机持续演变之际,我不禁开始反思他的书名蕴含的反讽意味。

  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9月例会结束后的几周内,金融环境持续小幅改善,降息和我们之前努力增加的流动性似乎已经对批发融资市场产生了促进作用。银行间同业拆借利率表明放款银行对借款银行的偿还能力感到略微放心了一些。股票市场继续上扬,道琼斯指数在10月9日收盘时,创下了14 165点的历史纪录。

  但并非所有消息都是积极的。华尔街分析师满是悲观地猜测各大金融公司即将发布的财报。9月28日,在美国储蓄机构监理局的批准下,网络银行(NetBank Inc.)成为次贷危机中第一家破产的商业银行。该银行1996年成立于亚特兰大郊区,是美国最早一批纯粹通过网络开展业务的银行之一。这是20世纪80年代储贷危机结束以来倒闭的规模最大的储贷机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