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中国2016年形势超复杂

作者:王德培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和讯读书
  除了外部形势,对于中国自身而言,当下形势前所未有的复杂。

   首先是危机态势,2016年将是后危机时期的筑底之年。表现为:①工业去产能进一步扩大。尽管查封煤窑、压缩生产等去产能力度不小,但在稳增长之下,换个环保马甲 “死灰复燃 ”的亦不在少数。加之,大宗商品 “跌跌不休”, PPI连续 44个月为负,显示中国不少行业生产几近顶峰,仅唐山地区钢产量就超欧洲,企业资不抵债 “覆水难收”。 2015年政府 “壮士断腕 ”推进改革,一旦政府补贴取消,企业 “断了财路”,那么伴随僵尸企业现形后自然死亡,市场的优胜劣汰将加速中国工业去产能之路。②工业园区普遍萎缩。据估算,早在 2011年年底全国所有的各种工业园区相加就超过万个,于是一旦进入工业去产能,这些工业园区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虽然仍有不少园区借着新概念 “登堂入室”,但且不说 “生不逢时”,单同质竞争就 “一地鸡毛”,更何况工业园区本身就过剩,不少已成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2016年伴随工业去产能,工业园区荒废之殇将进一步蔓延。③空城纷纷现形。这已不单纯是城市快速扩张惹的祸,关键还在于缺乏实际需求。尤其是三四线城市在地方政绩和 GDP保增长下的造城运动,已让不少新区、新城空有城市架子却不见人影。仅2014年国内就新增鄂尔多斯、营口等 12座空城。即便如此,高铁沿线的新城仍层出不穷,2016年这么多新城到底谁真谁假,将逐渐 “水落石出”。④商业地产部分崩盘。因为从规划看,不少地方的商业地产早已超标超规格,若与之密切相关的商业景气度下滑,“满城尽是综合体 ”则必将陷入过剩的恶性竞争之中。尤其在网络电商和同质化竞争的内外夹击下,2015年商业地产将是去产能的元年,重灾区将是不顾实际消费支撑大量上马综合体的二三线城市。

   其次,中国经济面临的变量越来越多。不仅描述形势的传统数据如固投、出口等指标都不太好看,GDP持续三年徘徊在历史低位,且有去产能行至半道、实体企业举步维艰、货币供应 “不知收敛”、地方债务风险暴增等诸多变量 “拖累”。具体而言,关于中国经济总量的美誉层出不穷:IMF甚至说按照购买力平价的计算认为中国的经济规模在 2014年已经超过美国。但褪去 “强刺激 ”外衣之后,从地方政府债台高筑、银行坏账显山露水也就看到了经济质量的腐肉。就连引以为傲的外贸,细看下来也是大而不强,外贸中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中国不足 20%,自主品牌出口不足 10%;另外,产品增值率中国为 30%,同美国、德国、日本的 48%、47%、41%的比率相比差距不小。此外,“三来一补、两头在外、大进大出 ”的经济模式并没有换得对等的主导权。这从中国频频遭遇贸易调查就可窥见一斑:据商务部统计,2002年至 2012年,中国共遭遇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各种形式的贸易救济调查案件 842起,同期,中国产品遭遇美国知识产权 “337调查 ”[ 337调查:指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United States 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简称USITC)根据美国《1930年关税法》( Tariff Act of 1930)第337节(简称“337条款”)及相关修正案进行的调查,禁止的是一切不公平竞争行为或向美国出口产品中的任何不公平贸易行为。]共130起。所谓的中国经济高增长,微笑的是老外,苦笑的是中国(微笑曲线)。

   最后,经济形势呈现出多重属性,政治上反腐力度不减与经济疲软并行,出现“政上经下 ”悖论;“旧经济 ”江河日下,新经济风生水起,但尚处于青黄不接,何时形成替代不得而知,具体而言,“一带一路 ”的推进让地方政府看到了消化过剩产能的曙光,相关地方政府打着为当地过剩产能寻找消化通道的小九九争抢与其对接。虽然此举有其现实理由,但背后却隐含着地方政府在发展经济中的“惯性 ”和“硬伤”,即,尽管经济转型喊了多年,但地方政府还是更善于抓传统经济(老经济),而不长于在新经济上做文章。毕竟,政府搞传统经济早已轻车熟路,通过抓大项目、重点工程等套路动辄就搞得风生水起;然而,新经济还处于萌发状态,往往无形无影,缺乏抓手不说,还风险极高,稍有不慎大把的投资就会灰飞烟灭,即便是财大气粗的地方政府也不愿意轻易以身犯险,给自己的政绩抹黑。如此,就形成这样一种局面:地方政府依然是传统经济不遗余力的推动者,而新经济却几乎只能自生自灭,任由资本、市场自行探索。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