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2016年股市怎么走

作者:王德培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和讯读书
  2016年股市进入第二台阶

   鉴于金融大爆炸的能量太大,改革的空间太大,都将会在股市上得到反映。我们判断:经过近半年的休养生息,2015年年底已经进入第二台阶,其起点正是第一台阶的跌落点,在震荡拉锯中确认均衡点位后,正在为向下一个高位冲刺而积聚各方面能量。种种迹象表明,眼下市场已经启动,如2015年10月沪深股市过亿元市值的账户增加了 1010个,长线资金开始入场。

   鉴于 2016年较难看见在制度建设上有大动作出现,又因为有关方面的惯性,依然将演绎政策不成熟行情,一些 “小打小闹 ”的动作会推动股市继续上攻,但要让中国股市下起 “牛市雨 ”的能量还不够充足。具体原因如下:

   首先,带有计划经济历史痕迹的 A股,其国家经营、政治性配置等痼疾积重难返。肖钢的一个核心、四个要点(注册制 +天然权力、信息披露、主体归位尽责、宽进严出),如同当年国资委的李荣融(强调 “央企要做到行业第三名 ”等理念)驴唇不对马嘴,其真实含义是:理想概念 +实质性扩容,然而,行情管控与喊话总是 “被打脸”,毕竟证监会独木难支,撑不起大牛,因为其无法代表中国股市。事实上,中国股市有 “四个代表 ”——证监会、国资委、财政部、央行,只有 “四个代表 ”拧成一股绳才能牵出真正的牛市,但“四个代表 ”却各唱各的调:证监会想干事,但使唤丫头拿钥匙 ——当家不做主;国资委还没想好国企改革方案;财政部连方向感都没有;央行就知道左平右衡,对货币之水倒是收放自如。不过,“四个代表 ”又似有联动:证监会踩刹车,央行将 2015年广义货币(M2)控制在 12%左右,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银监会下发委托贷款管理办法,不允许流入股市;国资委讲国企改革、整体上市、混合经济概念;财政部留后手,实在不行就动动税。显见的是,证监会、国资委等行政部门走向有负面清单管理,由行政审批转为规则制定及运作的监管,其职责转型艰难。

   其次,改革已进入深水区,尤其是类似交易制度的改革,由于改变市场游戏规则,意味着股市去行政化,或将经历一个艰难的摸索过程。由于注册制对市场的运作要求与审核制也不一样,市场选择的权重越来越重,很容易出现个股被集体做空的情况,而一旦出现退市又将形成大量的民间诉讼,需要社会法制的支撑,如集体诉讼制度。再考虑到中国目前的信用与监管状况,没有严格的惩处机制护佑,没有对中小投资者的有效保护,对信息披露违规、财务造假等行为处罚太轻,仅是对公司和相关责任人进行警告,或处以几万到几十万元罚款。由此注册制有可能异化为一场内幕交易、信息造假的狂欢,而交易者对市场真实信息的甄别却有心无力,或将沦为造假者的天堂,因而司法体系与监管体系的配合必不可少。由此可见,真正的注册制需要满足市场选择、严格退市、做空、集体诉讼等诸多要素,其改革不是一蹴而就,一改就灵的,也无法成为牛熊的分水岭。

   最后,国有企业改革对股市多空的意义更为重要,毕竟国有企业一股独大,在解决股权分置之后,要解决流动性分置问题,带来临界意义上的变化,并不是那么容易,它涉及国企分类、整体上市、混合经济等诸多问题,不可能在 2016年一步到位。

   由于是牛熊并存,热点、概念变化极大,对于投资者而言,选择炒作波段还是炒作政策?二者区别在于,波段以百点计,政策以千点计;波段是券商、庄家制造的,一星期就可能是一个轮回;而政策不稳定是有关方面的惯性,往往是半年或一年为界,在这种格局下,炒作波段属于散户中极少的技术派、职业派,其几乎修炼到火眼金睛、没心没肺的程度,或能火中取栗;对于面大量广的普通股民而言,由于政策经济的本质在短期内难以根本改变,政策的变化依然会很大,因此要在股市中获利更多有赖于不炒波段炒政策,避免被一茬茬 “割韭菜 ”的命运。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