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前言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作者:水皮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和讯读书
  坚守财经新闻领域20余载的水皮,一直紧跟中国经济潮流,也始终跑在别人前面,可谓“领头羊”。他的财经评论,从内容上看,因职业关系而追求客观,与经济学家立足点不同;从文笔上看,曾为文科状元的他追求精到,功底深厚,“股市鲁迅”绝非浪得虚名。

  故而水皮的“御风而行”,绝不是轻飘飘的“悬浮”,而是基于扎实的功底和经历。本文九问水皮,论做人,他时时提醒自己不惧挫折、脚踏实地;论事业,他追求厚积薄发、坚持不懈;论写作,他自问诚恳无悔。

  做人,要够“man”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是水皮认为人生必备的经历。“人一生中必须要有一两次快意恩仇的事情,否则一生循规蹈矩有什么意思呢?”这是一种勇气、一种态度,更是一种能力。给年轻人的“三词寄语”,是他经历和反思的精华,无论在任何行业,都值得反复回味。

  问:如果送给年轻人你觉得最重要的三个词,会是哪三个?

  水皮:“责任感”、“有追求”和“不怕归零”,是我现在还时时提醒自己的三个词。

  对父母、对家庭、对自己负责非常重要。我高中只读了两年就提前高考了。当时父母已经退休,我感觉自己已经成人,不能再依靠家里,所以从重点中学转学去第二年就可以高考的普通高中。不过正因为有了这种压力,自食其力反而没那么难,渐渐地,这种责任感就成了习惯。

  另外,我常提醒自己一定要追求最好—在自立的前提下,要对自己有所要求。高考时,我是苏州的文科状元,这之后就开始“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了,既然已经成了状元,那以后的每一步,都必须高标准严要求。

  我自己还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如果你要我形容水皮,我会说自己很“man”,很男人。

  “男人”的含义有很多,有江湖,有义气,有胆量,敢做敢当,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就拿我身处的行业来说,新闻是一个相对理想化的行业,记者有时会挺身而出,打抱不平。

  诚然,虽然我大部分的人生都算得上顺风顺水,也曾经因为坚持知其不可为而为之受过点挫折,但我并不后悔那时的大无畏精神。

  其实,只要任何时候都不怕归零,大不了就从头再来,就会养成一种很让人欣赏的气概。抛开机会成本确实很难,但有时候做决定,一定要放弃利诱、不计成本、宁可归零。男人要像男人!

  问:有没有一些弱点,是自己需要克服的?

  水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短处,都很难突破自我。我对自己有一个清醒的认识:靠自己没办法不停的进步。人都会产生惰性,跟自己的过去比、同行比,都会有心满意足的时候。所以我选择《华夏时报》,选择王健林来做我的老板。他是一个有大追求的人,一直在向前跑,让其他人没有任何理由停下来。跟着他,我可以被动地进步,能够不停地上新台阶。从某种程度上说,王健林会带着别人突破能力的极限,让我可以踏踏实实地在媒体这个领域做好自己的事情。每个人都需要这种充满“正能量”的人来激励自己。

  做新闻,是种“另辟蹊径”

  水皮的事业选择,可以用“另辟蹊径”来形容。在20世纪80年代,新闻专业的他,选择做当时几乎无先例的财经新闻;有了一些经济基础的人纷纷转向商业,做投资、基金之时,他还坚守在新闻事业中。这看似特别的道路,在水皮看来,却是最理想的选择,也是他毕生付出。

  问:什么样的机缘巧合,将你的新闻路与财经联系在了一起?

  水皮:我们这一代人非常幸运,在学习欲最旺盛时,碰上了这个中国资本从无到有,渐渐培育出巨大的市场的大时代。

  我比同龄人的运气更好。我本科与研究生学习的都是新闻,实际上都与经济无关。但我在中国社会科学院读新闻系研究生时,经济大潮席卷而来,大家都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了强烈的兴趣,开始关注前沿的市场。当时研究所的图书馆里,有大量在市场上根本见不到的港版和台湾版的股市书,我如获至宝,一个人没完没了地通读了数遍。在彼时,恐怕连经济专业的学生也未必有这种机会。正是这种幸运的选择,确定了我的职业方向。

  有了这些珍贵的知识积累,我1989年毕业后加入《工商时报》,大胆地要求开设股市专栏,这在当时简直可以用“不可思议”来形容。同时代的大部分人,还不清楚股票、股市的含义,更不要说什么是K线图了。在专栏中,我做了大胆的尝试,乘着1990年股市即将开放的东风,借媒体的平台,给读者介绍什么是股票、股份制,解读国家公布的文件,普及经济学常识。在这方面,我与同龄人比,确实是赢在了起跑线上。那时我绝不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而是真的有足够自信点评股市。现在回望,当时我年轻,没有束缚,可能反而更能看清一些现象的本质。

  问:20多年的新闻从业经验,给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水皮:“客观、客观、再客观”是新闻界的紧箍咒。因为深知所有的新闻报道都是“主观”做出来的,所以我们更要强调客观,尽可能找到方方面面的信息,展示给公众。记者的身份决定了我们一方面“见多识广”,并且对新消息非常敏感;另一方面我们也时刻谨记不能过分陷入市场之中,要对自己有所约束。对市场本身、市场趋势、个股的评论,都要紧抓一个关键词“客观”。多年的“紧箍咒”,给了我非常好的观察评论市场的角度,既身在其中观察,又要经常跳出其外,如此不停地跳进跳出,尽量还原真实。

  问:为何要坚持做报纸而非转向商业?

  水皮:乐观是我的天性,能够在这个行业坚持下去,与我的天性有关。我是有理想情结的,觉得这个社会需要推动力,而新闻媒体在社会转型时能起到这样的作用,所以我热爱自己的事业。成就感对我而言,是做一个行业到了巅峰,才会让人产生掉头而去的概念,我不赞同轻易转行。到目前为止,自己在这一行还没做到出类拔萃的地步。事业没有做完,更没有到达巅峰,自然就没有所谓的“功成身退”。

  至于很多人关注的“挣钱”问题,我更没可能有成就感——如果以收入多少来评价社会价值或者个人价值,太多人比我做得好多了!

  御风,高飞远行

  “御风而行”,取自《庄子》中“列子御风而行”的故事,取其表意,强调一种重视“势”的态度。本书五章中水皮的文章,分别包括论人、论股市、论金融改革、论行业和作者的感悟,无一不以“趋势”为核心,引导读者读懂经济走向,看透股市规律。

  问:书中第一章主要是论人。这些你所写过的人,都有什么特点?

  水皮:我曾经写过许多人,观察他们的微妙动作,然后来写。这些人都非常有责任感、有追求,更加有胸怀。很多人看了我写的文章,即便是批评他们的,也依然对我说,你要继续写,我特别希望听到你的真实想法。这是一种非常难得的大胸怀。这些真正能成名成家的人,我都非常尊敬,这是一种既不会“羡慕嫉妒恨”,也不至于仰视他们的情感。

  书中写到的人,有些的确和我交往较多,也有些是朋友,有些算不上朋友,却也都认识。我一般不会评论不认识的人。写他们的立足点,肯定都是善意的,也许我讨论的不一定对,但不管对错,我都能坦然面对对方,与人为善是我的原则。

  问:说回书中的内容,房地产是书中的一个重要议题,也是一直处在社会风口浪尖的话题。你的最新看法是什么?

  水皮:我还是坚持立法禁止炒房。法律规定好,我们可以买几套房,大家来执行,是一种依法治国的做法。其实后来我们的一些措施,从严厉程度上讲,已经远远超出了立法禁止炒房的概念,甚至会“伤及无辜”了。其实,加大购房成本和征税不如立法的保护性强。房子是最基本的生活必需品,再贵老百姓都要买,成本加得再高老百姓都要买,收再多的税老百姓都要买。而立法禁止炒房,无论多有钱的人,也不会愿意将钱投入非法领域,房价就会更容易调节。人们不能把房地产当作股票一样炒,因为毕竟它是有限的公共资源。

  问:本书中,看待市场的基调还是很乐观的,你是否一直坚持这种看法?

  水皮:早期的时候,有些人叫我“死多头” ——你看水皮从来不看空,因为我的大部分文章都很乐观。其实我不是一味地看多行情,只是基于对中国经济的宏观判断,认为波动都是暂时的。市场如果一定会反映经济基本面的话,一定是短期波动,长期向好,所以我是相对乐观的。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偶尔看空的时候,我不是很愿意在媒体上或公开场合渲染这种判断。

  不过最近几年,我觉得自己有更重要的内容需要讲,而不仅仅是简单的多空,也很难再被贴上“多头”、“空头”的标签了。

  问:本书书名为什么叫《御风而行》?

  水皮:“御风”有“乘风”之意,乘风而行,可以到达更高、更远,与随波逐流有很大的区别。它绝不是随遇而安,而是顺势而为,将主动与被动合二为一。这和做股票一样,要看清大势。我一直认为,人与社会一定要有良性互动,因此“御风而行”四个字,既可以很好地阐释出我这几十年来关于经济、股市的看法,也包含着我对社会生活的感悟。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