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人们往往倾向于应付事物,而不是积极地影响事物。实际上,我们能够发明各种各样应付事物的方法。例如,我们抛弃质量监控项目,转而雇佣全职的监察员,但没人会听从他们;我们不采取措施改善糟糕的学校,而是一味地向朋友抱怨,之后自己辅导孩子作为弥补;坚持节食和锻炼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久前,全世界为这个星球上最小却最成功的生物——艾滋病病毒庆祝生日。回顾它在多伦多的生日宴会(第16届国际艾滋病大会),突出了我们对于自己能够改变人们的行为这一信念普遍缺乏信心。此次大会期间,90%的演讲、课程和活动都是与怎样应对艾滋病有关。

  当然,帮助艾滋病患者是至关重要的。我们应该花时间讨论怎样减少对艾滋病患者的歧视、怎样大幅提高人们获取药物的途径。然而,此次国际艾滋病大会上,只有不到10%的演讲对于怎样改变导致疾病肆虐的行为有所涉及,这无不表明了我们集体的无可奈何和软弱无力。

  这就好像许多排着长队的汽车一起冲向悬崖,随后全部毁灭。一位领导者发现了这一庞大的毁灭性举动,并立即采取措施。然而,他不是冲到悬崖顶端寻找方法阻止司机们冲向灾难,而是在悬崖底召集了大量救护车。当我们把绝大部分的努力用在事后补救,而非预防时,实际上是在默默地宣布,我们不知道如何影响人们的思想和行动,我们放弃了。

  应付的事例随处可见。怎样有效地解决赌博成瘾这一问题?努力开发一种抗上瘾药丸。信息部门业绩不佳?那就外包。配偶向你发火?立法允许无过失离婚。最近刚释放的囚犯很快又重操旧业犯下罪行?那就别这么早释放他们。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