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我们还来到墨西哥城,拜访了电视制片人萨比多(Miguel Sabido)。他曾创造了一种影响力方法从而改变了几十万人的行为。

  萨比多通过制作各种改变人们生活的电视剧,完善了改变人们思维和行动的一系列策略。萨比多制作的颇受欢迎的电视剧《和我一起来》(Ven Conmigo)旨在提高人们的文化水平,当时他的节目促使25万多名电视观众来到墨西哥城,寻找节目中提及的免费识字手册。萨比多在娱乐教育领域的做法正为许多国家所效仿,并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仔细研究他的工作将有助于我们理解,怎样使用一些最好的影响力工具帮助他人自愿地改变他们的思维和想法。

  我们还来到了纽约,汪辛克 (Brian Wansink)发现“物理空间”因素在人们减肥时会起到促进或抑制的作用。通过学习汪辛克及其他人怎样获得这种“亲近的力量”,我们也能够运用相同的方法来督促孩子阅读更多的书籍,或鼓励同事们相互协作。

  为了解怎样发展最重要的影响力方法之一,我们来到佐治亚州的亚特兰大拜访卡特中心的唐纳德-霍普金斯博士 (Dr. Donald Hopkins) 及其同事。他们在亚非两洲的工作,教会我们如何明确那些能改变数百万人习惯的少数关键行为。霍普金斯在工作中运用“正向偏差”原则(positive deviance),使我们了解到,必须具备哪些素质才能发现少数关键行为,从而激励我们为改变付出更多的努力。

  自1986年以来,霍普金斯博士及其在亚特兰大卡特中心的工作小组一直致力于消除麦地那龙线虫病。麦地那龙线虫是人类最大的寄生虫之一(能长到1米),给数百万人带来了无法估量的痛苦。当生活在西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的村民们饮用未过滤的污水时,他们同时也将麦地那龙线虫的幼虫饮入体内,幼虫会穿透肠壁,逐渐长大。

  最终,这些麦地那龙线虫会分泌一种酸性物质,帮助自己穿出宿主身体。一旦麦地那龙线虫接近皮肤表面,这种酸性分泌物会引发灼烧的水泡。为了缓解疼痛,患者往往会冲到附近的水域,将感染的下肢扎进水中,以减少灼热疼痛之感。而这正是麦地那龙线虫所希望的——接近水源产下几十万只幼虫,从而开始悲剧的又一次循环。

  感染者数周不能干农活。当父母感染后,孩子们便可能辍学,以便帮助打理家务琐事。庄稼无人耕作,收成尽失,饥荒随之而来。文盲和贫困的恶性循环继续侵蚀着下一代。通常,由麦地那龙线虫引发的继发性感染会导致死亡。于是,3 500年以来,麦地那龙线虫一直是许多国家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主要障碍。

  1986年,霍普金斯博士及其同事们对麦地那龙线虫宣战。霍普金斯对这一疾病非常感兴趣,因为他知道,如果这2.3 万座村庄中的1.2亿人能够改变一些关键行为,一年后便再也不会出现这种疾病。但试想一下,要影响这么多国家如此分散的人群,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些国家往往面临着腐败问题,缺乏医疗卫生体系或者政治动荡。

  然而,霍普金斯团队就是这么做的。他和他的同事们为献身于这一人类历史上从未实现过的事业而深感自豪。他们在没有找到治愈良方的情况下,消除了一场全球性疾病。霍普金斯和他无畏勇猛的团队,仅仅通过有效改变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就将这一疾病击垮了。

  霍普金斯的工作对个人、企业和社区有着巨大的影响和意义。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攻克的“麦地那龙线虫病”。霍普金斯首先告诉我们怎样发现别人的成功,然后怎样明确少数关键行为,最后,只要日常坚持执行,这些行为将保证我们取得成功。

  当大多数人都失败时,学会那些成功的策略,将使你受益非浅。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