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射箭与立身——“射”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射箭”是人类早期的一种重要活动,因此表述这种活动的汉字“射”早在商代的甲骨文中就已经出现了。“射”在甲骨文中作“”,由一支箭和张开的弓组成,像箭在弦上待发之形。一望其形体,便知其本义为射箭。金文作“”,在甲骨文的基础上加了一“”,像手搭箭而射之形,显然是对“射”这个动作作了非常朴素而生动的描摹。

  篆文的“射”与甲骨文、金文的形体相去甚远,一变而为“”或“射”。《说文解字•矢部》:“,弓弩发于身而中于远也。从矢,从身。”有的学者不同意许慎的看法,认为“射”字的这一变化,其造字意义令人费解,纯属汉字的讹变。将弓矢形变为“身”字,使人领会不到它所示的意义。许慎说,既然能将“”训为“弓弩发于身”,人们又何尝不能理解成“身为飞矢所射中”呢?因此,有的学者认为“身”是由“弓”形讹变而成的。

  许慎《说文解字•矢部》:“射,篆文,从寸。寸,法度也,亦手也。”有的学者认为许慎对“射”的解释有道理。“身”指“人身”,“寸”即表示“法度”、“准则”。“射”的造字意义则当为人的立身之道。他们认为汉字的字形演变及其异体字的产生,其原因是复杂的,而不同的观念意识以及文化背景的诱发是其中最重要的原因。

  射箭,在古代既是先民用以对付敌人的手段,又是一种重要的生产手段。打仗、狩猎总少不了射箭这一活动,因而古人将“射”列为“六艺”之一,而“六艺”被列为古代教育的主要内容,当然是为了人类生存发展的需要。《周礼•地官•大司徒》:“三曰六艺:礼、乐、射、御、书、数。”操弓射箭在一般人看来,充其量也不过是一项专门技能,何以成为衡量人的才德的标志呢?此事在今人看来,似乎是不可思议的,而古人实在是这样看的,也是这样做的。古代以“射”术来选拔官吏。《礼记•射义》云:“天子之大射,谓之射侯。射侯者,射为侯也,射中则为诸侯,射不中则不为诸侯。”从古籍中的记载可知,“射”在古代曾是选人的标准,而这种标准的确定,当然是因为“射”是人才德的充分体现。《礼记•射义》中说:“射者,仁之道也。射求正诸己。”显然,“射”与“仁”是相关联的。《礼记•射义》中又说:“以立德行者,莫若射,故圣王务焉。”古人认为射法是德行所由生,又是德行所由见。这一记载揭示了这一事实: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射”与“仁”、“德行”这类做人之道,被认为是相为表里的。

  《列子•说符》中有一则将学射之理与治国修身等同起来的故事。列子学习射箭,能很准确地射中靶子,于是他去向老师关尹子请教。关尹子就问列子:“你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射中吗?”列子回答说:“不知道。”关尹子就告诉他,你回去还要学习射箭。列子又练了三年,又去向关尹子报告自己学习射箭的情况。关尹子又问列子:“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能射中靶子吗?”列子回答道:“现在我知道了。”关尹子高兴地说道:“那就行了,你要把它牢记在心,千万别忘记了。”最后,关尹子还叮嘱列子说:“非独射也,为国与身也亦皆如之。”意思是:不但射箭是如此,治理国家和修养自身也都是同样的道理。

  弓箭既然为人们生存于世上的主要仰仗物,则弓箭的使用——射,自然也关系到人的生存能力。所以古代要求出世后的新生儿一定要行“射天地四方”之礼;这样做,自然是父母为了赋予孩子一种最强大的生存能力,希望他今后的人生有着一条像射出的箭一样,畅达顺利的生活道路。射礼是周礼的一种,也是古人的一种游乐活动。大家登堂而射,射后看谁中靶最多,中靶少者罚饮酒。《论语•八佾》载:“子曰:‘君子无所争。必有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这段话的意思是:君子没有什么可争的事情。如果有什么可争,一定是比箭吧!开始射箭比赛时,参加竞赛的人相互作揖然后登堂比赛,比赛完后走下堂来,然后(作揖)喝酒。这种竞赛是很有礼貌的。看来,射箭在古代是一种士大夫经常开展的高雅娱乐活动。其后射演变成一种以赌注争输赢的比赛活动,相当于今天的赌博。如《史记•孙子吴起列传》中所载的:“田忌信然之,与王及诸公子逐射千金。”在此基础上,“射”便引申出“猜”、“猜度”的意思。如《吕氏春秋•重言》:“有鸟止于南方之阜,三年不动不飞不鸣,是何鸟也?王射之。”这里的“射”就是“猜”的意思。

  中国历史上关于“善射”的传说和故事很多,除了后羿“射日”的故事外,还有“射潮”。相传五代时的吴越王钱缪因为钱塘江潮水年年汹涌,危害群众,于是带领群众筑堤挡潮。但由于潮水日夜冲击不止,无法施工,他就下令几百个强射手用箭射击潮头,终于使潮头改变了流向,于是加紧动工,筑成了堤坝。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