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男性生殖器的形象——“且”、“祖”二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且”的甲骨文是“”或“”,金文的形体与甲骨文相同。“且”是“祖”的本字。郭沫若先生认为“”就是男性生殖器的形象(见《卜辞通纂》),是象形字。

  当父权制萌芽以后,男子曾作出种种努力,从而建立了男性生育的观念。人们认为,胎儿完全是由父亲的种子植入母体后形成的,母亲只是为他(她)的发育提供了一个场所,就像一粒植物的种子植入大地可以生长一样。这样,以男性为主要对象的新的生育意识便不可避免地产生了,“且”则是这种意识的凝聚物。

  人们发现,远古先民对于祖先的崇拜是与对生育的渴望联系在一起的,或者说,对祖先的崇拜曾经是以对生育的崇拜形式表现出来的。人们对男性祖先繁育后代的功绩具有强烈的崇拜意识,因而对祖先的崇拜自然要以对男性生殖器崇拜的形式表现出来。

  “且”为生殖器在考古中也时有发现。出土的远古时期石祖或木祖的形制,完全像男性生殖器的形状。从它的性质来看,考古学家们认为这些石祖或木祖无疑是古人顶礼膜拜的对象。这种拜“祖”的习俗至今在一些地方还保存着。四川木里县大坝村附近的山间有一个鸡儿洞,在这个岩洞里供着一个石制的男性生殖器,有的妇女婚后不育时,就到洞里的石祖前烧香上供,然后在这个石质生殖器上坐一会。木里县俄亚乡卡瓦村也供有石祖,妇女不育时,先请巫师带到山洞里向石祖烧香叩头,在水池里洗浴,然后在石祖上吸喝圣水,据说这样做了以后,妇女就有了生育能力。我国少数民族中的西藏的门巴族和云南西双版纳的傣族,至今仍有供奉石祖或木祖的风俗。这些都可以说明郭沫若的分析是正确的。

  其实,“祖”作为男性生殖器,在典籍中也时有所见。如唐代玄应的《一切经音义•六九》引北魏顾野王曰:“裸,脱衣露祖也。”这里的“祖”就是男性生殖器,即“祖”的本义。因为“且”象征着人类的祖先,又因它受人祭祀,后人便在“且”的左边加“礻”而作“祖”。在“且”旁加“礻”,一直到小篆才稳定下来。清代王筠在《说文句读》中说:“祖者,且也。钟鼎文凡祖字皆作‘且’。”

  古人为了纪念祖先,以石祖或木祖表示故去的先人,并把它置于庙堂里,供人们祭祀,由此“祖”便引申出“祖庙”的意思。《说文解字•示部》:“祖,始庙也。”“始庙”就是为始封之君王所建的庙。如《荀子•成相》:“启乃下,武王善之,封之于宋,立其祖。”俞樾平议:“言封之于宋而立其宗庙也。”

  “祖”字出现后,“且”的本义全由“祖”接替,“且”则专门借作副词、代词以及其他虚词。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