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众矢汇集于旗帜之下——“矢”、“族”二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矢”甲骨文作“”或“”,金文作“”。其形体就像箭一样,前端是锐利的箭头镝,中间是箭杆,鼓起的部分像上下相接的地方缠的东西,下部分是箭尾,似结有雕羽。可见,“矢”的本义就是箭,是古代的一种射杀远方敌人的兵器或捕猎的工具。持有这种兵器不需与敌人交手就可起到刺杀敌人的效果,因而在古代的交战中使用特别多。

  小篆的“矢”作“”。《说文解字•矢部》:“矢,弓弩也。从入,象镝栝羽之形。古者夷牟初作矢。”许慎的说解由于受小篆“矢”的限制,将其误为从入,实则是一种错觉。许慎又说矢为夷牟所发明,此说并不可靠。箭的历史悠久,早在石器时代,我们的祖先为了捕猎野兽或抵御猛兽的进攻,就用兽骨或石头制成骨镞或石镞。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人类出现在地球上时,为了生存,就有可能开始造箭了。如果说夷牟真有其人,他至多对前人制造的箭做过一些改进。

  “矢”常引申为“起誓”,其意思同“誓”。据说这是因为古代出师之前,将士们常以手持箭在神灵的面前起誓,以此祈求神灵保佑,获取战争的胜利。如《诗•庸风•柏舟》:“髡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毛亨传:“矢,誓。”这段话的意思是:那垂发齐眉的少年郎,该和我来成一双,我发誓,到死也不会变心肠。清代学者阮元在《释矢》中说:“矢”还有“直而短”的意思。弓矢的矢是不满一公尺的箭,射出后成直线飞行,但飞不了很远就会落地,因而引申出“正直”、“端正”的意思。如扬雄《法言•五百》:“圣人矢口而成言,肆笔而成书。”

  古代投壶用的筹码,其形制与矢相近,因此称筹码也叫“矢”。投壶是古代宴会时的一种游戏。其方法是先将装酒的壶口当目标,手拿着筹码向壶口投去,按投中多少定胜负,谁输了就喝酒。如《礼记•少仪》:“侍射则约矢,侍投则拥矢。”以箭祈求吉庆的心理,在少数民族中至今仍有存留。永宁纳西族人常在家中供奉几支箭,他们认为箭有避邪驱鬼、保证家庭吉祥安宁的作用。纳西族在祭天结束之日还举行射箭仪式。这天,家族长者将箭分给族中的男子汉,然后让他们依次瞄准“敌人”射箭,每人射三支,若射中“敌人”,大家欢呼雀跃,并由族长给他敬酒,以此使他们不忘祖先的杀敌之功,并准备随时迎击来犯的敌人。

  “族”的甲骨文作“”或“”。其中的“”,即是“”(yàn),古代部族的标志,像旗帜的形状。其中的“矢”有一支或两支。在甲骨文中,字的部首,单复数无别,即所表示的意思相同。“矢”在先民那里既是战斗的工具,也是生产的工具,还是一种强有力的标记。从上述分析可知“族”为会意字,它的本义是一群有着血统关系的人们聚居在一起。“族”也是古代的战斗单位。

  “矢”与“人”的血缘关系发生联系,对此,有人认为似乎不可思议,但在古人看来,这是十分自然的。在许多原始民族中,箭矢都曾被视作男性生殖器的象征。箭矢为什么会同男性生殖器联系起来呢?在远古时代,弓矢是先民崇拜的神灵之物。他们认为“矢”决定人的吉凶祸福,具有“射日”、“救月”的种种神奇力量,而这些又与男性是紧密相连的。所以,在男性生殖器崇拜的原始思维作用下,古人用“矢”来象征男性生殖器。在那时,神化男性生殖器的功能,不但是可能的,甚至是必然的。

  美国学者魏勒在他的《性崇拜》中说:原始人类中还以箭象征男性生殖器,箭的两羽竟意味着睾丸。传说爱神丘比特手中常拿着一张弓和一支箭或一盒箭,这些形象都是在合法的夫妻生活中激发的关于男性生殖器的象征。印度艺术中也有这一现象,爱神伽摩的形象就是在射一支用一个莲花苞做成的箭,莲花苞是男性性器官的象征。魏勒在他的书中虽然没有列举中华民族的祖先的这种习俗,但并不等于以箭象征男性生殖器的性崇拜在我们民族中不存在。“族”的造字意义就表明了汉民族的祖先也有类似的观念。在他们看来,最能体现部族力量的是男子,而体现男子力量的就是生殖器,因而在本族的旗帜“”上加上“矢”。

  由于“族”是许多箭同时汇集于大旗之下,因此引申出“聚集”、“集合”的意思。如《庄子•在宥》:“云气不待族而雨,草木不待黄而落。”又由于“族”的本义就是“部族”,因此引申出“家族”、“民族”等意思。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