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何可一日无此君——“竹”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竹”的小篆为“”,与“草”字的古文字形状恰好相反,看上去很像两支带有竹叶的竹枝,象形字。

  “竹”从自然美的角度看,有着特别的审美价值。它亭亭玉立,婆娑有致,清雅秀洁,加之它具有“值霜雪而不凋,历四时而常茂”(《花镜》)的特点,人们将它作为贤人君子的象征。因此竹备受历代文人的青睐。人们将“竹”与“梅”、“兰”、“菊”合称为四君子。人们除了在自己的屋舍书斋旁种上竹子外,还常常以“竹”为题吟诗作画。据《晋书•王徽之传》和《世说新语》载:晋朝大书法家王羲之的儿子王徽之,受父亲的影响,书法上颇有造诣,另外他还有一个特别的爱好,就是喜欢竹子。一次,王徽之临时寄居在一间空屋里,便令身边的人在屋旁边种上一些竹子。有人对他说:“你在这儿住不了几天,何必要种上竹子呢?”王徽之指着屋旁的竹子说:“何可一日无此君!”此后,“此君”就成了“竹子”的雅号。

  宋朝的大文学家苏东坡,生性爱竹,他的《于潜僧绿筠轩》诗中有这样几句:“可使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疲,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

  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著名书画家郑板桥更是有着竹癖,他通过对竹子长期而又细微的观察,致使他笔下所描绘的竹子千姿百态,达到了匠心独运、神韵高远的境界。郑板桥画竹能取得如此大的成就,原因是什么?对此郑板桥有一段朴素无华的生动自述:“余家有茅屋二间,南面种竹。夏日新篁初放,绿阴照人,置一小榻其中,甚凉适也。秋冬之际,取围屏骨子,断去两头,横安以为窗棂;用匀薄洁白之纸糊之。风和日暖,冻蝇触窗纸上,冬冬作小鼓声。于时一片竹影零乱,岂非天然图画乎!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

  郑板桥为了深切了解竹,夏天他常把竹床放在竹林中,然后躺在竹床上,观看新竹的生长气势;秋天,他用竹子作窗棂,透过纸窗观看竹影的多彩多姿。板桥爱竹如醉如痴,因而形成一种竹癖,他甚至睡在床上时,还在凝神静听竹子被风吹雨打的声音。

  由于“竹子”能做箫笛之类的乐器,由此引申为“乐器”的意思。如晋左思《招隐二首》之一:“非必丝与竹,山水有清音。”其中的“丝”指弦乐器,“竹”指箫笛之类的管乐器。

  在纸还没有发明以前,古人将“竹”制成短札,把字写在竹片上,因此“竹”又指竹简。如《墨子•尚贤下》:“古者圣王,既审尚贤,欲以为政,故书之竹帛。”其中的“竹”是竹简,“帛”是绸子。

  在我国西南少数民族中,还有以“竹”为姓的。“竹”姓源于一个有趣的传说。据《汉书•西南夷传》和东晋常璩《华阳国志》中载:古代贵州西部地区有一个夜郎国,这个国家的国王据说是一个弃婴,他出世后就被父母装进三节长的一支竹筒里,放入遁水中,漂流而下。一天,恰好一女子在遁水边洗衣服,忽然发现一支三节长的大竹筒漂到她的身边,还听到竹筒里隐约传出婴儿的哭声。这位女子立刻将竹筒打捞起来,劈开一看,里面竟是一个男孩,当即把他带回家里抚养。这孩子长大后强壮勇敢,志气不小,居然在一个方圆不满百里的弹丸之地称王,成立了一个夜郎国。因为他不知道自己的姓氏,于是就以“竹”为姓。不过,此人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狂妄自大,因此留下了“夜郎自大”的笑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