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潇洒的胡须——“而”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翻开历史典籍,“而”字铺天盖地而来。即使到今天,“而”字的使用频率在虚词中仍然算得上是很高的。“而”字是一个人们十分熟悉的汉字。然而不时也有人发出这样的感叹:“而字难用!”此话一点不假。

  “而”字的甲骨文作“”,字上端的“”表示人的面部,下端的“”指一束胡须,象形字。从字形可知描绘的是一个人面颊上长着一束长长的密密的胡须。小篆的“而”则为“”,更像胡须形了。上面的“一”表示鼻端,“丨”表示人中,下面的弧形就是长在嘴巴周围及两颊上的胡须。《说文解字•而部》:“而,颊毛也。象毛之形。”从“而”的创造,可以看出古人的生活习惯:爱留胡须。他们之所以要留胡须,正是他们的审美观所决定的。在古人看来,男子汉有束长长的胡须,看上去当然潇洒。如《周礼•考工记•梓人》:“作其鳞之而。”清代学者戴震注《周礼》时说:“颊侧上出者曰之,下垂者曰而。”其意思是两颊向上长出的毛称为“之”,向下垂的毛称为“而”。这就更清楚地说明了“而”字的本义就是胡须。因此有的学者认为“而”是“须”的本字,这一说法不无道理。不过“而”作本义用在典籍中很少,而今天根本就不用,所用的均为“而”的假借义。

  “而”有时作代词用,相当于“尔”,即为“你”的意思。如《左传•昭公二十年》:“余知而无罪也。”意思是:我知道你是无罪的。“而”在古代大量假借为虚词,主要用作连词,其次还可借为副词和语气词等。这时的“而”完全失去了本义。这种借字只是借音、借形,不借义。

  准确使用虚词“而”并非一件很容易的事,“而”字用得好,文章增色不少,用得不好,既害“文”,也害“义”。据雷辑《文苑滑稽谈》中载:从前有一位考生,在考卷中用了许多的“而”字,考官在批阅试卷时发现,其中不少不该用“而”的地方都用了“而”。因此写下了一批语:“当而而不而,不当而而而,而今而后,已而已而。”

  上面这段话的第一、二两句的第一、三个“而”字用作动词,即“使用而字”的意思,第二个“而”字作连词用,表转折,相当于“却”;第三句中的“而”均作助词,亦曰介词;第四句的两个“而”均为语气词,相当于“吧”。其意思是:当用“而”字的地方却不用“而”字,不当用“而”字的地方却用了“而”字,从今以后,停止(乱用“而”字的坏习惯)吧,停止(乱用“而”字的坏习惯)吧!

  这位考官的批文实在妙不可言。此时有一个叫陈问樵的先生看了考官的批语写了一段开玩笑的话说:“而字如钉耙,然用之当,则可犁地,土松而秧插矣;用之不当,为击人,近头一耙,未有不致死者。”其意思是说:“而”字像只钉耙,用得恰当可以松土插秧,用得不恰当,是会打死人的。

  此话虽然有些夸张,但中国历史上因为“而”字使用不当遭贬的事确实存在。据宋人罗大经《鹤林玉露》载:宋宝庆年间,朝臣洪舜俞无论是写文章还是讲话,都十分准确,极有分寸。一次,他在给皇上的奏折中偶然用了“请圣驾俟谒景灵宫而已”一句,因此犯了大罪。其原因就因为他在这句话中用了“而已”两字,皇上认为拜谒祖庙是国之大事,不能轻慢、亵渎。“而已”是两个语气连词“而”和“已”连用,“已”相当于“矣”,合起来表限制的语气,相当于“罢了”的意思。而皇上则认为“而已”有把大事化小,轻视此事之嫌。因此洪舜俞被削职为民,悔憾终身。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