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敢于对天发号施令的人——“吴”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甲骨文中不曾见过“吴”字,金文的“吴”为“”或“”。据文字学家康殷先生说,左边为“大”,即“人”。右上的“”或“”为陶器器皿,像一个人肩扛着陶器的形状,实为表示制作陶器之意。古代常以“吴”作为国名。这个“吴”国是个比东周末期的吴国更早的吴国,在这个国家里制陶业发达,这儿的人个个都会制陶器,为了标榜这个国家的特征,因此以“吴”为国名。(参见《文字源流浅说》第303页)

  “吴”的小篆承金文而来,为“”。繁体字为“”,承小篆而来。《说文解字•部》:“吴,姓也,亦郡也。一曰吴,大言也。从、口。”从康殷先生对“吴”字的解释来看,许慎所说的吴为“姓”、为“郡”,均非本义,而是“吴”的引申义。许慎认为“吴”为会意字,从,从口。“”读cè,把头歪着叫“”,“”实为“大”字,“大”为人形。由此认为“吴”为“大言”之义。所谓“大言”,就是一个人在那里大声喧哗。段玉裁注《说文》时认为:“大言非正理也,故从、口。”按照段玉裁的补充,许慎的“大言”就是不讲道理,在那里大喊大叫。所谓“从、口”,简言之就是“歪嘴”,不按常理讲话,或者说是一本好经叫一个歪嘴和尚念坏了。这就是“吴”的本义。如《诗•周颂•丝衣》:“不吴不扬。”毛亨传:“吴,哗也。”其意思是不喧哗不傲慢。

  简化字的“吴”,由“口”和“天”构成,其文化内涵较之古文字更具有新意,体现出20世纪中国人从过去的一切听命于“天”,受“天”的摆布,转而进入一个新的思想境界:敢于对天发号施令,表现了他们敢于征服自然的雄心壮志。

  据《三国志》载,蜀国刘备派张奉出使吴国,吴王孙权举行宴会招待蜀国使臣。在宴会上,张奉十分傲慢,当着吴王孙权的面,取笑吴国尚书阚泽,以此来羞辱吴国。吴国大臣薛综十分气愤,当场还击,他拿着酒壶来到张奉面前为他劝酒说:“蜀者何也?有犬为,无犬为蜀;横目苟身,虫为其腹。”这实际上是一则以“蜀”字为谜底的谜语。薛综从字形的离合上,把“蜀”字同“犬”字联系在一起,有力地戏弄了一顿蜀国使臣。张奉听出这是奚落蜀国,也非常生气地问道:“那么,你们吴国的‘吴’又该如何解释呢?”薛综马上回答说:“无口为天,天口为吴。君临万邦,天子之都。”他将“吴”字解释得既完善又堂皇,吴国的官员们听后都自豪地笑起来,张奉却无言以对。薛综巧用两则字谜成功地制服了对方。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