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就食•已食•对食——“即”、“既”、“卿”三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即”、“既”、“卿”三字在古文字领域里,无论在形体还是在意义方面彼此均有着密切的联系,它们反映了古代宴饮时的不同情景。

  “即”的甲骨文为“”、“”。左边是一只盛食物的高脚器皿,里面盛满了美味食物;右边是一个跽坐的人,此人正面对着食器,准备吃东西;是会意字,其本义是走近去吃东西。金文的形体与甲骨文大致相同。小篆和楷书均出现了一些讹变。《说文解字•部》:“即,即食也。”徐锴系传曰:“即,犹就也,就食也。”林义光《文源》:“卩,即人字。即,就也……象人就食之形。”如《易•鼎》:“鼎有实,我仇有疾,不我能即。”高亨今注:“《说文》:‘即,就食也。’此用其本义。”这段话的意思是鼎里有食物,我妻有病,不能和我一道吃饭。

  “即”的本义是“就食”,“就食”的过程含有“走近”食器和“靠近”食器的意思,因此“即”引申出“走近”、“靠近”的意思。如《诗•卫风•氓》:“匪来贸丝,来即我谋。”其意思是:他不是真的来买丝,而是来找(靠近)我商量婚事。“即”由“走近”、“靠近”的意思引申为“到”、“到达”的意思。如南朝梁庾肩吾《乱后行经吴御亭》:“青袍异春草,白马即吾门。”

  “既”字的甲骨文为“”,左边与“即”的形体相同,即是一个高脚的食器。右边是一个背向食器而跪坐的人,背着食器张着大嘴巴,看上去已经吃饱了,转过头去,准备离开食器。可见“既”的本义是“吃完了”,即“已食”。李孝定《甲骨文集释》:“契文(甲骨文)象人已食,顾左右而将去之,引申之义为尽。”也就是说“既”的本义是“已经吃了”,由此引申出“尽”、“完了”、“结束了”等意思。如韩愈《进学解》:“言未既,有笑于列者。”其意思是:话没有说完,人群中就有人笑起来了。

  又由于“既”的本义是“已经吃完了”,其中有表示动作已经完成的意思,所以“既”引申为“已经”、“既已”等表过去时间的副词。如《论语•季氏》:“既来之,则安之。”其意思是:已经使他们归顺于你了,就要使他们安下心来。

  “卿”字的甲骨文为“”,中间部分与“即”、“既”二字左边部分相同,同样是一个盛有食物的器皿,左右两侧是面对面跽坐的两个人,此时正在享用器皿中的食物。可见“卿”的本义就是“相向就食”,即对食,有如今之对饮。容庚《金文编》:“卿,象两人相向就食之形。公卿之卿,乡(乡)党之乡(乡),食之皆为一字。”

  “卿”是怎样由“两人对食”,而又指公卿,即古代天子诸侯所属的高级官僚的通称的呢?有的学者认为这是一种假借。其实并非如此,应该是一种引申。“卿”的意思是“对食”,准确地说就是“二人对饮”。在古代有酒喝,有肉吃者,决不会是奴隶或平民,而是那些官吏、公卿等。古人称当官的为“肉食者”,就是“卿”的别名。如《左传•庄公十年》:“肉食者鄙,未能远谋。”其意思就是居高位享有俸禄的人眼光短浅,不能深谋远虑。

  “卿”由公卿引申为对人的尊称。可作为君王对宠臣的称呼以及夫妻间的爱称。如《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荀卿,赵人也。”唐司马贞索隐:“卿者,时人相尊而号为卿也。”《三国志•吴志•鲁肃传》:“此天以卿赐我也。”古诗《为焦仲卿妻作》:“我自不驱卿。”“卿”用以专指公卿后,“卿”的本义古人则在“卿”字的下面加“食”为意符,造一“”字,专表其义,引申为指以酒肉款待人的意思。“”又简化为“飨”。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