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从野鸡到家鸡——“鸡”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甲骨文的鸡为“”。左边为“奚”,这里有用绳子系住或套住的意思。其实“奚”也表“鸡”字的读音。右边为“鸟”,表示鸡属鸟类。“鸡”字由“鸟”加上“奚”构成。其意思是用绳子套住鸟来进行驯养,是形声兼会意字。古代的“鸡”为什么会是鸟类呢?甲骨文的“鸡”从鸟,正反映了鸡是从野生的鸟类而演变成家鸡的。

  早在三四千年前的商代,我们民族就已经有人将捕猎的活野鸡用绳子捆住脖子驯养,因为野鸡在山林中能飞行相当远的距离,只有用绳子拴住它,进行饲养,才慢慢使它成为不会飞的家禽,即今天的鸡。

  “鸡”字在金文中是一只大公鸡的形象。小篆的“鸡”则与繁体“鸡”结构完全一样,与甲骨文相比,只不过是“鸟”变成了“隹”(zhuī),“隹”也是指鸟。《说文解字•隹部》:“鸡,知时畜也。从隹,奚声。”所谓“知时畜”,是说鸡是一种能够按时鸣叫报时的家禽。如《诗•卫风•君子于役》:“曷至哉?鸡栖于时。”其意思是(出征在外的人)什么时候才回家?现在又是鸡进巢的时候。

  历史上有一则关于鸡的起源的动人传说。相传古时候在太行山下的李家庄有个奚员外,老俩口生有一男一女,儿子娶了个美丽贤惠的媳妇,又生了一个胖小子。女儿年仅10岁,也生得聪明好看,但是被父母娇生惯养,从小养成贪吃懒做、任性骄横的坏习惯,常常和母亲一起欺侮嫂子。

  有一次,女儿自己偷吃了亲友送给奚员外的鲜桃,在母亲面前却谎说是嫂嫂偷吃的,唆使她的母亲责骂媳妇,气得她嫂子受屈大哭,只好发誓说:“我要是偷吃了鲜桃,就马上死去。”女儿见嫂子发了誓,也说:“要是我偷吃了鲜桃,我就不是人。”女儿发誓后,突然向后倒去,她母亲赶紧去扶,不料抓住的只是女儿的衣服,人不见了。母亲将衣服抖了抖,却抖出个圆不圆,长不长的蛋来。看见女儿变成这个样子,奚员外老俩口伤心极了。此后奚太太把那个蛋装在贴身上衣的口袋里,日夜不离身。20天过去了,突然蛋里钻出个像鸟的东西,还能跑能吃。员外见这小东西像鸟,自己又姓奚,“奚”加“鸟”不就是“鸡”(鸡)吗?所以,就将它定名为“鸡”了。

  侗族同胞中流传着这样一则关于鸡的故事。远古时候,公鸡没有鸡冠,却有一对威武的角。据说那时天地间魔鬼很多,弄得人们不得安宁。东海龙王想为民除害,但那时龙王还没有角,难以斗过魔鬼,公鸡得知后,便慷慨地将自己的角借给龙王,老龙王终于征服了魔鬼。这时,龙王却不愿意把角还给公鸡,于是躲到东海里去了。

  从此,公鸡很伤心,整天叫唤着:“角打角打,角、角、角!”此事惊动了天上的太白金星,为了安慰公鸡,太白金星采集来了一枝美丽的映山红戴在公鸡头上,于是公鸡才有了红冠。后来人们为了颂扬公鸡的这种助人为乐、不惜牺牲的精神,就在每年新春之际上山采摘映山红献给公鸡。

  鸡在古代很受人称许,甚至将它作为文武双全的代表。西汉刘向的《新序•杂事第五•鸿鹄与鸡》中说:“君独不见鸡乎?头戴冠者,文也;足付距(爪)者,武也;敌在前敢斗,勇也;见食相呼,仁也;守夜不失时,信也。”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