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人们何以看重鱼——“鱼”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鱼”的甲骨文是一个典型的象形字,为“”,它表现出浓郁的原始图画痕迹。从字的形体看,不仅是鱼头、尾、躯体像真鱼,而且鱼鳍、鱼鳞也不缺。金文比甲骨文更逼真,连鱼眼、鱼张嘴的样子也都揭示出来了。小篆和楷书的鱼尾变成了四点,但仍然保持了鱼的模样。简化字的“鱼”将四点用一横来替代,这样简化主要是为了书写上的方便。《说文解字•鱼部》:“鱼,水虫也。象形。鱼尾与燕尾相似。”

  在“鱼”的音义关系中,不但蕴涵着先民对于食物等物质资料丰饶充沛的企盼,而且透示出他们对子孙繁衍不绝的祈求。

  在中华民族的历史上,从狩猎、采集时代开始,鱼就为先民所看重,其原因当然是它的实用价值。到今天的工业文明时代,鱼仍然是人们餐桌上不可缺少的美味佳肴。无疑,当人们注意到鱼的实用价值时,鱼也不知不觉地活跃在人类的文化生活当中。考古学家们发现,新石器时代仰韶半坡彩陶鱼及人面含鱼纹的实物,具有祝福氏族繁荣昌盛的含义。据考证,半坡先民有一种以乞育为目的的祭祀仪式。而女性们在举行仪式之后的实践活动不是与男子的性交,而是吃鱼。她们以为吃了鱼后,便可以获得鱼一样的旺盛的繁衍能力。通俗点说,她们以为吃了鱼之后,鱼的生殖能力便会“长在”自己的身上。半坡彩陶上的人面鱼纹口边衔鱼,便是半坡先民鱼祭的一个写照。

  在先民眼里,鱼是取之不尽,食之不竭的。原因就在于鱼有其他任何生物不可相比的生殖能力;在极推崇种族繁衍的先民的观念意识中,鱼的这种性质必然备受关注,因而鱼被视为匹配、生殖的象征,奉为生育崇拜的对象,是具有某种必然性的。鱼是先民食物中最充沛的资源,由此,人们以鱼象征富足、丰裕。鱼可以说是一道意义独特的菜肴。逢年过节,其他的山珍海味或许可有可无,而“鱼”是必不可少的。这是因“鱼”与“余”谐声。“鱼”与“余”不仅现代同音,上古也同音。从文化背景上看,“鱼”与“余”是一对同源字,也就是说,它们的读音相同,是因为它们在意义上的某种联系而产生的。“鱼”与“余”同源或者说鱼的象征丰饶的意义是同鱼作为先民充沛易得的食物资源相联系的。

  从前,人们餐桌上必定要有鱼,但对桌上的鱼在一般情况下均不能尽情享用,必须有剩余。因此,有的人家的餐桌上的鱼仅仅是摆摆样子,并不享用,到宴会结束了,桌上的鱼仍然是原封不动。其中的原因,无非是在人们的观念里,餐桌上有鱼,象征生活有余,故以这种饮食习惯,祈求生活物质的丰饶。

  历史上的慈禧太后最爱吃鱼,她垂帘听政后在生活上更加奢侈豪华。她每顿饭要吃36样菜,特别爱吃有营养价值的金色鲤鱼。每次吃鱼必须用两名宫女三次净手后,再将鱼肉中的刺一根根剔干净,然后才能将鱼肉送人她的口中。一次,一名宫女不小心,将鱼肉的刺没有剔干净便送入慈禧的口中,慈禧紧张万分,呼啦一下,将鱼肉吐了出来,随即她大动肝火,将宫女痛骂一顿。此事惊动了李莲英总管,他急忙跑过来,也大骂那个宫女对老佛爷不忠不孝,有意陷害老太后。在慈禧的旨意下,当即赐这名宫女自缢而死。

  鱼在中国古代还被称为信使,据说此事可追溯到三国时期。相传吴人葛玄与河伯书信往返,让鲤鱼充当信使,因此,古代诗文中常将信函称之为“鱼书”、“鱼函”等。也有人认为古人多通过赠送鲤鱼来寄赠书信,因此有所谓“鱼腹藏书”、“鱼传尺素”之说。明朝杨慎的《丹铅总录》对“鱼传尺素”有不同的说法,他认为古人的“鱼书”并不是真的将信函装在鱼的肚子里,而是把信函折叠成两条鲤鱼的样子,以此代替信封,并且便于传送。或者说是把装书信的木函(即木匣子)的底和盖刻成鲤鱼形的上下两块,然后把书信夹在里面传送。

  总之,无论从物质方面还是精神方面来看,中国人是特别看重鱼及鱼文化的。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