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人类血缘关系的标志——“姓”、“氏”二字趣释

作者:吴东平   出版社:未知  和讯读书
  姓,是一种代表个人家族的特定符号,就是用以别婚姻的一种符号。但是,人类并不是一开始就有姓的。人类在刚刚脱离动物之时,过着昏昏噩噩、随意性交的原始蒙昧生活,是不存在什么性观念的,他们只知女人生孩子这一生理现象。而“姓”字正好反映了人类的这一段历史事实。将“姓”字拆开来看,是由“女”和“生”字构成,据此可以推知,“姓”的最初涵义是“生孩子”或“女人生孩子”。清代学者徐灏在《说文解字注笺》中说:“姓之本义谓生,故古通作生,其后因生以赐姓,遂为姓氏字耳。”

  “姓”字甲骨文作“”,从“女”、“生”,会意。“生”字像草木生出土上,此处表示人的出生;“女”则表示人生之所由。许慎《说文解字•女部》:“姓,人所生也。”意思是“姓”标明人由谁所生,即是一种血统的标记。显然,在造“姓”字之时,在古人的观念里,孩子的血统似乎仅仅维系在母亲身上。“姓”的产生同那个时期的婚姻制度有关。“姓”作为部族的特定标志,则要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前期。随着生产力水平的提高和人们思维能力的发展,原始人群逐渐认识到近亲婚配对后代造成了不良的后果,从而出现了群婚制。群婚制的特征是族外婚,氏族内部禁止婚配,即一个女子可以同时与其他氏族的许多男子保持夫妻关系。为区别氏族以别婚姻,“姓”便应运而生。

  “姓”作为部族的特定符号,反映了那个时期,人们只知其父,不知其母的现象,就是一个女子可以同时与许多男子保持夫妻关系,男子亦然。《吕氏春秋•恃君览》:“昔太古尝无君矣,其生民聚生群处……无亲戚兄弟夫妻男女之别,无上下长幼之道。”这种婚姻是一种彻底的性自由。由此,从“女”、从“生”之“姓”的造字,也反映汉族先民的群婚习俗。

  群婚制这一历史现象的出现,使孩子只知其母不知其父,孩子的血统当然只能根据母亲来确定,因而必须姓母亲的姓。根据这一历史文化背景,古人自然也会选择一个字(即一种符号)作为本部族的标志,这样就产生了“姓”。“姓”作为氏族的特定符号,其起源要追溯到原始社会的母系氏族时期。我国许多古姓都是女字旁,如“姬”、“妊”、“姒”、“妫”、“”、“”等,这便带有母系氏族社会的痕迹。

  “氏”字早见于甲骨文,其甲骨文形体为“”。对它的本义说法较多,林义光在《文原》中解释“氏”时说:“本义当为根柢……姓氏之氏,亦由根柢之义引申。”按照林义光的说法“氏”作为姓氏之氏,是从本义“根柢”引申而来。此说法似乎可以为人所接受。

  “氏”最早是贵族作为宗族系统的标志。在上古时代,“氏”是姓的分支。《通志•氏族略序》:“三代之前,姓、氏分而为二,男子称氏,妇人称姓,氏所以别贵贱,贵者有氏,贱者有名无氏。”

  “氏”是以男性为社会主体的产物。原始社会末期,由于私有财产的大量积存,男子在生产中的地位随之日益提高,而女子的社会地位日益低下,便形成了男子称“氏”,女子称“姓”的局面。“氏”也是男姓氏族首领的标记。每一个首领的产生往往同土地、权力的分配有关,所以氏名常常又是地名或官职名。比如炎帝的后代吕氏、申氏、许氏、封氏、高氏、崔氏、卢氏等都以所封地名为氏。照学者们的推断,“姓”的历史要比氏的历史悠久得多。由于我们的祖先直到父系氏族时代才发明文字,这使人类的历史几乎变成男性英雄的历史,致使“姓”的历史消失在“氏”的历史之中。

  到了东周以后,这种男子称氏、女了称姓的制度开始发生变化,姓、氏的界限开始逐步消失,“氏”变成了“姓”。这种氏、姓相混,即男子和女子一样称姓的情形,据顾炎武《日知录》所说始于司马迁。《日知录》卷二十三:“姓氏之称,自太史公始混而为一,《本纪》于秦始皇则曰姓赵氏,于汉高祖则曰姓刘氏。”此后,姓、氏无别,在姓、氏史上打破了贵贱之分的旧格局,开辟了一个姓、氏为一的新时代。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