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7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在古书中,古今字的现象很多。如果我们没有这方面的基本知识,那就很难读懂古文。以下略举几例:

  (1)“此世俗之所谓知也。”(《庄子•箧》)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智慧啊。

  (2)“大叔出奔共。”(《左传•隐公元年》)

  ——太叔跑到共那个地方去了。

  (3)“夫晋何厌之有?”(《左传•僖公三十年》)

  ——那个晋国有什么餍(满足)呢?

  (4)“布帛长短同,则贾相若。”(《孟子•滕文公上》)

  ——布帛长短一样,价钱也相似。

  (5)“千乘之国,摄于大国之。”(《论语•先进》)

  ——千乘的小国,夹在大国之间。

  以上这些例句中的“知”、“大”、“厌”、“贾”、“”等,都是古字,而“智”、“太”、“餍”、“价”、“间”等都是今字。如果有人认为今字才是“本字”,那就错了;如果有人拿今字去更正古字,那就更错了。

  从古字变为今字,有的是用古本字作声符,再加上一个形符。如“知”、“厌”、“贾”变为“智”、“餍”、“价”;也有的是改变古本字的形符,如“”变为“间”。我们了解了这些古今字之间的关系,对准确地理解文言的语义很有帮助。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承认文字古今发展的事实,但决不应该厚古薄今,不能认为只有古字才是正字,而今字是“俗体”或“破体”。有的人常常以所谓写“正字”为借口,偏偏要把“返回”写为“反回”,把“嗜好”写为“耆好”,把“环境”写为“环竟”,这是很不应该的。

  (二)异体字。两个(或两个以上的)字在音义上相同,在任何语言环境里都能互相代替,而只是写法不同,这种音、义相同而仅写法不同的几个字在文字学上就叫做“异体字”。比如:“”与“照”、“并”与“”、“睹”与“”、“咏”与“”、“谕”与“喻”等都是异体字。

  文字是劳动人民创造的,“仓颉也不止一个,有的在刀柄上刻一点图,有的在门户上画一些画,心心相印,口口相传,文字就多起来了。”(鲁迅:《门外文谈》)这一多,就很难作到形体划一。同一个概念,由于时间或地区的差异,就可能造出好几个字来。而且这种异体字,越古就越多。例如一个“兄”字,在甲骨文中就有35种写法,一个“贝”字,在金文中就有60种写法。就连一个“窗”字,后世就产生了六个异体字,写作窗、、、、、等。这些异体字根本没有必要同时存在,但是如果我们不熟悉,它就会成为阅读古书的障碍。所以我们必须对异体字加以研究和整理。

  从前有不少人认为只要《说文》中有的,就是正体,《说文》中所没有的就是“俗体”或“变体”,其实这是一种偏见。因为许慎本人也往往把应该收进《说文》的形体遗漏了。所以宋人徐铉又增加了不少原有的形体。

  异体字的类型,大体上有以下五种:

  (1)形符不同:

  遍、猫、堤、粘黏、糕、唇等。

  (2)声符不同:

  筒、秸、捣、线、笋、验等。

  (3)改换意义相近的形符:

  辉、睹、径迳、侄、铲等。

  (4)形符和声符的位置不同:

  略、够、群、鹅、案桉、惭等。

  (5)形声字与会意字的异体:

  泪、岩、奸、渺淼等。

  异体字多了,自然造成学习上的额外负担和用字上的混乱。1955年12月22日文字改革委员会公布了《第一批异体字整理表》,决定精简1055个异体字,确定了810个字为使用正字。比如在以上所举的这些异体字中,每一小组的第一个字均为留用字,第二个字均为废除的异体字。比如“遍”、“猫”等均为留用字;“”、“”等均为已经废除的异体字。废除异体字是我国文字改革中的一项重要工作,精简了字数,便于掌握和使用。

  (三)繁简字。简体字古已有之,向上可以追溯到甲骨文时代。比如《诗经》中的“於”皆写作“于”,汉《吴仲山碑》中的“馀”就写作“余”,《正字通》中的“坟”、“听”俗作“坟”、“听”。凡是所谓“俗体”,都是早在民间流行的简化字。这些“俗体”字尽管曾遭到过扼制,但汉字由繁趋简的潮流是阻挡不住的。今天,在我们正式使用的简化字中,有很多就是古代简体字的借用。比如:

      “准”()《广韵》            “庙”(庙)《字汇》

      “双”(双)《集韵》            “恋”(恋)《字汇》

      “声”(声)《正字通》            “怜”(怜)隋《董美人碑志铭》

      “夹”(夹)汉《曹全碑》        “扑”(扑)《集韵》

      “宝”(宝)《宝应碑文》        “齐”(齐)《正字通》

      “尽”(尽)《正字通》            “朴”(朴)汉《孔庙碑》

      “干”()汉《郑季宣碑》        “晒”(晒)《字汇补》

      “灶”(灶)《五音集韵》        “痒”(痒)《集韵》

      “烛”(烛)《字汇》            “笔”(笔)北齐《敬碑》

      “画”(画)《字汇》            “籴”()《干禄字书》

      “类”(类)《五音篇海》        “粜”()《干禄字书》

      “纵”(纵)《集韵》            “阴”(阴)《字汇补》

      “肤”(肤)《广韵》            “麦”(麦)汉《西狭颂》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