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一 部

作者:左民安   出版社:九州出版社  和讯读书
  李白的《蜀道难》中说:“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这个“一”字就是最小的自然数。①是甲骨文的形体,②是金文的形体,③是小篆的形体,④是楷书的形体。这四种形体是一脉相承的。

  “一”字讲法很多,主要有这样几种:当最少的整数用,比如一人、一马、一枪、一刀等。也可当“专一”讲,如“专心一意”。也可以当“都”讲,比如《荀子•劝学》:“一可以为法则。”也就是“都可以为法则”的意思。有时还可以当无定代词“或”讲,如《孙子•谋攻》:“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这个“一胜一负”,你若理解为“一个胜一个负”那就不妥当了,而理解为“或胜或负”才对呢。杜甫在《石壕吏》诗中有这样两句:“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这个“一”字怎样解释呢?实际上这个“一”被借为语助词用了,没有实在意思,只是起着加强语气的作用。

  “一”字是个部首字。在汉字的楷书中从“一”字的字很多,比如:“丁”、“上”、“下”、“丘”、“世”、“亚”、“西”、“至”等等。

  有的人谦虚地说:“我是一个‘目不识丁’的人。”用“目不识丁”这个成语表明自己的学问很低,连只有两笔的“丁”字都不认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就是一个方口,这是从上面向下看,钉子的头是方形的。②是金文的形体,像钉子侧视的样子,上部大是钉子头,下部小是钉子尖,真有点秃钉子的样子。③是小篆的形体,上部不大像钉子头了。④是楷书的形体,把小篆上部的“人”字形拉平,变成了一横。

  可见“丁”字的本义就是今天的“钉”,是个象形字。后来因为读音的关系,所以就被假借为天干的第四位,即“甲乙丙丁 ”中的“丁”了。那么原当“钉子”讲的“丁”怎么办呢?这就只好在其左边加上个金字旁,表示钉子是用金属做的,写为“钉”,从象形字变成了左形(金)右声(丁)的新形声字了。

  钉子是金属做的,所以坚硬,这就引申为健壮义,如王充《论衡•无形》:“齿落复生,身气丁强。”再引申一步即指成年男子为“丁”,如白居易说:“无何天宝大征兵,户有三丁点一丁。”(《新丰折臂翁》)这里的“丁”就是指成年男子。解放前国民党抓兵,亦称为“捉壮丁”。

   “万古永相望,七夕谁见同?”这个“七”字本为象形字。甲骨文①是横切一刀、竖切一刀的样子,颇像后世的“十”字。②是金文的形体,同于甲骨文。③是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七,阳之正也。”其实,这并非“七”字的本义。“七”的本义为“切”,但到后世被借为数字用了,如《庄子•应帝王》:“人皆有七窍。”这是说:人都有耳、目、口、鼻七孔。中医学把喜、怒、忧、思、悲、恐、惊称为“七情”。另外,古代还曾把“七”作为一种文体,称为“七体”,这是赋的另外一种形式。比较有名的“七体”,如傅毅的《七激》,张衡的《七辩》,曹植的《七启》,王粲的《七释》,左思的《七讽》等。《昭明文选》还把“七”列为一门。这种“七体”文,最初是西汉枚乘作《七发》来启发楚太子,所以后人也就效法这种文体,作讽劝的文章。

   “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终身之计,莫如树人。”这个“十”字原为象形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中国古时往往以一掌代表”十”,所以“I”也正是一掌的侧视形。②是金文的形体,郭沫若认为:“亦掌之象形也。”是掌的正视形,中间宽。③是小篆的写法,中间变成了一横。④是楷书的形体。

  《说文》:“十,数之具也。”这是说:“十”数,是一个很完备的数。但许慎对“十”的形体分析为:“一为东西,1为南北,则四方中央备矣。”这只是依据小篆的形体强作臆测,不足信。“十”是完备的数,又可以引申为“完满具足”的意思,如“十足”、“十分”、“十全十美”等。古籍中有时也以“十”代“什”,那是杂取各种不同事物或不同样式配合成一个整体的意思,如“什锦橱”等。又如白《西湖赋》:“亭连栋为十锦。”可见“十”可作“什”的通假字。

  这就是“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上”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下面一条弧线表示地面,在其上有一短横,这就表示在地面之上。②是金文的形体,把表示地面的弧线拉直,上面的一短横,也是表明在地面之上的意思。所以在“六书”中,“上”字是一个纯符号的“指事字”。③是小篆,把“上”字又美化了一下。④是楷书的写法。

  “上”字因为与“尚”字同音,所以有时可作“尚”字的假借字,当“崇尚”或“尊重”讲,如《史记•秦始皇本纪》:“上农除末,黔首(黑头,即指老百姓)是富。”这里的“上”字就当“崇尚”讲。这句话的大意是:崇尚农业而革除商业等,老百姓也就富裕起来了。

  这是“烟花三月下扬州”的“下”字,其形体与“上”字正好反。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上面的一弧线代表地面,下面的一小短横是个指事符号,表明在地面之下。②是金文。③是小篆的写法。④是楷书的写法。

  在古典文学中,“下”字含义很广。位低可称“下”,如柳宗元的《封建论》:“使贤者居上,不肖(不贤)者居下。”攻克亦可称“下”,比如唐著名诗人李白的《梁甫吟》:“东下齐城七十二。”这当中的“下”字就是“攻克”的意思。在古书中常见“下第”一词,一般的说“下第”就是“下等”或“劣等”的意思。可是《柳毅传》里“应举下第”中的“下第”是“落第”的意思,也就是说考进士没有考中。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字是个象形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像花萼足(花托盘)之形。②是周朝早期金文的形体,与甲骨文的形体相似。③是小篆的写法,也能看出像花萼足的样子。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不,鸟飞上翔不下来也。从一,一犹天也。象形。”许说恐不妥。《诗经•小雅•常棣》:“常棣(棠梨树)之花,鄂(萼)不(wěi,鲜明的样子)。”郑玄笺:“不:当作;,鄂(萼)足也。”这就说明“”是“不”的后起字,“”为花托盘,所以“不”字实为花托盘的象形字。

  “不”字的本义已消失,后世多用其假借义,作否定副词用,表示“相反”义,如《诗经•魏风•伐檀》:“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又可以引申为“未”义,如《孟子•梁惠王上》:“直不百步耳,是亦走也。”由“未”又能引申为“没有”义,如《诗经•王风•君子于役》:“君子于役,不日不月。”

  值得注意的是“不”字还有另外三个读音。作“否”字用时应读作fǒu,如《汉书•于定国传》:“公卿有可以防其未然救其已然者不?”作“丕”字用时应读作pī,为“大”义,如《诗经•周颂•清庙》:“不显(光明)不承(继承)。”作姓用时,应读作fōu,如晋时有个叫“不准”的人。

   “梅花开五福。”这个“五”字本为象形字。①是甲骨文形体,像两股绳索交错拧在一起的样子。②是金文的形体,基本上同于甲骨文。③是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五,五行也。从二,阴阳在天地间交午也。”许慎这是用阴阳五行来解释文字,大都为附会之说,不足据。“五”字的本义就是“交错”。但当“五”字被假借为数字使用之后,其“交错”义也就被“午”字所代替了,比如《仪礼•特牲馈食礼》:“午割之。”就是纵横交错地割。

  请注意:在古籍中,我们经常见到“五夜”一词,如沈期《和中书侍郎杨再思春夜宿直》:“千庐宵驾合,五夜晓钟稀。”这里的“五夜”并非指五个夜晚或第五夜,而是指五更的时候。

   “屯兵戍边邑。”这个“屯”字本为象形字。甲骨文①就像古代缠线的工具,中间即为线团,所以“屯”就是“纯”的初文。(在甲骨文中,“屯”字有时用为“春”字。)②是金文的形体,与甲骨文相类似。③为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屯,难也。象草木之初生,屯然而难。”此说不妥,这是仅就小篆的形体而猜测分析的。“屯”字的本义是指缠线、丝的工具。缠线,就是线的累积,所以这就可以引申为“聚集”的意思,如《史记•吴王濞传》:“兵屯聚而西。”就是说:聚集大军而西去。军队的驻防亦称“屯”,如《旧唐书•郭子仪传》:“自河中移屯泾阳。”所谓“移屯泾阳”,也就是说军队移到泾阳驻防。

  请注意:左思《咏史》“英雄有屯(zhān)”句中所谓“屯”,是指遭遇困境。这里的“屯”字应读作zhūn,而不读tún。

   “廿”读作niàn,是个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是两个“I(十)”连在一起的样子,表示双“十”。②是春秋时期金文的形体,双十相连之形更明确。③是小篆的写法,与金文相同。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廿,二十并也。”也就是两个“十”相并的意思。“廿”也可写作“”,如唐石经中的二十皆写作“”。清赵翼撰的《二十二史札记》就写作《廿二史札记》。

  在绝大多数的汉语工具书中不立“廿”部,《辞海》立了“廿”()部,其实收在该部的字没有一个与数词词义有关,而只是在这些字的楷书结构中含有“廿”的笔画罢了,如共、昔、巷、恭、燕、堇(jǐn)、(mán)等字。可见立这一部的目的,仅仅为了查字方便。

   “无”字本为“无”字的或体字,表示“没有”的意思。①是小篆的写法。②是楷书的写法。在简化汉字的时候,便借用古代“无”字的或体当简化字使用。

  《说文》没有单独解说“无”字,而只是在“无”字下说:“无,亡也。 奇字无。”段玉裁解释说:“凡所失者,所未有者,皆如逃亡然也。”可见“无”字的本义为“亡失”或“没有”,如《左传•宣公二年》:“人谁无过(过错)?过而能改,善莫大焉。”《左传•成公三年》:“无怨无德,不知所报。”

  “无”字还可以用作副词,如《孟子•梁惠王上》:“鸡豚狗彘之畜,无失其时。”这里的“无”通“毋”、“勿”,当“不可”讲。由副词再虚化,就可以成为句首?词,如《诗经•大雅•文王》:“无念尔祖。”这里的“无”字无义,实际上是要“念尔祖”。毛传说:“无念,念也。”“无”放在问话的末尾,常用来表示发问,相当于“否”或“么”,如白居易《问刘十九》:“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请注意:古代另有一个“”字,读作jì。《说文》:“饮食气逆不得息曰。”现在有些人常常将“无”写成“”字,这是不对的。

  这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世”字。①是金文,带着三个圆点的三竖,就是古代的三十(卅)。②是小篆,则把三个小圆点左右伸展,各变成了一小横,也是表明三十的意思。③是楷书的形体。

  在上古三十年为“一世”(《说文解字》)。后来则父子相继亦称一世,比如《左传•昭公七年》:“从政三世矣。”人的一生也可以称为“一世”,比如:“人生一世间,安能邑邑如此。”(《史记•淮南王传》)所谓“邑邑”就是忧闷不乐的意思。以上两句话是说:人在一生之中,怎么能够像这样的忧闷不乐呢?“世”有世世代代的意思。由此又可以引申为“继承”,比如:“世其家。”(《汉书•贾谊传》)就是“继承他的家业”的意思,这就由名词变为动词了。

  请注意:在古代“世”和“代”是不同的。所谓“一世”是指人的一辈子,也指父子相继,比如“四世”是指祖孙四代。“代”却是指朝代,“四代”则指四个朝代。到了唐朝,因为唐太宗的名字叫李世民,这就要避讳“世”字,自此以后,“世”的这个意义就被“代”字所代替了。

  “世”字还有个异体字“”,在废除异体字时废掉了。

  我们的祖先在造字时是动了一番脑筋的,三个山峰则为“山”,两个山峰则为“丘”。①是甲骨文“丘”,山峰不仅少而且矮。②是金文,则变成两山之间有一条大沟。③是小篆,同金文差不多。④是楷书,一点也看不出土丘的样子了。

  “丘”的本义是小山。如柳宗元《钴潭西小丘记》:“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树。”因丘是高出平地的,所以高出平地的坟墓,有时也称为“坟丘”或“丘墓”,如司马迁《报任少卿书》:“何面目复上父母之丘墓乎?”意思是,还有什么脸面再上父母的坟墓去祭扫呢?

  我们读屈原《九章•哀郢》:“曾不知夏之为丘兮。”这个“夏”就是“厦”,那么“丘”是什么意思呢?这个“丘”就是废墟。意思是,不知大厦已成了废墟。这个“废墟”之义是从“山丘”的形象引申出来的。

  请注意:古代的“山”、“岭”、“陵”、“丘”的含义是不同的。把石头大山称为“山”,小而尖的山叫做“岭”,大土山称为“陵”,夹在大土山之间的小土山称为“丘”。

   “墓田丙舍知何所,一夜令人白发长。”“丙”字本为象形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郭沫若认为:“丙之象鱼尾。”其根据是《尔雅•释鱼》:“鱼肠谓之乙,鱼尾谓之丙。”再说,从甲骨文的形体看,“丙”的形体确实有鱼尾的样子。②是金文的形体。③是小篆的写法。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丙,位南方。”这是以天干配五方的说法,而并非“丙”字的本义。再者,许慎认为“丙”字“象人肩”,也不妥。“丙”字的本义早已消失,后来被借为天干的第三位,处在“甲乙”之后,比如“丙夜”指“三更”,也就是夜半的时候。在五行中“丙丁”属火,所以“火”的代称为“丙丁”,如《吕氏春秋•孟夏》:“其曰丙丁。”也就是说:四月属“火日”。

  这个“亚”字是个象形字。①是甲骨文,像古代的火塘之形。原始社会有祀火之俗,也就是说在室之中央挖一个类乎十字形的土坑,在其中点上火,昼夜不灭,象征祖先所在。②是金文形体,其结构基本上同于甲骨文,但坑体显得宽大些。③是小篆,与金文相似。④是楷书的写法。⑤是简化字。

  “亚”字当“火塘”讲的本义,随着风俗习惯的改变已完全消失了。而“亚”字的假借义是当“第二”或“次一等”讲。比如杜预在注《左传•襄公十九年》时说:“亚,次也。”《史记•项羽本纪》:“亚父者,范增也。”所谓“亚父”就是次于父亲的人,这是对人尊敬的称呼。古代儒家以孔丘为至圣,又认为孟轲仅次于孔子,所以就称孟轲为“亚圣”。

  “亚”字当“第二”讲,现在还用,比如次于“冠军”的称为“亚军”。

  请注意:如果我们要在旧《辞源》、旧《辞海》和《康熙字典》中查找“亚”字或“恶”的话,对繁体字“亚”的笔画一定要数对,否则就难以查找。

   “暮投石壕村,有吏夜捉人。”这个“吏”字本为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是一只左手握一把捕捉禽兽的长柄网。②是金文的形体,下部的左手改为右手,其义不变。③是小篆的形体。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吏,治人者也。”“吏”字与“史”本为一字,原指管理狩猎或记录猎获物的人,后来引申为“史官”或“官吏”。所以许慎认为“吏”就是“治人者”,如白居易《和处夜作》:“我统十郎官,君领百吏胥。”章炳麟《秦政记》:“李斯、蒙恬皆功臣良吏也。”

  自汉朝以后,“吏”特指官府中的小官和差役,如钱竹初《吏不可为•催科》:“官如虎,吏如猫,?体而微舐人膏。”又“吏”与“事”通,于省吾先生说:“金文吏、事同字。”如《韩非子•孤愤》:“则修智之吏废。”这里面的“吏”字实为“事”字,应读作shì,作“事情”解。

   “莺啼花又笑,毕竟是谁春?”这个“毕”字是个象形字。甲骨文①是一把长柄的网,是“持网田猎”之义。②是金文的形体,比甲骨文更为复杂,但词义无变化。③是小篆的形体,与金文相似。④是楷书繁体字。⑤为简化字。

  《说文》:“毕,田网也。”也就是说,“毕”是田猎时所用的网,如《诗经•小雅•鸳鸯》:“鸳鸯于飞,毕之罗之。”大意是:鸳鸯在那里飞,用长柄网捕它,用大围网捉它。“毕”既然是网,就可以引申为网罗无遗之意,就是“完毕”,如《荀子•王制》:“王者之事毕矣。”再进一步就可以引申为范围副词了,即“都”、“全”义,如王羲之《兰亭集序》:“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就是说:群贤们都到了,年轻的年长的也都聚集在这里了。

  请注意:古诗文中常见“占毕”一词,如范成大《廛居久不见山或劝作小楼以助登览》:“爽气助占毕。”这里的“占毕”本为“苫筚”,是指简册、书册。所以原句的大意是:空气清爽有助于读书。

   “百叶双桃晚更红,窥窗映竹见玲珑。”这个“百”字本为指事字。甲骨文①的下部是“白”字,其上加“一”是指事符号,用以与“白”相区别。②是金文的写法,与甲骨文相似。③是小篆的形体。④为楷书的写法。

  《说文》:“百,十十也。”这就是说十个十为一百。如《三国志•蜀书•诸葛亮传》:“成都有桑八百株。”由具体的“百”数,还可以引申为“众多”的意思,如《尚书•尧典》:“播时(莳,移栽)百谷。”这里的“百谷”,就是指众多的谷类。再如《孙子兵法》:“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也就是说:既了解敌人也了解自己,作战多次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百姓”一词,古今都用,一般地说,战国以后泛指不居官位的人为百姓。可是在战国以前,“百姓”往往是对贵族的总称,如《诗经•小雅•天保》:“群黎百姓,遍为尔德。”大意是:众多的庶民和贵族,普遍感化于您的美德。

  这个“至”字是个会意字。①是甲骨文,最下部的一条横线表示地面,地面上插着一支箭,表示“到”的意思。②是金文,形体基本上与甲骨文相同。③是小篆,同于金文。④是楷书,从小篆直接演变而来。

  “至”字本义是“到”或者“到达”,比如《左传•文公二年》:“秦师又至。”就是说秦国的军队又到了。从“到”的本义又能引申为“极”,是到达了顶点的意思,如《史记•春申君列传》:“物至则反。”事物发展到了顶点则要走向反面。从“顶点”之义又能引申为“最”的意思,比如《荀子•正论》:“罪至重而刑至轻。”这个词义我们现在还用,比如交谊最深的朋友就称为“至交”;诚心诚意,就称为“至诚”;至高无上的地位,就称为“至尊”;深刻中肯的话,就称为“至言”;最高尚的德行,就称为“至德”等等。

  我们在阅读古书时,会见到“至行”一词,是指“最符合封建道德的品行”。请注意,这里的“行”字必须读古声“xìng(幸)”,而决不能读成“行走”的“行”(xíng)。

  这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的“西”字。甲骨文①像个鸟巢的形状,这是个象形字。金文②也基本上同于甲骨文的形体,更像鸟巢的样子了。小篆③反而变复杂了,上部加一条弯弯曲曲的曲线,这是代表鸟的形状,鸟落在巢上休息,也就是栖息的意思。所以“西”字的本义就是“”(现在简化为“栖”)。上古根木没有“”字,需表示“”的意思时本写作“西”。至于代表方向的“西”,这就是个假借字了。到了后世为了使汉字分工明确,于是就造了一个新形声字“”,表示“息”,那么“西”字就永远表示方向了。④是楷书的写法。

  在古代主人将宾客和老师都安排在西面的座位上(面向东坐),以表示尊敬,所以对宾客和老师的尊称也可以称为“西席”或者“西宾”,如柳宗元《重赠刘连州》诗:“若道柳家无子弟,往年何事乞西宾。”这里的“西宾”就是对家塾教师的敬称。

  “君亟定变法之虑。”这个“亟”字本为会意字。①是甲骨文的形体,中间是面朝左站立的一个人,上下的两条横线表示“上极于顶,下极于踵”。可见这个字就是“极”字的初文,表示“尽头”、“极点”的意思。②是金文的形体,变得复杂了,在人的两侧增加了“口”和“”。③是小篆的形体,将金文的“”改为“又”。④是楷书的写法。

  《说文》:“亟,敏疾也。”其实,“敏疾”并非“亟”字的本义,其本义应为“极点”或“尽头”。后来“亟”字被假借为“急”、“快”,那么当“尽头”讲的意义,就只好增加“木”字旁,这就产生了一个新形声字“极”了。后世多用“亟”的假借义当“急”讲,如《史记•陈涉世家》:“趣(cù促)赵兵亟入关。”就是说:催促赵军赶快入关。至于“亟请于武公”(《左传•隐公元年》)中的“亟”,那是“屡次”的意思,也就是说:屡次向武公请求。请注意:这里的“亟”必须读作qì,而不能读?jí。

微博评论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